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两强相遇
    ,!

    “住手!”石闵骑马赶到,大喊一声。

    慕容恪闻声望去,是一个年纪比他稍长,英姿勃的年轻人,骑在马背上,两眼炯炯有神,正看着他们。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此滋事?”石闵跳下马,朝慕容恪等人走来。

    慕容儁身后的几个侍从正准备下马帮忙,慕容儁连忙伸手拦住,低声说道:“没我命令都别乱动!”

    “你们是鲜卑人?”王世成也骑着马赶了过来,看着慕容恪等人的衣着装束,皱着眉头问道。

    “在下鲜卑慕容儁,这是我四弟慕容恪,不知将军尊姓大名。”慕容儁抬手向王世成示意,大声问道。

    “原来是燕国的二殿下,你等此次来赵国应该是送降书来的,为何在此闹事?”王世成冷冷的问道。

    “我二哥问你叫什么名字,没听到吗?”慕容恪瞪着王世成。

    王世成依旧坐在马上,轻蔑的笑道:“小子,我上战场的时候怕是你还没出生呢,说话客气点!你外公独孤南信也不过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你算哪根葱?”

    慕容恪一听王世成对他的外公如此蔑视,不由得爆起来,赤手空拳朝王世成冲了过去。

    石闵见状,连忙伸手拦住,慕容恪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劈掌想要让石闵让路。石闵见慕容恪出手如此刚猛凌厉,心知这小子不是闹着玩的,也不敢大意,连忙抬起右手,以手肘挡住猛的挡住慕容恪的一记劈掌。

    慕容恪压根儿没想到石闵会与如此身手,刚刚那一肘击力道之大,生平未见,慕容恪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厉害的人。

    慕容恪与石闵一招硬碰硬,两人都往后退了两步,只是慕容恪的右手,已经被震的有些麻木,他紧紧握拳,免得被石闵看出来。

    “四弟住手!”慕容儁连忙大喊,从马上下来,拉住慕容恪。

    “小闵,别乱来。”王世成也朝石闵吩咐道。

    “将军想必是石瞻将军麾下前锋大将王世成将军吧?今日之事实属误会,我看没必要这样剑拔弩张吧?”

    “慕容殿下好眼力,居然能猜到我是谁,你这个四弟可得好好看管,这里是赵国,可不是你们鲜卑,若是还这么莽撞冲动,说不定就永远回不了鲜卑了!”王世成目光如剑,盯着慕容兄弟二人。

    “你说什么!”慕容恪很是不服气。

    “退下!”慕容儁拦住慕容恪,低声喝道。

    慕容恪很不甘心的站在了慕容儁的身后,但是眼睛还死死的盯着王世成和石闵。

    “慕容殿下,既然是来送降书,为何在此闹事,还要抓我赵国的百姓?”石闵问道。

    “这个年轻人的母亲忽然冲到路上拦住去路,我们根本来不及勒马,所以将那老妇人撞倒在地,我已经给了他银两算是赔偿,他却将银两砸我面门。我见他如此不通情理,只能命人将他拉到一边,不要耽误我们鲜卑和赵国修好一事。”

    “修好?明明是来送降书,却说是与我们赵国修好,慕容殿下,你还真是会说话。”石闵冷笑道。

    慕容儁听了石闵的话,脸微微有些抽搐,但是立马又恢复平静,笑着说道:“这位小兄弟不知怎么称呼?”

    “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不劳殿下挂念。”石闵看了一眼慕容儁,没好气的说道。

    慕容儁打量了一下石闵,然后抬手对王世成说道:“王将军,此事刚刚我已经说明,并非全是我们的责任,你看该如何处理?”

    “如何处理?我又不是断事官,我哪知道?只不过你们以多欺少,殴打这个年轻人,怕是说不过去吧?”王世成依旧坐在马上,然后朝那年轻汉子招招手,说道:“年轻人,你过来。”

    那年轻人见王世成是一个汉人,放心的走到王世成跟前,低着头跪下行礼:“草民王冲拜见将军。”

    “我问你,你母亲为何忽然拦马?”王世成问那年轻人。

    王冲抬起头,支支吾吾的回答:“我也不太清楚,也许是饿了,想拦下马问他们要点吃的而已,谁知道……”

    王冲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慕容儁一听,心中顿时松了口气,微笑着对王世成说道:“王将军,刚刚这位小兄弟也说了,我们确实不是故意的。不过这位老夫人的死我们也难脱干系,所以我建议,老夫人的丧葬费用由我出,另外再给些赔偿,以表歉意,不知将军和小兄弟意下如何?”

    “小兄弟,你母亲一事实属意外,事已至此,咱们汉人讲究入土为安,这个人既然愿意出钱将你母亲厚葬,又愿意做些补偿,我看也就算了吧。”王世成也下了马,将王冲扶起来劝道。

    王冲早已哭成泪人,已经不知所措,慌乱的点点头。

    见王冲点头,慕容儁心中松了口气,伸出手,身后一个侍从递上来一个钱袋子。慕容儁接过钱袋子,掏出几个银锭,正准备给王冲,见石闵和王世成正看着他,慕容儁微微一笑,很识趣的将银锭塞回了钱袋,将整个钱袋交给身边的侍从,那个侍从将钱袋送到了王冲面前。

    王冲完全没有注意钱袋,王世成接过钱袋,塞到王冲手里,说道:“小伙子,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早点把你母亲的后事料理一下。”

    王冲点点头,接过钱袋。

    慕容儁见王冲接过钱袋,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王世成和石闵看了慕容儁等人一眼,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慕容儁微微一笑,转身拉着慕容恪就上马了。

    慕容恪双眼死死的盯着石闵,刚刚两人勉强一个回合的交手,让慕容恪动了杀机,这么厉害的对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岂能不想一分高下?

    石闵看了一眼慕容恪,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他完全明白慕容恪现在心里所想。

    慕容氏两兄弟带着随从继续赶路,策马扬鞭而去,王世成也拍了拍石闵,说道:“行了,咱们也走吧。”

    石闵点点头,转过身正准备上马,王冲忽然在两人身后喊道:“二位将军留步!”

    石闵和王世成松开马缰绳,转过身,王冲已经跪在地上,对两人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这位兄弟,你这是做什么?”石闵疑惑的问道。

    “敢问二位可是西华侯石瞻将军的部下?”王冲擦了擦眼泪,一本正经的问道。

    “没错,我们就是,你这是要干嘛?”石闵点点头回答。

    “我要参军,求二位将军收留!”王冲说完,又给两人磕了一个头。

    王世成和石闵相互看了一眼,石闵见王世成朝他点头示意,便对王冲说道:“这位兄弟,我们要的可不是一般的壮丁,没有点本事是进不了军营的大门的。”

    王冲抬起头,说道:“有您这句话就足够!小人先将母亲的后事料理好,然后便去投军,若是我没这个本事,我认命!”

    “行了,先起来吧!”石闵说着,走上去抓着王冲的手要扶他起来,顺势一把抓住王冲的手掌,然后猛的力。

    王冲被石闵吓了一跳,看石闵正面带微笑看着他,明白了石闵这是要考验他,便使出吃奶的劲儿反抗,无奈任凭王冲憋的满脸通红,他的握力始终被石闵压制着。

    石闵看王冲脸都快变成了猪肝色,“哈哈”一笑,松开了王冲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位兄弟,等你料理好你母亲的后事,来邺城城外大营找我。”

    石闵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块木牌,扔给了王冲,王冲连忙接住,反复看了看木牌,上面画着一个狼头,除此意外,别无他物。

    王冲抬起头,石闵和王世成已经上了马,石闵朝王冲笑了笑,说道:“记得带着这块木牌来找我。”

    王冲连忙点点头,石闵和王世成便带着一队人策马飞奔离开了。

    王世成一边骑着马,一边问石闵:“刚刚你故意试试那小子的身手,给他留了木牌,难不成你看中了这小子不成?”

    石闵转过脸看了一眼王世成,笑着回答:“刚刚试了一下,那人力气不小,之前你没看到他单手就能把慕容儁的侍从甩出去?就算达不到狼骑尉的选拔要求,留下来当个普通士兵也是足够了。”

    “狼骑尉?大哥把这事儿定下来了?”王世成有些疑惑的问道。

    “对啊,那天你不在,这名字还是秦先生想出来的,二叔没告诉你?”

    “就你二叔那脑子,比牛好不到哪去,能指望他?”

    “咱们什么时候回邺城?这周边地区都转了快十天了,收编的那些人之中,也就百来个还说的过去的,其余的都只能勉强当个普通士兵。”石闵有些丧气的说道。

    “小闵,你可别忘了,这些人可都多少天没吃过饱饭了,让你饿个几天你来试试?放心,你三叔我的眼光不会差,到时候我保证至少给你两百个人供你挑选,如何?”

    “三叔,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给不出两百个身手好的,你得再去找。”石闵打趣道。

    “兔崽子!行!三叔答应你!”

    “侄儿先谢谢三叔了!”石闵笑着说道。

    “行了,咱们先回临时营地吧,天快烟了!”王世成看了看天色,对石闵说道。

    “好嘞!驾!”石闵开心的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