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争风吃醋
    ,!

    虽然已经入春,但是北方的夜晚来的依旧很早,慕容儁等人依旧扎好营寨,准备过夜。? ???  ?

    “二哥,今天下午你是怎么知道那个中年人就是石瞻手下的前锋大将王世成的?莫非你以前见过他?”慕容恪一边往火堆里扔着柴火,一边问道。

    慕容儁喝了一口酒,对慕容恪说道:“凡事多动动脑子,别什么事都先动手!你没听到他说独孤将军也是他们的手下败将吗?后面还需要猜?”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二哥的意思。”慕容恪显然还没理解。

    慕容儁白了他一眼,说道:“那个人这么说,就摆明了是石瞻手下的,再看他的盔甲和气度,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副将之类,肯定是前锋大将。”

    “石瞻手下有左右前锋大将,分别是李昌和王世成,为何二哥你会猜他是王世成,而不是李昌呢?”

    “说你不动脑子你还真不动脑子!王世成粗中有细,为人稳重,和李昌是截然不同的性格,所以才会有耐心跟你说话。而李昌是出了名的暴脾气,要是咱们今天遇到的是李昌,咱们现在指不定已经被捆起来了!”

    “那也得他有这个本事才行!”慕容恪一脸不屑的样子。

    “四弟我警告你!别以为你自己天下无敌,你问问你自己,今天和王世成一起的那个年轻人,你有把握打赢他吗?二哥武艺虽然一般,但是眼力劲儿还是有的,你和他就对了一招,你已经输了!当我没看出来?”

    “我……”

    “我什么我?说你还不服是吗?你要不服现在就一个人回鲜卑!我真后悔答应父皇带你出来!你别忘了咱们这次是干什么来的!要是把事情办砸了,到时候祸害了咱们鲜卑,我看你拿什么跟父皇交代。”慕容儁冲慕容恪吼道。

    慕容恪被骂的一声不吭,低着头坐在那里。

    慕容儁完火,也重新坐了下来,又喝了一口酒,将皮囊扔给了慕容恪,说道:“咱们鲜卑要的不仅仅是勇士,还需要有勇有谋的帅才!你既然是独孤家的人,就该学习独孤将军的有勇有谋,而不是做一个匹夫!”

    慕容恪拔出皮囊的塞子,猛灌了一口酒,然后低着头说道:“二哥你说的对,今天我太冲动了,这次来赵国,剩下的事情,我都听你的。”

    “既然听我的,那就说道做到,记住!这次来赵国,除了降书的事情,咱们还有其他事要做,到时候你别添乱。”慕容儁瞥了一眼慕容恪。

    “二哥是说的那个什么宁王的事情吗?”慕容恪忽然抬起头问道。

    “没错。”慕容儁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临行前父皇再三叮嘱,想办法结交赵国石虎的儿子们,找机会拉拢他们,到时候对我们入主中原有利,没想到这个宁王居然主动找上我们了。”

    “你不是已经派人打听过这个人吗?不久前他派来的人还和二哥你谈过了,但是这个人在赵国一点实权都没有,当时你已经拒绝了,现在为何还想起这个人?”

    “我最近仔细考虑了一下,宁王这个人,似乎真有些与众不同。”慕容儁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慕容恪放下手里的皮囊,认真的问道:“何以见得?”

    “石虎诸子之中,名望最高的当属燕王石世和庆王石遵,这两个人最有希望即位,但是若是和这两个人合作,于我们鲜卑意义不大。”

    “此话何意?我不太明白。”

    “石世在赵国名声很好,支持他的人颇多,石遵手握兵权,也有很大的优势,这两个人完全没必要和我们鲜卑合作,就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夺得赵国的皇位。但是这个宁王不同,手下一无兵马,二无众多大臣支持,却敢图谋皇位,说明此人胆识过人,缺少的只是机会和别人的帮助。”

    “二哥你说的有道理,那这个宁王咱们还要不要见见?”

    “咱们不用急着去找他,他自己会来找我们的,放心。”慕容儁自信的说道。

    “上次他派来的那个人送来的信上说,若是咱们鲜卑届时帮他夺取皇位,他把齐鲁之地给我们鲜卑,二哥觉得会不会是真的?”

    慕容儁笑了笑,说道:“他既然敢在如此劣势的情况下趟这浑水,必定是心机过人,他的话岂可全信?”

    “我也觉得不现实,齐鲁之地加起来可不是一块小地方,他能开这么好的条件,确实让人有点怀疑。”

    “不过危险越大,往往回报越大。石世和石遵腰杆都很硬,根本不会有求于我们,鲜卑若想入主中原,宁王倒确实是一个最佳选择,不过我们的算盘得重新打,真要让咱们进军中原,齐鲁之地怕是还喂不饱咱们鲜卑。”慕容儁冷冷的说道。

    “二哥言之有理,宁王既然敢与石世和石遵争夺,必定是豺狼之心,与这样的人合作,咱们还是要多个心眼。”慕容恪默默点头说道。

    慕容儁拍了一下慕容恪的脑袋,笑着说道:“你小子终于会动脑子想问题了!”

    慕容恪抬起头,正准备说话,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个人影闪过。

    “什么人!”慕容恪飞身跳了出去,握着两把短刀。

    慕容儁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追上去问道:“怎么回事?你看到什么了?”

    慕容恪谨慎的看着四周,低声说道:“刚刚我明明看到一个人影闪过,居然这么快就消失了,这个人绝对是一个高手。”

    “没想到被人监视了!”慕容儁脸色铁青,对手下的侍从吩咐道:“今晚值夜都打起精神,听到没有!”

    “是!”侍从们也神色紧张起来,不敢有所懈怠。

    慕容恪站了在营地四周转了两圈,什么也没现,刚刚的那人除了在慕容恪现人影的位置留下了几个脚印之外,居然没有留下一点其他的痕迹,天知道他不声不响的在那躲了多久?

    “二哥,依你看刚刚那个烟衣人是什么来头?”

    慕容儁摇摇头,说道:“不清楚,对方既然派出这么厉害的人,必定是有所企图。咱们现在在明处,对方在暗处,刚刚那人若想行刺,没必要等那么久还不动手,也就是说这个烟衣人不是来行刺的。既然不是行刺,那就是有所企图,不必担心,咱们静观其变,这个人肯定会再次出现的。”

    “二哥说的有理,只能这样了。”慕容恪说着,将刀收回刀鞘,插回腰间。

    “回去休息吧,后天一早就可以到邺城,到时候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慕容儁拍了一下慕容恪,然后转身朝营帐走去。

    石虎经过调理,终于好转了不少,梁郡主和刘贵妃两个人日日陪伴,卯足了劲儿想得到石虎的认可和恩宠。

    梁郡主和刘贵妃都是绝顶聪明的女人,两个人在石虎面前,表现的相处十分融洽,对彼此没有一丝芥蒂。而石虎看到两个女人如此和平相处,内心也是十分高兴,他一直担心的就是刘贵妃会闹起来,现在看来,是他多想了。

    “陛下这几日经过细心调理,身子总算是恢复的差不多了,幸好不会影响今年的寿辰。”刘贵妃一边给石虎喂着药膳,一边说道。

    在一旁给石虎捶腿的梁郡主说道:“贵妃娘娘说的是,今年陛下的寿辰,应该举办的更加隆重一些。”

    “你们俩这些天辛苦了,有你们俩陪着,朕真希望明日不用上朝,日日与你们在一起饮酒作乐,岂不快哉?”石虎一副乐不思蜀的样子。

    “陛下还是等身子完全恢复了再喝酒吧,张太医嘱咐说近段时间还是得静养。”梁郡主在一旁劝道。

    “梁郡主此言差矣,陛下正是龙精虎猛的时候,你才侍奉陛下多久?哪知道陛下的身子有多硬朗?”刘贵妃瞥了一眼梁郡主,对石虎用充满挑逗的语气说道。

    “还是爱妃了解朕!哈哈哈哈。”石虎说着,搂着刘贵妃狠狠亲了一口。

    刘贵妃娇滴滴的喊道:“陛下你太坏了。”

    梁郡主看着石虎和刘贵妃这有失仪态的举动,觉得有些令人尴尬,只能低下头假装没有看到。刘贵妃则得意的瞥了一眼梁郡主。

    说实话,论撒娇献媚,十个梁郡主也不是一个刘贵妃的对手,不过刘贵妃也绝对没有梁郡主那副冰山美人的气质。对于石虎来说,吸引他的不仅仅是梁郡主的美貌,更是她那种不食人间烟火高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