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年轻汉子
    ,!

    “娘娘,咱们现在去哪?”小香走上前低声问道。

    “回蕙兰宫!”刘贵妃很生气的回了一句,对着梁郡主的背影咬牙切齿。

    “是……”小香默默点头,不敢多说话,此刻的刘贵妃正在气头上,没人敢多说什么。

    石闵到了宏光阁外,正巧6安在外面候着,便上去打招呼。

    “6安,陛下今日身体如何了?”

    6安见是石闵,连忙行礼回答:“回闵公子,陛下刚刚用完药膳,此刻正在歇息。”

    “这么早又歇息了?”石闵问道。

    6安点点头,看了一眼石闵,问道:“公子今日特地来看望陛下?”

    “是啊,上次听闻陛下病了,就想进宫来看看,谁知道陛下在刘贵妃的蕙兰宫,就没先回去了,今日听闻陛下已经回了宏光阁,便来看看。”

    “那……闵公子可能又白跑一趟了,陛下已经睡下,奴才不敢去打扰。”6安面露难色。

    石闵自然明白6安的难处,便也没有强行让他进去禀报,于是问道:“陛下这次是得了什么病?为何休养了多天,还要卧床?”

    “这个奴才也不是很懂,张太医只说陛下操劳过度,身子疲乏,需要静养,其他的也没多说什么。”6安不敢对石闵说实话,说不定他的几句实话就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

    石闵看到6安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闪烁,立马明白了6安有意隐瞒了什么,但是没有说穿,因为他知道,6安一个小小的内侍,无依无靠,有些话自然不能说的太直白,否则只会害了自己。

    “陛下若是好些了,告诉陛下,父亲西华侯命我代他来看过陛下。”石闵拍着6安的肩膀说道。

    “奴才明白,闵公子请放心。”6安点点头。

    石闵微微一笑,转身准备走,远远的看到一个女子光鲜亮丽,远远的从宏光阁外走过,便轻声对6安问道:“这是何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6安看了一眼,低声回答:“这是梁郡主,燕王殿下的正妃。”

    “她怎么在这里?”石闵疑惑的问道。

    6安正准备说话,看到刘贵妃也走了过来,便立马下跪行礼喊道:“贵妃娘娘。”

    石闵转过身,见来人是一貌美女子,6安又这么紧张的称呼其为贵妃娘娘,那想必就是刘贵妃了,于是也行礼道:“石闵拜见贵妃娘娘。”

    “你就是西华侯家的儿子?”刘贵妃看了一眼石闵问道。

    “正是。”石闵依旧低着头。

    “抬起头让本宫看看。”刘贵妃吩咐道。

    石闵抬起头,微微一笑,看着刘贵妃。

    刘贵妃看眼前这个年轻人剑眉皓齿,双眼有神,五官精致,不由得夸道:“真是一表人才。”

    “谢贵妃娘娘夸奖。”石闵点头致谢。

    刘贵妃微微一笑,然后便走开了。

    石闵看着刘贵妃离去,见6安还跪在地上,便说道:“起来吧,贵妃娘娘都走了,你还跪着干嘛?”

    6安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确定刘贵妃真的走了,这才放心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

    “行了,我先走了,你好好伺候陛下吧。”

    “奴才明白!”6安点点头。

    一连多日,石闵都在军营里协同石瞻打理军务。此前经过石瞻等人都商议,关于收编流民挑选壮丁的建议,最终得以通过。而执行这项收编任务的,自然非王世成莫属,他经验丰富,且粗通文墨,做事稳重,石闵则是派去协助他而已。

    “明日就能到邺城了,赶了这么久的路,终于可以看看羯族人的都城是什么样子,不知道与咱们的昌黎和龙城相比如何。”慕容恪骑在马上说道。

    “邺城乃中原之地,必定比咱们辽东富庶。”慕容儁看了一眼慕容恪,淡淡的回答。

    “二哥,我看未必吧,这一路上流民遍地,到处都是死人,传闻中原地大物博,人才济济,依我看,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咱们辽东虽然荒蛮偏僻,但是人参鹿茸遍地都是,物产丰腴,比这中原好多了。”慕容恪有些不屑。

    “你懂什么?现在的中原如此情形不过是因为羯赵残暴,过度残害中原汉人,才导致民生凋敝,遍地哀鸿。几十年前,这里可是遍地黄金,哪有现在这般样子?”

    “二哥,你怎么知道?几十年前你还没生呢。”慕容恪有些怀疑的问道。

    “叫你平时多看书,咱们宫中关于中原的书籍记载不少,你有空去看看,看完你就知道咱们父祖为何一直惦记着中原了。”

    “那我也要先看看现在的中原如何。”慕容恪嘴上可不愿认输。

    慕容儁无奈的看了一眼他这个倔强的弟弟,也实在劝不住。

    “三叔,今日收编的这些人中,依你看有没有比较好的。”石闵一边骑着马,一边旁边的王世成。

    “你以为挑选精锐这么容易?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少的人选,想找五百个满足你要求的比登天还难。你啊!就好好祈祷吧!这得看上天给你多少机会了!”王世成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哎,想不到找几个优秀的人这么困难,真是让人头疼!”石闵无奈的摇摇头。

    “小子,这就头疼了?以后不顺心的事情多着呢,你慢慢体会吧。”王世成说着,拍了以一下石闵。

    “上次父亲让你用粮食去换兵器马匹的事情如何了?有没有进展?”

    “你以为这事儿这么容易办?要是这么容易,大哥早就派你二叔来了,哪还要我出马?”王世成无奈的摇摇头。

    “哈哈,我要告诉二叔。”石闵笑着说道。

    “干什么?给你三叔我穿小鞋?你个兔崽子!”王世成伸出手假装要打石闵。

    “三叔,我逗你玩呢!哈哈哈哈!”石闵连忙躲开。

    石闵忽然看到不远处一大群人正围在一起,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于是对王世成说道:“三叔你看,那边生什么事情了?”

    王世成顺着石闵指着的方向看去,一群难民拦着一个马队的去路,双方正在起争执,王世成说道:“走!过去看看!”

    两人纵马飞奔过去。

    一个年轻汉子蹲在地上,怀里抱着一个老妇,伤心的哭着喊道:“娘!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你娘忽然冲到我的马前,被马撞到,这怨不得我,大不了我给你一些银两便是,我还有事,没空跟你纠缠。”

    说话的正是慕容儁,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扔在地上,说道:“这锭银子够你将你娘风光大葬了。”

    “谁要你的臭钱!”那年轻人抓起银子慕容儁扔去。

    慕容儁连忙一手抓住,险些砸在他脑门上,这时候一旁的慕容恪骂道:“你个不识好歹的人,你娘亲忽然冲到我们马队钱拦住去路,被我们的马撞死,只能怪她自己,给你银两已经是宽宏大量,别不识好歹!来人,把他给我拉走!”

    “是!”

    慕容恪身后的三个侍从下马,朝那汉子走去,其中两人抓住他的两条胳膊,想把他往路边拉,另外一个人则拖着老妇的尸体,扔在一边。

    那汉子见自己母亲尸身被辱,恼羞成怒,顿时如同蛮牛一般,两臂力,将慕容恪的两个侍从甩了出去。

    另外一个人见状连忙上去帮忙,那年轻汉子直接一脚将那侍从踹倒在地,三个侍从瞬间都倒在地上。估计年轻人的一脚力道不小,那个被踹倒在地的侍从疼的满地打滚,痛苦的呻吟。

    慕容恪见状大怒,直接从马背上跳了起来,落在那年轻人面前,挥手就是一拳,年轻人连忙举手格挡。

    慕容恪年纪虽小,但勇猛过人,被视为独孤南信的最佳接班人。那个年轻人一路带着母亲逃难,整日食不果腹,虽然气力过人,又如何是慕容恪的对手?没几个回合,那年轻人就被慕容恪打翻在地。

    旁边的几个侍从见年轻人被打到,立马冲上来按住他,慕容恪吩咐道:“把他给我捆起来,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