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石瞻回营
    ,!

    “二叔,那明日一早你叫两个弟兄把父亲的大帐打扫一下,他有伤在身,明日来了好有个干净舒适的地方给他休息。”

    “这个就不用咱俩操心了,你三叔今天下午都让人给整理好了!”李昌瞟了一眼王世成,对石闵说道。

    王世成笑了笑,没有说话。

    “是嘛?三叔,你果然办事情比较周到!”石闵转过头对王世成笑着说道。

    “你三叔要是个女人,那更加不得了。咱们几万个弟兄之中,心最细的估计就是你三叔了!所以我估计,他上辈子一定是个女人!这辈子投胎做了男人。”

    “我去你的!又胡说八道!”王世成伸手便要打李昌。

    李昌连忙闪开,笑着说道:“说就说,你动手干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懒得跟你计较!”王世成被李昌这样没皮没脸的话说的也无言以对,便只好不与他计较。

    石闵则是看着两人的打闹十分有趣,说道:“二叔,我三叔要是个女子,怕是你早就娶了吧?”

    “我娶他这样的?得了吧!胡子都跟我差不多长了,亲个嘴不嫌扎的慌?我想想都起鸡皮疙瘩!”李昌站在那打趣到。

    “滚滚滚!哪家姑娘会愿意嫁给你?脚臭的一塌糊涂,睡觉比打雷还响!还磨牙!哪家姑娘要是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你厉害,就你厉害!那你怎么还跟老子一样到今天还是光棍一条?咱们兄弟俩就是半斤对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那也比你长的跟烟脸张飞一般强!”

    “你长得白又怎样?长得白一样没人嫁给你!还不谁跟老子一样?”李昌一副得意的表情,对王世成戏谑道。

    “滚滚滚!我就不爱跟你说话!”王世成没好气的骂道。

    李昌和石闵看到王世成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实在觉得好笑,两人笑的几乎满地打滚,王世成则是很鄙视的看了一眼李昌,任由两人捧腹大笑,自己去木榻上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石闵就早早的起来了,他走出大帐,见所有的将士们都已经起来,自觉的在校场上开始训练了。

    “兄弟,今天大伙儿怎么这么积极?一大早就开始训练。”石闵有些疑惑,顺手抓住一个身边的士兵问道。

    “回禀少将军,昨夜王将军派人传令给弟兄们,说是大将军今日上午回营,让大伙儿都稍微早点起来,该训练就训练,把军营里都收拾好。”

    “原来是这样……”石闵自言自语道,然后抬起头对那人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是!”那士兵严肃的行了一个礼,然后转身走开了。

    知道父亲早上要来,石闵无心练兵,便一直站在营门口等着,直到过了辰时三刻,石闵才远远的看到一辆马车,旁边跟着几个人分别骑着马,朝大营这边行了过来。

    “父亲!”石闵心中一喜,快步跑出了军营。

    石闵跑到近处一看,果然是西华侯府的人:六子赶着马车,秦怀山和徐三骑着马。

    忽然,马车的帘子被人离开了一点,里面探出来一个漂亮姑娘,石闵仔细一看,居然是秦婉。

    “吁~”徐三勒住马,然后笑着说道:“公子,你这是亲自来接将军回军营啊?”

    石闵笑了笑,对秦怀山和徐三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候:“秦先生,徐三叔。”

    秦怀山骑在马背上,微微笑着,拱手行礼。

    这时候,秦婉拉开帘子,对石闵温婉的说道:“见过公子,将军在里面。”

    秦婉说着,便跳下马车,伸手要将石瞻扶出来。

    “父亲!”石闵大声喊道,然后走到马车前,对秦婉说道:“秦姑娘,我来吧,有劳你费心了。”

    “公子客气了。”秦婉微微点头,然后给石闵让开了。

    石闵上了马车,扶着石瞻慢慢下了马车。

    “父亲身子还没好利索,何不在家歇着?”石闵扶着石瞻问道。

    “在家里一天都待不住了,到了军营,才感觉舒坦。”石瞻在徐三和石闵的搀扶下一边往军营走去,一边笑着说道。

    “大将军回来了!”门口一个守卫对军营里面喊道。

    顿时,不少人涌到了门口,迎接石瞻的归来。

    石瞻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进军营,每走一步,身上的伤口都让他痛的有些窒息,但是石瞻依旧微笑着看着大家,向将士们点头示意。

    “将军!”

    “大将军!”

    “将军!”

    ……

    与石瞻擦肩而过的将士们纷纷与石瞻打招呼。

    这时候,李昌和王世成推开人群,挤了过来。

    “欢迎大将军回来!”李昌大着嗓门喊道。

    石瞻和李昌两人相视一笑,石瞻刚想开口说话,李昌走上前就是一棍热情的拥抱,还拍了拍石瞻的背,说道:“大哥,回来就好!”

    “哎哟~”石瞻忽然小声喊道。

    “你撒手,你个蠢货。”王世成立马拉开李昌,说道:“不知道大哥身上有伤?你那么用力干什么?”

    李昌一脸无辜的说道:“看到大哥回来,太激动,我给忘了这回事儿了。”

    “没事没事,不要紧。”石瞻拍了拍王世成,让他安心。

    王世成没好脸的瞪了一眼李昌,李昌有些心虚,如同一个做错事被训斥了的小孩,脸色很是尴尬。

    石瞻在军营里巡视了片刻,由于有伤在身,不宜久站,便被扶着回了大帐休息。

    “秦先生,今日您和秦姑娘怎么也一起过来了?”石闵问道。

    秦怀山捋了捋胡子,看了一眼石瞻,两人默契的笑了笑,说道:“受大将军之邀,往后老夫就在着军营里常住了,但凡文书一类的工作,都由老夫来做。”

    “大哥!这是真的?”王世成首先喊了起来,神色有些兴奋。

    “三叔,你这么激动干什么?”石闵一头雾水。

    王世成看了看石闵,说道:“之前这文书的事情大多由我负责,你也知道,你三叔我真是忙的很,有时候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用,现在秦先生来了,那文书的事情就不用我操心了,我能不激动?”

    “王将军,老夫不是很熟悉这军营里的各项规矩,文书工作还需要将军指点一二。”

    “放心放心,一会儿我就把工作的各项注意细节都交代给你,秦先生是真正的读书人,做起来应该会比较得心应手。”

    “那秦姑娘呢?”石闵看了一眼秦婉,然后问石瞻。

    “秦姑娘今日只是送先生和为父过来,一会儿就随你徐三叔回侯府。”石瞻答道。

    石瞻的回答完全是石闵意料之中的事情,他知道秦婉是不可能被留在军中的,此乃军法不容之事。

    一旁的秦婉看了看石闵,然后对秦怀山和石瞻说道:“将军,父亲,外面的马车上还有二位的行李和衣物,我去拿过来。”

    秦婉说完,看了一眼石闵,便转身走了出去。

    石闵立马反应过来,对石瞻说道:“父亲,我看秦姑娘一个人拿不了,我去帮忙。”

    石瞻还没来得及点头,石闵依旧撒腿跑了出去。

    李昌看到石闵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王世成也微微笑了。

    石瞻看着李昌和王世成两个人,问道:“你们俩笑什么?”

    李昌刚想开口,王世成踢了一脚李昌,抢先说道:“没什么,大哥,我们俩没笑什么。”

    王世成说完,然后瞟了一眼李昌,示意他秦婉的父亲在这里,不可胡言。

    李昌乖乖的闭嘴,什么都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