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尔虞我诈
    ,!

    石鉴和老三跟随慕容儁和慕容恪进了大帐,慕容儁对两个侍从挥挥手,说道:“退下。  ”

    “是!”

    “二殿下斥退左右,就不怕我的随从行刺你?”石鉴似笑非笑的先坐了下来,对慕容儁说道。

    慕容儁不慌不忙的给自己倒了杯酒,又给石鉴倒一杯酒,说道:“有我四弟在,怕是你的随从不管用。”

    慕容儁说完,抬起头,看了一样石鉴,笑了笑,放下酒壶,坐在了石鉴的对面。

    老三听到慕容儁这么说,不由得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慕容恪。这慕容恪最多也就十五六岁,脸上还有一丝稚气,眼神之中却充满杀意。

    高手照面,一个眼神就能明白,老三暗暗倒吸一口气,眼前的这个小子,绝对不是个一般的高手。

    “宁王殿下,这是我们辽东的酒,试一试。”慕容儁显然注意到了老三的表情,端起酒杯,朝石鉴打了个招呼,然后一饮而尽。

    石鉴没有喝,表情平淡的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慕容氏二兄弟。

    “怎么?宁王是喝不惯我们辽东的烈酒还是怕我在这酒里下毒?”慕容儁笑着放下酒杯,看着石鉴。

    “我既然敢来,还怕你下毒不成?”石鉴端起酒杯,也一饮而尽。

    “酒也喝过了,宁王殿下也该亮亮真招了吧?”慕容儁镇定的看着石鉴。

    石鉴莞尔一笑,说道:“以二殿下的聪明才智,岂会不知我的来意?你不是等着我先找你吗?”

    慕容儁微微皱眉,随后淡淡笑着说:“看来宁王早有准备,一路上还派人监视着我们的行动。”

    慕容恪也听明白了石鉴刚刚的话,之前他看到的神秘人,就是石鉴派来的,他与慕容儁的对话,都被听到了,心中不免有一些愤怒。

    老三一直盯着慕容恪的一举一动,见他眼神微变,右手慢慢的握在了腰间的刀柄上。

    “结交朋友,自然要多作一些了解,二殿下莫怪。”石鉴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再次饮尽。

    “你的这位随从,似乎有些紧张啊。”慕容儁拎起酒壶,看了一眼老三。

    石鉴转过头,看了一眼老三,使了一个眼色,老三默默的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但眼睛依旧死死盯着慕容恪。

    “你我心知肚明今日我的来意,就看二殿下如何决断。”石鉴回过头,看着慕容儁说道。

    慕容儁放下酒壶,问道:“宁王为何认定我鲜卑愿意帮你。”

    “除非鲜卑人甘心永远待在辽东那苦寒之地。”

    “哦?难不成你就认定我们鲜卑人靠自己来不了中原?”

    “中原若是你们唾手可得,你现在为何会坐在这里与我说话?”石鉴看了一眼慕容儁,又说道:“恐怕单单一个石瞻,就让你们无法安生吧?”

    慕容儁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很快又恢复平静,一口饮尽杯中之酒,问道:“不知宁王殿下能给出什么样的条件让我父皇满意?”

    石鉴刚想开口,慕容儁又问:“就算你说把邺城也给我们鲜卑,谁又能知道宁王殿下你是不是在空口说白话呢?”

    “你若想入主中原,除了与我合作,难不成还有更好的选择?若是有,怕是你我根本不会在此碰面吧?”

    “宁王伶牙俐齿,心思过人,为何至今在朝中毫无建树?我倒是有些好奇。”

    “树大招风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

    慕容儁笑了笑,说道:“就算树大招风,也不至于向你这样做一棵草吧?若是我鲜卑兵助你,你有何把握可以趁势夺位?”

    “看来你还是小看本王。”

    石鉴说完,抬起右手,伸出食指,身后的老三会意,从腰间拿出一个木哨,用力一吹,便塞回了腰间。

    “这是何意?”慕容儁疑惑的问道。

    石鉴微微一下,没有说话,很快,慕容恪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低声喊道:“二哥……”

    慕容恪还没说完,大帐之外一片打斗之声,慕容恪抽出身后的两把短刀,刚想冲出去,慕容儁阴沉着脸,看着石鉴,伸手拦住慕容恪,不慌不忙的说道:“站着别动,宁王是想给咱们开开眼。”

    慕容儁话音刚落,外面的打斗声已经停止,只听到一片惨叫呻吟之声,慕容儁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

    忽然,大帐外走进了四个烟衣人,个个身负长刀,目光如炬,站在了石鉴身后。

    “宁王的手下果然都是万中无一的高手,佩服!”慕容儁居然轻轻鼓掌称赞。

    石鉴的脸上有着一丝得意的笑容,说道:“现在你该知道,我是做了准备的吧?”

    慕容儁站了起来,看着石鉴身后的几个人,说道:“你手里有这样的高手,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只不过就凭这么几个人,你想控制整个皇宫?据我所知,石虎的侍卫统领麾下有近万人,你这点人怕是少了点。”

    “野火可以燎原,一根绣花针扎在肉里,也许要不了命,但是绝对可以让人寝食难安,得看你怎么利用手里的力量。”石鉴依旧一副自信的模样。

    “那说说你给的条件吧。”慕容儁从大帐内拿出一张羊皮地图,扔到了石鉴面前。

    石鉴拿过地图,摊在桌上,仔细一看,地图上画的地域,东起辽东蛮荒之地,西至西域诸国,北及狼居胥山,南跨两河。

    “鲜卑人的野心还真不小啊。”石鉴看完地图,冷笑一声。

    “何意见得?”慕容儁皱着眉头问道。

    “四海九州,皆在你这张地图之上,难不成你们鲜卑图谋的不仅仅中原之地,还要整个天下不成?”石鉴盯着慕容儁。

    慕容儁笑了笑,重新坐在了石鉴的对面,反问道:“宁王殿下要的,难道仅仅是赵国的皇位吗?”

    石鉴和慕容儁四目相对,片刻之后,两人哈哈大笑,石鉴说道:“既然如此,今夜就谈到这里,来日方长,想必你们到了邺城也会逗留一段时间,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协商。”

    “也好,今日幸会!”

    “告辞!”

    石鉴站起身,对慕容儁抱拳示意。

    “不送!”慕容儁站起身,微笑着答道。

    石鉴转身走出大帐,五个死士跟在身后,也走了出去。

    “二哥……”

    慕容恪见石鉴等人已经走出大帐,刚刚开口,慕容儁立马抬起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过了一会儿,慕容儁走出大帐,石鉴等人已经策马扬鞭而去,夜幕之中只隐约听得到他们的马蹄之声。

    慕容恪也跟了出来,看到侍从们一个个狼狈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又责骂道:“十几个人打不过人家几个人!一群废物!”

    “行了四弟,这不能完全怪他们,石鉴那五个手下,个个都是绝顶高手,这些侍从不过是普通的侍卫,怎么比得过那几个人。”慕容儁制止了慕容恪对侍从们的责骂。

    “都起来!”慕容恪眉好气的呵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