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刘环示威
    ,!

    梁郡主听到石虎这样说,连忙摇手说道:“陛下,千万不要!”

    “这些奴才舌头太长,留着只会乱说话,不如杀了干净!”石虎身体虽然虚弱,眼神却充满杀意。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就算陛下您杀尽了天下人,也堵不住这攸攸之口,又何必多造杀孽。”梁郡主面色有些委屈的样子。

    “你既然做了朕的女人,岂能受这样的委屈?”

    “贵妃娘娘其实说的也没错,毕竟侄女这样是名不正言不顺,难免落人口实。”梁郡主说着,低下头,放下手里的碗。

    石虎脸色有些苍白,慢慢伸出手,抓着梁郡主的手说道:“这有何难?朕迎你进宫,封你为妃,如何?”

    梁郡主一听,立马给石虎跪下,说道:“万万不可,陛下若是如此,就是把侄女和燕王往死路上逼了,于陛下的圣名也无益处。”

    “此话何意?朕怎么会是把你和老二往死路上逼?”石虎疑惑的问道。

    “燕王殿下是担心陛下龙体,所以才特地让侄女来看望陛下,若是陛下迎侄女进宫封了妃子,置燕王殿下于何地?岂不是乱了辈份?侄女也肯定被人唾弃,无颜苟活。所以,陛下,您知道燕王殿下的一片孝心就好,若是您想,侄女经常进宫来看望陛下就是了。”梁郡主跪在地上低声说道。

    石虎正要开口,6安走进来,在屋外喊道:“启禀陛下,贵妃娘娘求见。”

    “陛下,侄女还是避一避吧,免得贵妃娘娘看到又不高兴。”

    “不必回避,你就在这里,朕在这里,没人敢把你怎么样。”石虎拍了拍梁郡主,示意她不用害怕。

    “可是……”

    “宣刘贵妃进来。”石虎打断了梁郡主的话,对6安吩咐道。

    “是……”6安点点头,退了出去。

    “怎么这么久?你不是说陛下已经醒了吗?”刘贵妃见6安过了好久才出来,有些不悦的问道。

    “这个……”6安犹豫片刻,连忙说道:“陛下宣娘娘觐见。”

    “是不是谁在里面?”刘贵妃看到6安吞吞吐吐,起了疑心。

    “娘娘进去看看就知道了……”6安低着头小声说道。

    刘贵妃听完6安的话,心中已经明白了七八分,脸色瞬间阴了下来,拂袖走进了宏光阁。

    刘贵妃径直走向里间,远远的隔着帘子,便看到了一个女子坐在石虎床前,刘贵妃心中顿时明白了刚刚6安为何是那样的反应。

    刘贵妃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走到石虎的床边,而是跪地俯行礼:“臣妾参见陛下。”

    刘贵妃语态平淡,全无半点怒气,石虎听得倒有些犯嘀咕,由于身体虚弱,石虎在床上微微抬手,说道:“起来吧。”

    “臣妾谢陛下。”刘贵妃说着,站了起来,走上前,拨开帘子,一看果然是梁郡主,心中的怒火立马冲了上来。

    刘贵妃想起了石遵的嘱托,强忍住内心的怒火,强颜欢笑道:“想不到梁郡主也在这里,早知道就带一些后宫的胭脂给梁郡主了。”

    梁郡主对于刘贵妃如此平淡的反应也有些吃惊,但是她立马很识趣的起身给刘贵妃行礼,说道:“拜见贵妃娘娘,娘娘厚爱,梁氏承受不起。”

    刘贵妃走上前拉着梁郡主的手,说道:“梁郡主,最近总是来替燕王伺候陛下,我这做妃子的都做的不如你,真是惭愧,本宫还要好好谢谢梁郡主呢。”

    梁郡主是何等聪明的女子,自然明白刘贵妃这几句笑里藏刀的话,于是说道:“贵妃娘娘过奖了,百善孝为先,这是燕王常常跟妾身说的,陛下龙体抱恙,我们做后辈的岂能不尽孝心?”

    “那燕王对陛下还真是孝顺之极。”刘贵妃已经一副笑脸,眼神中却时不时的闪烁着杀机。

    石虎稀里糊涂的自然是没有明白眼前两个女子的对话,还以为刘贵妃对梁郡主丝毫不介意,心中也是大大松了口气,说道:“爱妃来的正好,朕刚刚还在与这孩子说你呢。”

    “不知陛下刚刚说臣妾什么了?肯定说臣妾坏话了。”刘贵妃坐到石虎的床边,嗲声嗲气的说道。

    与妖媚的刘贵妃相比,梁郡主简直就是个冰山美人,刘贵妃这一套撒娇功夫,自然是她所不屑也是不会的。

    “没有没有,朕岂会说你的坏话?”石虎抚摸着刘贵妃的手说道。

    “陛下,侄女先退下了,您和娘娘好好叙叙。”梁郡主看着眼前的石虎和刘贵妃,不觉有些别扭。

    “梁郡主在外面稍候,本宫一会儿带你去蕙兰宫,送些好东西给你。”刘贵妃转过头,似笑非笑的对梁郡主说道。

    梁郡主点头会意,轻轻拉开帘子走了出去。

    刘贵妃陪着石虎说了会儿话,边安慰石虎睡下了,然后转身走出了宏光阁。

    “梁郡主呢?”刘贵妃出了宏光阁,便问在外面候着的6安。

    “郡主去了那边,说是在那等您。”6安给刘贵妃指了个方向。

    刘贵妃阴沉着脸,朝着6安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梁郡主独自站在河边,微风徐徐,吹起丝丝长。

    “梁郡主好雅兴,这么冷的天站在河边是看什么美景吗?”刘贵妃走到梁郡主身后,冷笑着问道。

    梁郡主转过身,从容的微笑着,看了看刘贵妃,反问道:“不是贵妃娘娘约我,说是有事情要与我谈谈吗?”

    “你倒真是一根聪明的女人,知道本宫的真实意思。”刘贵妃说着,眼神满是敌意的打量着梁郡主。

    “与娘娘相比,我这点小脑筋又算得了什么?”梁郡主转过身,背对着刘贵妃,说道:“娘娘若是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

    刘贵妃自加封为二等皇妃以来,还没有人敢背对着她说话,梁郡主的这个举动,无疑刺激了刘贵妃内心的自尊心,刘贵妃直接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梁郡主依旧背对着刘贵妃淡淡的问道:“娘娘此言何意?我不明白。”

    “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上了龙床,你想和本宫争宠还是替燕王争太子之位?”

    “我谁都不帮,只帮自己。”梁郡主忽然回过头,看了一眼刘贵妃,反问道:“我倒是想问问娘娘你,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什么意思?”刘贵妃心中一惊,莫非燕王府这么快就知道了她和石遵的事情?

    “贵妃娘娘独霸后宫,要的难道就是一个贵妃头衔?”

    刘贵妃往前走了几步,也站在河边,看了一眼梁郡主,问道:“看来梁郡主真正想要的,是燕王的太子之位。”

    “我不知道庆王给了贵妃娘娘什么样的许诺,能让贵妃娘娘屈尊帮他,令兄官拜上书之职,尚且知道良禽择木而栖,贵妃娘娘你就算不支持燕王,也没必要让你的兄长夹在燕王何庆王之间为难吧?”

    “梁郡主,本宫什么时候说过要帮庆王了?”

    梁郡主瞥了一眼刘贵妃,笑道:“贵妃娘娘若是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站住!”刘贵妃喊住了梁郡主。

    梁郡主转过身看着刘贵妃,问道:“贵妃娘娘还有吩咐?”

    “本宫提醒你一句,管好你的大腿和春心,燕王若是想坐太子之位,尽管拿出自己的本事便是,让自己的女人上龙床取悦陛下,真是懦夫,无耻至极!”刘贵妃骂道。

    梁郡主不温不火,回答:“贵妃娘娘既然自称与太子之位的争夺没有关系,又何必恼羞成怒?你受陛下专宠五年,难不成怕了我一个人妇不成?我对你的贵妃之位毫无兴趣。”

    “你……”刘贵妃被梁郡主说的哑口无言。

    “贵妃娘娘还是安安心心稳做你的贵妃吧,不必在此杞人忧天。”

    梁郡主说完,拂袖而去,气的刘贵妃直哆嗦,脸都绿了。

    论相貌,刘贵妃和梁郡主各有千秋,可是刘贵妃始终对这个女人不放心,这大概就是女人天生的心理。原本刘贵妃是想羞辱梁郡主并且警告她一下,没想到她那些挑衅羞辱的话语,丝毫没有让梁郡主动怒。而梁郡主三言两语的回答和气定神闲的姿态,让刘贵妃憋了一肚子的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