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殿外讥讽
    ,!

    慕容儁看了众人一眼,然后转身回了大帐,慕容恪连忙跟着进去,问道:“二哥,今日为何不与石鉴谈妥条件?”

    慕容儁坐在那,闭着眼,沉默了许久,缓缓开口说道:“石鉴此人,心思缜密而又极具野心,辞锋柔中带刚,句句犀利,这个人,怕是要搅的赵国天翻地覆。  ”

    “可是他今日带过来的,也就五个人而已,就凭这几个人,能掀起什么大的风浪?”慕容恪有些不明白,一个小小的石鉴为何会让慕容儁心存忌惮。

    “凡事不要只看表面,石鉴既然下了这样的决心,还敢主动找上我们,必定是有所准备,我们所了解到的,不过是管中窥豹而已。”

    “那二哥要将此事禀报父皇吗?石鉴既然狼子野心,咱们就没必要与他合作了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石鉴想夺取赵国的帝位,那咱们就来个趁火打劫。”

    “那石鉴也不是傻子,他能看不出咱们鲜卑人的意图?”

    慕容儁笑了笑,说道:“我和石鉴都知道对方都真实目的,但是都敢赌这一把,你知道这是为何吗?”

    “为何?”慕容恪瞪大眼睛问道。

    “因为他会提防着我们,而我们也别有用心,说到底,只是利益驱使的短暂结盟。”慕容儁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慕容恪站在一边,说道:“我明白了,石鉴是一头狡猾的狼,随时会想咬死我们。”

    “你明白就好。”慕容儁放下酒杯,又说道:“但是只有狼才会捕杀羊群,而狗只会保护羊群,你必须时刻警惕这只狼的所有意图。”

    “二哥深谋远虑,小弟佩服。”

    “行了,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就到邺城。”慕容儁的眼中闪烁着一丝阴冷。

    石鉴等人出了慕容儁大帐的时候,已过亥时,邺城城门已关,众人进不了城,只能留宿在城外一处秘密之所。

    “殿下,床铺已经收拾好,您暂且休息一下,明日一早再进城。”老三低声说道。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想不到我堂堂一个亲王,居然进不了城!”

    “巡防营的刘荣是庆王的人,怕是难以拉拢。”

    “刘荣这个人贪财胆小,无非是受制与老九,只要想办法,还是有机会拉拢过来的,就算拉拢不了他,也必须在巡防营中安插我们的人。”

    “殿下说的极是。”老三等人默默点头。

    “今日以你们几个所见,慕容儁身边那个小子身手如何?”石鉴转过身,看着老三等人问道。

    其中一个烟衣人说道:“回禀殿下,我等几人并未看到那小子出手,只是见了一面,不太清楚,三哥一直跟在您身后,他应该看的比我们清楚。”

    石鉴问老三:“说说看。”

    “据属下观察,慕容儁身边的那个小子,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体格健硕,两眼充满杀意,双手粗糙,必定习武已久。而且当属下吹完木哨之后,属下刚刚听到外面兄弟几个的动静,他也听到了,如此警觉若非高手,难以做到。”

    “你的意思是他的本事至少与你差不多?”石鉴有些惊讶的问道。

    “属下以为,我们兄弟八人,若论单打独斗,未必有人是他的对手。”老三说着,默默的低下了头。

    “慕容儁带着这么厉害的人来邺城,绝对不会只为了送上降表,一定有所图谋,明日他们一进城,你们就要开始暗中监视他们。鲜卑人的一举一动,本王都要了如指掌。”石鉴对众人吩咐道。

    “属下明白。”

    “你们退下吧。”石鉴朝老三等人挥挥手,自己走进了一间屋子,老三等人则是几个人挤在另外一间屋子里。

    天刚蒙蒙亮,石鉴就进了城,老三等人也换上百姓的衣服,混在人群之中,并未引起巡防营的注意。

    未到卯时,石瞻父子二人便进宫,在大殿外等候上朝,两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文武大臣都在等候了。

    “西华侯。”高尚之在人群中看到了石瞻,先和他打了个招呼。

    “丞相大人。”石瞻恭敬的行了一个礼,然后对高尚之说道:“这是犬子。”

    高尚之捋着胡子,笑着说道:“令郎是名满京城的少年,老夫早已认识。”

    “丞相大人过奖了,晚辈哪有什么名声?”石闵识趣的主动向高尚之作揖。

    高尚之对石瞻说道:“闵公子相貌不凡,气宇轩昂,放眼整个朝堂,哪家的公子能有西华侯你的儿子这般出色?这孩子和你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石瞻谢谢丞相大人的夸赞。”石瞻客气的回礼。

    “今日你过来,是为了鲜卑人送降表一事吧?”高尚之问道。

    石瞻点点头,正准备说话,张豹走上前问候道:“西华侯,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张大人,今日看你红光满面,莫不是有什么喜事?”石瞻客气的拱手打了个招呼。

    “新年第一天上朝,总要精神一点,喜事嘛,倒也没有,呵呵呵呵。”张豹笑了笑。

    “张大人,你就不要客气了,我听说陛下已经下旨提拔你为礼部尚书了,这难道不是喜事吗?”高尚之眯着眼睛看着张豹问道。

    张豹正准备开口,石瞻先说道:“如此那真是要恭喜张大人了。”

    “哪里哪里。”张豹摇摇手,忽然说道:“你看,燕王殿下来了。”

    高尚之和石瞻顺着张豹手指的方向望去,石世一身华服,一边和朝中大臣打招呼,一边走了过来。

    “二皇兄。”石瞻恭敬的对石世行了一个礼。

    “参见燕王殿下。”石闵也很识趣的对石世拱手作揖。

    “五弟不必多礼,今日把小闵也带来了,是父皇的意思吧?”石世客气的问道。

    “正是,昨日陛下派人来告知,所以今天就把他带来了。”

    “这孩子有勇有谋,不愧是将门虎子,将来为赵国开疆拓土,就看你父子二人了。”

    “那是肯定的,五皇兄战功卓著,这么多年东征西讨未尝一败,整个中原和漠北,谁人不知五皇兄的威名?”石遵远远的朝众人走了过来。

    高尚之和张豹象征性的行了个礼,石闵则是恭敬的行礼问候:“庆王殿下。”

    石遵抬抬手,有些得意的看着石世,问候道:“二哥今日气色不错,想必被父皇禁足那几天窝在府里不好受吧?看到二哥今日的风采,我就放心了。”

    石世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说道:“父皇明察秋毫,卧龙山上的事情到底是谁干的,早晚会查个水落石出。”

    “那是肯定的,若不是二皇兄所为,父皇肯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石遵的眼中充满了挑衅之意。

    石瞻见两人打着嘴仗,实在不愿意掺和,便拉着石闵站到了一边,高尚之也假装和其他人打招呼走开了。

    “庆王殿下,过不了几日您就得回李城了,这几日有空去下关府上坐坐,下官也好给殿下践行。”张豹客客气气的对石遵说道。

    石遵看了一眼张豹,说道:“谢谢张大人的美意,本王可当不起。”

    “张大人可得好好请客,这马上要任职礼部尚书,怎可不庆贺庆贺?既然请了庆王殿下,那我尤某讨杯酒喝,张大人总不会不舍得吧?”兵部尤鉴也凑了上来,帮石遵说话。

    张豹正要回话,大殿外传来了6安的声音:“陛下驾到~”

    众人闻声,立马列队站好。

    “今日你们都来的挺早啊,刚刚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石虎走过来说道。

    “回禀父皇,儿臣等人正在说鲜卑人的事情呢。”石遵先说道。

    “原来是说这个,对了,不是安排你去接待鲜卑人吗?怎么还过来这边?”石虎一边往大殿里走一边问道。

    “回父皇的话,辰时他们才到,仪仗已经在城门口等着了,儿臣一会儿就去,今日开朝第一天,儿臣先来听受父皇教诲。”石遵恭恭敬敬的跟在石虎身后说道。

    “你做事说话,越来越有分寸,没枉费朕对你的一片期待。”石虎看了一眼石遵,满意的点了点头。

    “承蒙父皇教诲,儿臣铭记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