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年后开朝
    ,!

    “小闵,多日不见,你小子也不知道来宫里给朕请安。??  ”石虎看到石闵,一脸笑容。

    石闵连忙走上前,搀扶着石虎,说道:“陛下可冤枉我了,前些日子我进宫两趟,陛下都在休息,我岂敢打扰?不信您问6安。”

    “哦?是真的吗?”石虎回头问旁边的6安。

    6安连忙回答:“回禀陛下,是这么回事。”

    “原来是朕错怪你了。”石虎笑道,又问石闵:“这些日子你都在做什么?今日看你把这身雁翎甲都穿起来了,不错!挺精神!”

    “回禀陛下,这些日子孙儿一直在军营里跟随父亲学习呢。”

    石虎看了看走在石闵身边的石瞻,还没说话,石瞻先说道:“陛下安好?”

    “朕好的很,你别气死朕就好了!”石虎显然还有些怒气。

    “儿臣不敢……”石瞻悻悻的答道。

    石虎瞥了一眼石瞻,问道:“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托陛下的福,已经没什么大碍,快好了!”

    石虎没再说什么,众人都已进入大殿,石虎整理了一下衣服,一步一步的登上了龙位。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大臣一齐下跪磕头喊道。

    “平身吧。”石虎抬抬手。

    “谢陛下!”众人谢恩,然后起身依次站好。

    “去年与鲜卑人打了一仗,西华侯不负朕望,打败了鲜卑人,现在鲜卑人把降表送来了,你们说说看,鲜卑人这是真投降了还是假投降?”

    “父皇,五皇兄这次全歼了独孤南信六万大军,鲜卑人元气大伤,必定是不敢再来入侵我赵国。这次鲜卑的慕容皝派了他的两个儿子来,想必是为了向父皇表示诚意,所以儿臣认为,鲜卑人应该是真心投降的。”石遵先站出来说道。

    “陛下,微臣以为庆王殿下言之有理,鲜卑地处辽东苦寒之地,本就不甚开化,所以一时脑热犯陛下天威,现在被西华侯给教训一番,应该是醒悟了。”尤坚也站出来支持石遵。

    “陛下,微臣觉得,鲜卑人不会是真的投降。”张豹站出来说道。

    石虎皱着眉头问道:“这是为何?”

    “鲜卑确实地处辽东苦寒之地,但也正因为如此,鲜卑人个个性格剽悍,孔武有力,绝对不会轻易低头,去年西华侯确实重创了独孤南信,但是臣以为,鲜卑人这次的降表,只是暂时的委屈求全,他日一旦时机成熟,必定卷土重来。”张豹郑郑有词的说道。

    “父皇,儿臣认为张大人的话完全是危言耸听,鲜卑人总共才那么点人,雪狼谷一战几乎杀尽他们的精锐,现在的鲜卑哪还有胆子打其他主意?”石遵立马反击道。

    石虎看着下面各执己见,一时也定下不主意,便问石世:“老二,你怎么看?”

    “回禀父皇,儿臣支持张大人的看法,鲜卑人不可不防。”石世站出来拱手说道。

    石虎看了一眼石世,又问站在人群中一言不的石瞻,说道:“瞻儿,说说看你有什么想法?”

    石瞻一脸严肃的从队列中走了出来,说道:“父皇,儿臣认为,要向鲜卑人对赵国甘心臣服,现在还是不可能的。”

    “这是为什么?”石虎对石瞻与众不同的回答显然有些感兴趣。

    “鲜卑人是东胡的后代,曾长期被匈奴人压迫奴役,当年匈奴强盛的时候,都未曾收服鲜卑人,相反的,鲜卑人倒数次出兵攻打匈奴,所以现在单凭区区一场战役,就判定鲜卑人是不是真心投降,恐怕言之过早。不过去年雪狼谷一战,确实伤了鲜卑人的元气,最近几年,鲜卑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

    “你说的很有道理,鲜卑人狼子野心,就算现在是诚心乞和,将来说不定也会如张豹所说,卷土重来,但是既然慕容皝派他的儿子过来,这说明慕容皝还是有些诚意的。话说回来,能把慕容皝逼的派他儿子过来议和,你功不可没。”石虎满意的看着石瞻说道。

    “谢父皇夸奖。”石瞻拱手行礼,然后站回了队列中。

    石遵有些不悦的看了看石瞻,说道:“五皇兄真知灼见,令人佩服。”

    石瞻看了一眼石遵,没作出任何回应。

    “老九,你去做你的事情吧,这里没你的事情了。”石虎见俩人有些不对付,便催石遵离开。

    “是,父皇。”石遵拱手行礼,瞥了一眼石瞻,然后拂袖走出了大殿。

    “行了,鲜卑人的事情先放一放,来,说说看,今日都有何本奏?”石虎看着台下众人问道。

    “启禀陛下,臣有本奏。”刘远志站了出来,说道:“臣奉旨查卧龙山行刺贵妃娘娘一案,现在已经有些眉目。”

    “哦?什么眉目?”石虎来了兴趣。

    “陛下可还记得,案后文副统领与庆王殿下声称刺客被人劫走,属下查到劫走刺客的烟衣人,半月前曾经出现在邺城,还与西华侯的公子交过手。”刘远志说着,看了看石闵。

    石虎立马问道:“小闵,还有这样的事情?为何不早些告诉朕?”

    石闵站了出来,说道:“回禀陛下,确实有这样的事情,但是那只是猜测,并无证据证明那几个烟衣人就是卧龙山上劫走刺客的神秘人。原本孙儿是打算将此事禀报陛下,无奈那时候陛下在蕙兰宫静养,孙儿不宜打扰,就没见到您,此事当时生在深夜,巡防营的刘统领也看到了。”

    “刘远志,你接着说,还查到了什么?”石虎朝石闵挥挥手,示意他站回去。

    “臣判定这些烟衣人肯定藏身在邺城,于是派人秘密探访,却一无所获,臣便又去了一趟卧龙山,终于得到了一些消息。”

    刘远志说到这里,高尚之的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告诉他,刘远志已经查到了一丝线索。

    “什么消息?你快点说!”石虎有些不耐烦的说到。

    “娘娘去卧龙山的前几天,曾经有一个人给道观里一百两银子,说要送家里一个人在道观修道一段时间,但是刺杀之事过去之后,那人连同送进道观的人便一起神秘失踪了,至今杳无音讯。臣后来回家后想想,觉得此事有些蹊跷,第二天又去了一趟卧龙山,没想到臣赶到的时候,乾生观里已经鸡犬不留,没有一个活口。”

    “什么?天子脚下还有这种事!查出来是谁干的没有!”石虎有些震怒。

    “回禀陛下,暂时没有,臣正在抓紧时间。”刘远志低着头说到。

    “朕再给你二十天时间,务必查出是谁干的!”

    “是……”

    皇宫之外,石遵已经到了,等了一会儿,便问谭渊的人:“鲜卑人怎么还没来?不是说好了卯时吗?”

    “回禀殿下,刚刚属下已经去看过了,巡防营方才已经在城外随鲜卑人一起进城了,估计马上就到。”

    忽然,一阵马蹄声传了过来,石遵闻声望去,刘荣的巡防营与鲜卑慕容儁列成两个马队,朝宫门口走了过来。

    “殿下,他们来了。”谭渊指了指对石遵说到。

    石遵理了理衣服,朝他们走去。

    “吁~”刘荣远远的就勒马停下,对石遵恭敬的行礼,说道:“启禀殿下,末将奉命接鲜卑使者进城,鲜卑使者一行十八人均已到了。”

    石遵挥挥手,刘荣和巡防营的人立马站开,慕容儁和慕容恪以及其他鲜卑人都纷纷下马,慕容氏兄弟俩走了出来。

    “在下赵国庆王石遵,奉我父皇之命,在此恭候诸位鲜卑使者。”石遵先打了个手势,与慕容儁等人打招呼。

    “原来是庆王殿下,久闻大名,在下鲜卑慕容儁,这是舍弟慕容恪。”慕容儁也客气的回礼。

    “慕容儁?慕容恪?不好意思,本王没听过你们。”石遵的眼神有些冷漠。

    慕容恪看了一眼他的兄长,只见慕容儁笑着回答:“庆王殿下人中龙凤,怎会知道我们鲜卑那蛮荒之地?没听过也是正常。”

    石遵原本是打算羞辱一下慕容儁,以此激怒他,没想到慕容儁这么沉得住气,甚至没有一丝丝的震怒。

    慕容恪见兄长没有作,也只能忍着,因为他答应了慕容儁,一切言行,都必须经过他的同意。

    “慕容公子,既然是送降表,那么进宫之前还请诸位把随身所有的兵刃都交出来,一会儿出宫的时候,自会还给你们。”石遵指了指慕容儁等人的腰间的佩刀。

    “入乡随俗,既然这样,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慕容儁随手便将自己的佩剑递上,脸上没有一丝的愤怒与不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