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狼群出没
    ,!

    “还有一事,殿下该知晓一下。”高尚之低声说道。

    “何事?”石鉴皱着眉头问道。

    “前日夜里,下官派老三去监视庆王府的动向,无意间撞见了庆王夜半私会刘贵妃。”

    “还有此事?在哪里私会?”

    “就在刘远志府邸的后门。”

    “这两人夜半私会所为何事?莫非是已经达成一致,结为同盟?”

    “老三不敢靠的太近,那夜,刘远志府邸周围的巡防营人数比往常多了一倍,周围又有庆王手下的护卫,老三只能远远的看着。”

    “那你是如何知道庆王私会的是刘环?”

    “那日白天,刘环出宫到了刘远志府上,那是她娘家,庆王大晚上的跑到刘远志家后门,不是私会刘贵妃,难不成私会刘夫人?”高尚之笑着说道。

    石鉴一听,笑了起来,指着高尚之说道:“高大人,一把年纪还这么不正经。”

    高尚之摇摇手,说道:“殿下就不要取笑老臣了。”

    “既然庆王和刘环私会,这说明两个人已经站到了一起,老二那边怕是压力更大了。”石鉴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

    高尚之坐到了石鉴的对面,石鉴给他也倒了杯茶,高尚之捋着胡子说道:“不见得,昨日陛下已经免了燕王的禁足。”

    石鉴刚拿起杯子准备喝茶,听到高尚之的话顿时有些惊讶,问道:“这么快?莫非老东西已经查到是老九干的了?不可能啊,那也应该回把老九抓起来啊。”

    高尚之摇摇头,说道:“肯定不是这么回事,老臣猜想,燕王这么快就杯解除禁足,或许和梁郡主有关。”

    “梁郡主?已故梁王的独生女?”石鉴问道。

    “没错,据咱们的眼线禀报,那梁郡主前日午时左右进宫,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出宫,这里面的故事,殿下应该能想得到吧。”

    “老东西还真是无耻,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凭老二这种软蛋,怎么会想出来用这样到方式去哄老东西开心?我看八成还是张豹给他出的主意。”石鉴说完,泯了一口茶。

    “老臣也是这样想的,这张豹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样的损招都能想出来。”

    “既然他能说服老二听从他这个计谋,那就肯定了一件事,老二只是张豹的傀儡,燕王那边,咱们真正的对手是张豹。”

    “张豹此人心思缜密,他能这么快就怀疑到老臣头上,足见其不简单,看来还是不能轻视了这个人。”高尚之眯着眼睛,冷冷的说道。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张豹再聪明,也比不过大人的深谋远虑。”石鉴笑着对高尚之说道。

    “对了,所有的细作,都已经安排到位,咱们的计划也差不多可以开始实施了。”

    “杀手锏也已经混进去了?”石鉴看了一眼高尚之问道。

    高尚之点点头,说道:“比预想的要快。”

    “那就好,如此的话,邺城的风云变化,就看本王如何去搅动了!”石鉴说着,阴沉沉的笑了起来。

    “那就从慕容儁开始吧。”高尚之淡淡的说了一句。

    石鉴点点头,右拳砸在桌案上,说道:“就从他开始。”

    雪狼谷外,一个马队正驻扎在这里,寒风吹过,毛毡搭的帐篷呼呼作响。

    “二哥,还有几日可到邺城?”慕容恪问一个正在烤火的男子。

    “不出十日即可。”

    说话的正是鲜卑慕容皝的第二子,燕国太子。

    慕容恪手里揪着一把枯草,狠狠的一根根的摘去。

    慕容儁看着他,问道:“怎么?急着要到邺城去找石瞻报仇?”

    “不是。”慕容恪的眼神充满杀意。

    “叫你不要跟着来,你非不听,就你这脾气,我还真怕你坏了父皇的大事。”

    慕容恪抬起头,问道:“二哥是怕我找石瞻拼命,给鲜卑惹出麻烦吧?”

    “你要是有那本事找石瞻报仇,你尽管去,二哥绝不拦着你。”慕容儁冷冷的说道。

    慕容恪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再说什么,临行之前,独孤云蓉曾经嘱咐他,此行赵国,一切事情必须听慕容儁的,不可自作主张惹事生非。慕容恪也深深的明白,此时的他根本不会是石瞻的对手,也根本没有机会杀石瞻。

    慕容儁看着沉默不语的慕容恪,缓缓说道:“这次我们去赵国送降书,只是缓兵之计,咱们鲜卑人绝对不会屈服于羯族人。”

    “那为何还要将那匹宝马送给他们?那可是我看中的马。”慕容恪不依不饶的问道。

    “那匹马你养了一个月都没能降服,父皇命我带去赵国,为的就是看看赵国还有没有人能降服这匹烈马,以此来衡量赵国能人多少,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

    “若是石瞻出手,或许能降服这匹马呢?”

    慕容儁摇摇手,说道:“你放心,石瞻现在压根儿就不可能,咱们安插在邺城的细作来报,石瞻被石虎杖则一百,还在床上趴着,还没下床。”

    “原来二哥什么都计划好了。”慕容恪低声说道。

    “你以为什么事都不靠动脑子就能办?”慕容儁说着,戳了一下慕容恪的脑袋。

    “嗷呜~”

    “什么声音?”慕容儁立马警觉的站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士兵跑进来慌慌张张的说道:“两位殿下,不好了,有狼群围着咱们的营地。”

    慕容儁和慕容恪一听,心知大事不好,连忙走出了营帐。

    两人走出营帐,发现营地四周已经点满了篝火,营地里的马匹非常的不安,发出阵阵嘶鸣,几个士兵正死死抓着那些马缰绳,防止马匹失控,冲出营地。

    “怎么回事?雪狼谷多年没有大规模的狼群了,为何被我们遇上了?”慕容儁抓住身边的一个侍从问道。

    那个侍从有些慌张的回到:“属下也不知道,刚刚已经有一个弟兄被拖走了,刚刚属下粗略看了一下,这狼群大概有三十只狼,现在已经把我们完全包围了,就等头狼发命令攻击了!殿下,您快想想办法!”

    “怕什么!咱们鲜卑人还怕区区几只狼吗?”慕容恪“啪”的一记耳光扇在那侍从的脸上,大声骂道。

    那个侍从被慕容恪忽如其来的一记耳光扇蒙了,吓的不敢说话,远远的躲开了。

    “四弟,你说该怎么办?”慕容儁冷静的看着慕容恪问道。

    慕容恪没有回到,神色严肃而又冷静的走到篝火旁,看着烟暗之中一对对如同鬼魅的狼眼,忽然,一头白脖子的公狼从狼群中走了出来,原本站在前面的几头公狼都纷纷退到一边。

    “看来那头白脖子的就是头狼。”慕容恪说道。

    慕容儁走上前,仔细看去,确实是有一头白脖子的公狼,旁边还站着几头体格健壮的公狼。

    “看来这群狼是盯上咱们了。”慕容儁吸了口冷气,又对那侍从问道:“营地的木柴还剩下多少?”

    那侍从捂着脸,哆哆嗦嗦的说道:“没多少了,原本狼群没来之前,够烧一个晚上,但是刚刚我们把木柴围着营地都点了起来,剩下的木柴也就够烧一炷香的时间了。”

    “狼怕火,所以现在围着我们却不敢过来,篝火一灭,狼群必定冲过来,咱们只有不到二十个人,骑马又跑不过狼,眼下该怎么办?”慕容儁问了问始终冷静异常的慕容恪。

    “擒贼先擒王!把狼王干掉,狼群失去头领,自然不敢再来攻击我们。”慕容恪转过脸,对那侍从说道:“把我的短刀拿过来。”

    “老四!别乱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慕容儁立马阻拦道。

    “二哥,你放心,我有个办法,或许可以试试。”

    “什么办法?你冲出去和头狼单打独斗?”慕容儁拉住慕容恪问道。

    “当然不是,我还没那么傻。”慕容恪拨开了慕容儁的手,然后接过那侍从递过来的两把短刀,问道:“二哥认识这两把刀吗?”

    “似乎是独孤将军当年的两把贴身之物吧?怎么在你这里?”慕容儁脸色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