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刘环讥讽
    ,!

    “拜见燕王殿下。”宏光阁外的几个太监忽然跪地喊道。

    刘贵妃闻声望去,燕王居然来了宏光阁。

    “燕王殿下,昨日刚刚恢复自由身,今日就来给陛下请安谢恩,殿下的孝心还真是让人感动。”刘贵妃边朝石世走去边说道。

    “贵妃娘娘。”燕王冷淡的微微行礼。

    “殿下还是请回吧,陛下又晕倒了,怕是没法见你。”刘贵妃瞥了一眼石世,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父皇前日不还好好的回了宏光阁吗?怎么又病倒了?”

    “燕王殿下,你问我?搞错了吧?你应该问问你家的梁郡主,她是怎么把陛下的身体给搞跨掉的!”

    “你什么意思!”燕王又羞又恼。

    “本宫什么意思?哼!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请安请到龙床上去了,靠献身来求得陛下的赦免,这种事穿出去怕是要让天下人笑掉大牙!”刘贵妃言辞犀利,字字句句戳中石世的痛处。

    “刘贵妃!本王敬你是父皇的妃子,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石世气愤异常。

    “哼,本宫懒得跟你废话!自己做的好事自己心里清楚!”刘贵妃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宏光阁,留下石世站在宏光阁外气的全身发抖。

    “滚开!”石世冲那几个跪在他脚边的太监吼道。

    那几个太监成了石世的出气筒,被他吓的跪在地上连忙往后退。

    石世愤怒的看了看刘贵妃的背影,紧握着拳头,然后转身离开了宏光阁。

    常青宫内,郑妃正坐在床头,喝着石鉴带来了药膳。

    “母妃觉得这药膳味道如何?若是不合口味,儿臣下次让府上的人重新做一个口味。”石鉴一边喂一边问道。

    郑妃微笑着看着石鉴,说道:“味道很好,下次过来就不必特地带这些东西了,你进宫一趟也不容易,就不要费这个心了,太麻烦。”

    “不麻烦!”石鉴安慰道:“只是吩咐下人炖一下而已,儿臣顺手就带来了。”

    郑妃忽然问道:“听说前几日陛下病了,你可曾去看过?”

    石鉴听到郑妃关心石虎,顿时脸色有些不好,他放下手里的碗和汤勺,说道:“母后何必还要关心这个人?他将母后冷落了几十年,都不曾来看一眼。”

    郑妃抚摸着石鉴的头,缓缓说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他虽然对我无情,但是到底还是你的父皇,你该去看看。”

    “不去,反正他也不曾正眼看过儿臣几次,儿臣何必去他那丢人现眼?”石鉴拒绝了郑妃的要求。

    “百善孝为先,不管你父皇如何待你,你终究不可忘了是他给了你名份。”

    石鉴抬头看了一眼郑妃,知道她心里是希望自己去的,便不好拒绝,勉强答应道:“儿臣知道了,晚些时候就去。”

    郑妃宽慰的点点头,又问道:“宫里人说,不久前刘贵妃在卧龙山上被人行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听说了吗?”

    石鉴说道:“听说了,最后抓住了一个刺客,那刺客招供说是燕王指使的。”

    “怎么可能会是燕王?那孩子从小就胆子小,老老实实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他。”

    石鉴笑了笑,说道:“连母后都看得出来,偏偏咱们那位皇上没看得出来,若不是张豹心细,发觉了几个疑点,然后替燕王说话,怕是燕王早就被关进大理寺监牢听候发落了,后来只是把燕王禁足在燕王府,不过昨日已经取消了对燕王的禁足。”

    “那就好!”郑妃心中松了口气,然后问道:“那是找到这件事的主凶了?”

    “没有。”石鉴摇摇头,又说道:“行了母妃,您就不要关心这些事情了,您还是好好顾着您自己的身体吧,这些事情和咱们无关。”

    “诶!”郑妃点点头,她其实也不愿意也没本事管这些事情,只是闲来与自己的儿子聊聊而已。

    “上次过来母妃病的厉害,儿臣回去后一直坐立不安,直到让人打听了说母妃身体已经好多了,儿臣这才放心。”

    “只是受了些风寒,不碍事,这不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吗?”郑妃抓着石鉴的手微微笑着安慰道。

    “小君!”石鉴回过头,对身后的小君喊道。

    “奴婢在,殿下有什么吩咐吗?”小君连忙走上前问道。

    “去把刚刚本王带过来的那个包袱带过来。”石鉴吩咐道。

    “是。”小君点点头,然后跑了出去。

    “你还带什么来了?”郑妃疑惑的问道。

    石鉴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给母妃带的一件小东西。”

    这时候,小君找到包袱拿了进来,双手递上,对石鉴说道:“殿下,您要的东西。”

    石鉴接过包袱,放这床上,然后解开,里面赫然是一件皮裘。

    “这是儿臣去年下半年猎得的几头狼,狼皮防寒,所以儿臣特地命人用那几张狼皮,给母妃做了这样一件皮裘。”

    “这么好的东西,你就留着自己用吧,这已经过了年,天也一天天热起来了,这东西压根儿用不到。”

    “儿臣年轻身子好,这些东西反而更加用不到,而且这即日刚好有些春寒,还是有些冷的,母妃要多加注意。”

    “没事儿,你留着自己……”

    “替娘娘收起来。”石鉴没有管郑妃的话,直接将东西递给小君。

    “是。”小君这次倒是很听话,果断接过了石鉴手里的皮裘。

    “母妃您就留着吧,难道您忘了前几日刚受过风寒?您就不要与儿臣推辞了。”

    “好吧好吧,就依了你,省得你不放心。”刘贵妃欣慰的看着石鉴,脸上洋溢着笑容。

    “母妃脚上的伤如何了?”石鉴问道。

    “没什么大碍,已经消肿了不少,过些时日自然就好了,你不必牵挂。倒是你,平日与朝中大臣和你的那些兄弟们相处,千万不要与人结怨,能谦让的地方就不要与人计较了,明白了吗?”

    “母妃放心,儿臣行事一向谨慎,不与人争斗,更不会结怨。”

    “高丞相近来如何?有没有和他走动走动?”郑妃问道。

    石鉴笑着说道:“高丞相好的很,没事就找儿臣陪他喝茶,一把年纪了,身子骨还硬朗的很,昨日与儿臣聊天的时候还问到母妃的近况了。”

    “我入宫前曾经救过他一次,后来他入朝为官做了丞相,我便拜托他照料你,这些年你在外面也算过的平平安安,这高丞相多多少少还是帮了一些忙的,你一定要替我谢谢他。”郑妃抓着石鉴的手认真的说道。

    “母妃放心,儿臣跟着高丞相也学了不少东西,别看他平时在朝中好像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实际上还是有些才学的。”

    “那就好,如此我便放心了。我此生别无他求,只愿你能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郑妃用爱护的眼神看了看石鉴,温柔的说道。

    “母妃放心,儿臣一定好好的。”石鉴抓住了郑妃正在抚摸他的手。

    石鉴一直逗留到下午才离开常青宫,一个月最多也就四次进宫的机会,他还是想多陪陪郑妃的。

    尽管石鉴内心一万个不愿意,但他还是听从了郑妃的话,打算顺道去一趟宏光阁,看望一下他恨之入骨的父皇。

    积雪消融,有些寒冷,石鉴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一路走到了宏光阁,正撞见石遵和刘贵妃从里面走出来,两人和颜悦色,聊的不亦乐乎。

    “参见贵妃娘娘。”石鉴远远的便行礼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