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屠狼之刃
    ,!

    “没错,这是去年外公出征前送给我的,这两把短刀跟了他一辈子,当初打造这两把刀的时候,是用狼血淬火,刀成之后,杀过的狼不下百头。  外公告诉我,这两把刀,一般的狼闻到这刀身的味道都会绕着走。”

    慕容恪说着,将其中一把别在腰间,抽出另外一把,握在手里,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根烧着的木棍,回过头对慕容儁说道:“二哥,叫几个人拿着火把跟着我!”

    “你们几个!跟着四殿下!”慕容儁对附近的几个侍从喊道。

    “是!”那几个侍从壮着胆子,一人捡起一根烧着的木棍,另一只手握着刀,跟在慕容恪身后慢慢走出营地。

    “你们几个,背靠背替我看着两边,不要乱动,就站在这里。”慕容恪见那几个人已经走出营地,便嘱咐道。

    那几个侍从连忙听从慕容恪的话,靠在一起,举着火把,死死的盯着狼群。

    “四弟,这群狼很聪明,知道咱们的柴火不多了,想耗着我们。”

    慕容恪没有说话,独自一人举着火把往前走去。

    “四弟!你干什么!快回来!”慕容儁还以为他有什么好办法,见他一个人走上前,不由得担心起来。

    就在这时,头狼忽然长啸一声,身边的两头狼立马冲了出来,一起扑向慕容恪。慕容恪左手用力将火把掷向其中一头狼,那头狼害怕火光,连忙躲开,另外一头狼则径直冲了过来,朝着慕容恪正面咬去。

    “四弟,小心!”慕容儁大喊。

    只见慕容恪右手握刀,两腿微屈,手起刀落,那柄短刀死死的插在那头狼的咽喉深处。另外一头狼趁机也扑了上来,慕容恪左手抽刀,奋力一击。

    就在这时,身后一只箭几乎擦着慕容恪的耳边“嗖”的飞过,一下射在那头狼的脑门上,于此同时,慕容恪的刀也划过了那头狼的脖子,狼血顿时滋了慕容恪一身。

    “二哥好箭法!”慕容恪站起身,右手把刀从狼的咽喉里抽了出来,然后朝那头狼扔了过去,正好插在地上,然后立马退回到那几个侍从的身边。

    “站着别动。”慕容恪冷静的对那几个人说道。

    那几个侍从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老老实实的听从慕容恪的命令。

    “四弟,没事吧?”慕容儁问道。

    “二哥放心,我没事。”慕容恪没有回头,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头狼。

    只见那头狼往前走了几步,锐利的眼神也死死的盯着慕容恪,然后停在了那柄刀前,低头闻了闻,然后抬头看着慕容恪,朝着他走来。

    “头狼朝这边过来了,要不要放箭?”慕容儁问道。

    “所有人准备好弓箭和刀,若是狼群敢过来,咱们就拼了,若只是头狼过来,你们都别动,我一个人来,这畜生说不定是想跟我单打独斗!”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说话,慕容儁的箭已经瞄准了那头狼,时刻准备出手。

    只见那头狼走到先前被慕容恪杀死的两头狼身边,闻了闻,然后看着慕容恪,似乎是想起攻击。

    慕容恪的右手握住另外一把短刀,已经准备好一战,没想到那头狼忽然往回走,然后仰天长啸一声,然后纵身一跃,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狼群似乎是听到了撤退的指令,井然有序的朝着头狼消失的方向跑去,很快,所有的狼都跑了,除了地上那两头死的。

    看到狼群散去,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就在这时,营地的篝火也开始渐渐小了,显然是柴火不够了。

    “好险!”慕容恪心中说道。

    “四弟,那头狼怎么忽然走了?难不成是怕了你那把刀?”慕容儁收起弓箭,走到慕容恪身边问道。

    “有可能。”慕容恪将刀插回刀鞘,然后拿过一根火把,往前走去,将插在地上刀也拔了出来。

    “没想到这两把刀能吓退狼群。”慕容儁看着慕容恪手里的那把刀感叹道。

    “原本以为那头狼会与我单打独斗,没想到是个软蛋,闻了闻这刀就跑了!”慕容恪有些不屑的说道。

    “不可大意,你们几个,三人一组,去附近再捡一些柴火过来,万一下半夜狼群再来偷袭就麻烦了!”慕容儁对侍从们吩咐道。

    “殿下……现在去会不会被狼群偷袭?”其中一个人胆战心惊的问道。

    “你怕什么?刚刚那白脖子狼王的吼声是撤退的声音,暂时不会来进攻,亏你还是鲜卑人!这点经验都没有!”慕容恪骂道。

    “去吧,听四殿下的。”

    “是……”那些侍从面面相觑,有些不太情愿,无奈慕容恪冷冷的看着他们,相比之下,侍从们更加畏惧慕容恪那锐利的目光。

    “你对侍从们太严厉了。”慕容儁拍了拍慕容恪的肩膀说道。

    慕容恪从容的瘦到回鞘,说道:“咱们鲜卑人的先祖各个都顶天立地,无惧虎狼,所以才能雄踞一方,有了鲜卑人的今天,若是各个都贪生怕死,将来如何争夺天下?”

    “并非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无所畏惧,行了,回去休息!”慕容儁拍了拍慕容恪。

    由于担心狼群的偷袭,慕容恪整夜都没有睡踏实,一直到天快亮,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会儿。

    石遵终于如愿以偿的和刘贵妃在蕙兰宫里一夜风流,这感觉,可比上次在那狭小的马车里好多了。

    “天快亮了,本王该走了。”石遵心满意足的搂着刘贵妃说道。

    “殿下,你就舍得这么快就走?”刘贵妃趴在石遵的怀里问道。

    石遵捏着刘贵妃的下巴,亲了一口,说道:“再不走,怕是就走不了了,细水长流,你再忍耐一下,等本王大权在握的时候,夜夜与你在一起。”

    “现在你这么说,怕是到时候就和你父皇一样,对我冷淡了。”刘贵妃撅着嘴说道。

    “父皇寡恩薄情,我石遵又岂是那样的人?”

    “真的?”刘贵妃爬到石遵身上问道。

    石遵一下坐了起来,将刘贵妃压在身下,笑着说道:“比珍珠还真!”

    刘贵妃搂着石遵的脖子,笑着说道:“那我就相信你一次!”

    石遵又亲了刘贵妃一口,然后起身穿衣服。刘贵妃趴在床头看着石遵,问道:“殿下觉得今日我要不要去宏光阁伺候着?”

    “这是自然,否则如何能打动圣心?”石遵回头看了一眼刘贵妃。

    “你就不担心你父皇到时候又要我侍奉他?我现在可是你的女人了。”刘贵妃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石遵转过身,笑着说道:“就父皇现在那身体,能站起来就不错了,还动这种心思?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这个老淫棍,明知道自己身子亏,不还是和梁郡主那贱人偷欢了吗?差点把命都搭进去!真是活该!”刘贵妃小声骂道。

    “说到梁郡主,你还是要提防着她,以燕王府的行事风格,梁郡主不可能单单为了燕王的禁足才进宫。现在父皇又病了,燕王肯定会派梁郡主前来侍奉,所以你最近几日怕是要多盯着宏光阁的动静了,免得被燕王府占了先机。”

    “知道了,我会防着梁郡主那贱人的。”刘贵妃冷冷的说道。

    石遵穿好衣服,转身又亲了一下刘贵妃,便起身走了。

    刘贵妃依依不舍的看着情郎离去,眼中竟然有一丝泪水,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何时才是个头?

    石遵走出房门,小香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石遵出来,小香低声说道:“殿下,请随我来,这边走。”

    小香说完,便在前面带路。

    “殿下以后就从这条路过来,这条路通过太医馆的后面,直达宫门外,那个偏门的守将一直受着娘娘的恩惠,不会有事。”

    “你们娘娘想的可真周到。”

    “为殿下谋事,自当思虑周全。”小香一边走一边说道。

    石遵满意的点点头,很快到了太医馆附近。

    “殿下,奴婢只能送到这里了,如是被人看到,怕是不好。”小香低声说道。

    “放心,这里本王认识,你回去吧。”石遵挥挥手,让小香回去。

    小香微微点头,然后转身又往回走了。石遵则沿着太医馆后面的路,朝宫门外走去。

    眼前的一幕,恰好被6安看到。6安每日一早要去太医馆拿药,给石虎送去,按照张太医的嘱托,药必须得卯时前给石虎喂下,所以这几日6安天不亮就得去太医馆找张太医的徒弟拿药。

    “这么早庆王殿下怎么会在宫里?还由小香陪着。”6安远远的看着两人在太医馆附近嘀咕了几句,然后就分开了。

    天色比较暗,石遵和小香心虚,并没有仔细看看周围,更没有注意到远远站着的6安正看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