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命中注定
    ,!

    话音刚落,意外情况就生了。 那匹烈马从未让人骑在它的背上,石遵这一举动,惹怒了它,连蹦带跳极不安分,想将石遵甩下马背。

    石遵不敢大意,一手紧紧抓着马缰绳,一手抓着鬃毛,两腿紧紧夹着马肚子,生怕摔下。一旁围观的大臣们和石虎都看着心惊胆战,唯独石瞻父子和慕容氏两兄弟脸色平静,似乎知道结果一般。

    果然被慕容恪说中,石遵在马背上没熬过几个回合,便被摔在地上,几个侍卫连忙上去扶起石瞻,免得他被马蹄践踏。

    “该死的畜生!”石遵忿忿的骂道。

    慕容儁笑着说道:“庆王殿下,刚刚我四弟已经提醒过你了,这匹马烈的很。”

    石遵狠狠的瞪了慕容儁一眼,有些狼狈的推开那几个侍卫,之前帮他拿着衣服的太监连忙将石遵的袍子递上。

    石虎看着石遵,略有不满的叹了口气,挥挥手让他退一边去,这时候,石勇自告奋勇道:“陛下,卑职愿意一试!”

    “石勇,你来!你若能驯服此马,朕给你加官晋爵!”石虎对石勇充满了期待。

    石虎虽然迟暮,但是多年战场厮杀的经验告诉他,这确实是一匹难得的好马,他石虎作为一国之君,手下若无能人降服此马,此不是颜面尽失?石虎此时更在意的,是他的面子问题,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鲜卑人的计谋。

    石勇解下腰间佩刀,脱下铠甲,交给了手下的侍卫。

    只见石勇面色凝重,忽然双拳紧握,大喊一声“哈”!然后朝着那匹马冲了过去。

    或许这匹马当真是通人性,知道石勇朝他跑来,丝毫不避讳,撩起马蹄,也朝着石勇冲了过去。

    “陛下,咱们再往后避一避吧。”6安见场面有些紧张,不由得在石虎身边小声说道。

    “走开走开,避什么避?”石虎不耐烦的推开6安,眼睛死死的盯着石勇和那匹马。

    眼看着石勇和马就要撞到一起,只见石勇身体一侧,躲开那匹马,顺势一个漂亮的翻身,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上。

    “好!”石虎口中默念,双手紧紧揪着衣袖,期待奇迹生。

    石勇不愧是禁军侍卫统领,在马上坚持了好几个回合,也没被摔下马,大概所有人都以为如此便尘埃落定,唯独慕容氏两兄弟和石瞻父子俩,依旧面不改色。

    慕容恪偷偷看了一眼石瞻父子,恰好石闵也转过头,两人目光相对,慕容恪的眼神冷若利剑,石闵丝毫没有避讳,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后继续看石勇的表现。

    石勇紧紧夹着马肚子,满脸都是汗,无奈胯下的马依旧既不安分,忽然,只见它两个前蹄抬起,仰天一声嘶鸣,石勇终究力竭,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哎!”石虎失望了拍了一下大腿,没想到石勇还是没能替赵国挽回面子。

    慕容儁的脸上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得意,对石虎说道:“陛下,要不再找其他人试试?这匹马实在太烈,却又是难得一见的好马,不瞒您说,我们鲜卑无人能降服此马。”

    石虎捏了了太阳穴,忽然看到站在人群中的石瞻父子,这才想起了自己还有杀手锏没有使出来,便对石瞻喊道:“瞻儿,你去!”

    石瞻轻轻推了一下石闵,低声说道:“现在你可以上了。”

    石闵心领意会,站了出来,说道:“陛下,这等小事不用父亲出手,让我来。”

    “父皇,儿臣有伤在身,由小闵出手,足矣。”石瞻朝石虎行礼说道。

    石虎郑重的看着石闵,点点头,说道:“去吧!别让朕失望!”

    石闵点点头,走了出去。

    “慕容公子,这匹马折腾了半天,你要不要喂点粮草再由我出手?免得一会儿被我降服,你们心里不服气。”石闵转过头看了一眼慕容儁,笑着说道。

    “公子不必担心,这匹马马力极佳,你尽管使出全力。”慕容儁显然对石闵的身手并不是那么看好,虽然他知道以慕容恪的武艺,还不足以打败石闵,但是在慕容儁的眼里,石闵的本事也就比慕容恪略高一点而已。

    石闵此时离着那匹马足有五十步远,他不慌不忙,既没有像石遵那样摩拳擦掌,也没有像石勇那样大喝一声,只是握着拳,一步一步的朝那匹马走去。

    几乎所有的人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明白石闵为何还没有什么动作,唯独慕容恪和石瞻面色凝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石闵的一举一动。

    只有极少数人看得出,石闵此时每迈出一步,都有着强大的气场,步履稳扎,呼吸深沉。

    “你们看那匹马!居然往后退了一步!”人群中忽然有一个人大声喊了起来。

    原本已经坐在椅子上的石虎,闻言立马站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只见石闵已经走到那匹马跟前,伸出手要抓那马缰绳,那匹马居然真的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石勇揉着自己的手腕,站在石虎旁边,自言自语道:“真乃霸王再世!”

    “什么意思?”石虎皱着眉头问嘀嘀咕咕的石勇。

    石勇连忙回答:“陛下您看,此马通体朱红,无半根杂色,毛体光亮,膘肥身健,绝对是世间罕见的好马,都说良马通灵性,此马见到属下和庆王暴烈无比,唯独见到闵公子,却似乎有了臣服畏惧之意,传闻当年楚霸王项羽降服那乌骓马时,也是如此情形!这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啊!”

    石虎捋着胡子点点头,似乎觉得石勇的话很有道理,继续盯着石闵。

    石闵伸出手时那匹马只是往后躲开,并没有像刚刚那样飞奔,石闵微微一笑,很快向前跨出一步,再次出手,稳稳抓住了马缰绳,两腿蹬地,翻身上了马背。

    “驾!”石闵用力拍了一下马屁股,两腿一夹,那匹马前蹄腾空,再次一声嘶鸣,然后绕着空地跑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石闵在马背上,这匹马没有作什么反抗,马蹄声声,石闵骑在马背上,顿时感觉如风驰电掣一般。

    “好马!”石闵兴奋的大声喊道。

    “陛下!闵公子成功了!”石勇也有些激动的对石虎说道。

    石虎终于松了口气,石闵到底没有辜负他的期待,替赵国挽回了面子。

    慕容恪面如死灰,看着骑在马背上的石闵,心中十分不甘心。慕容儁尽管内心一万个不相信石闵能如此轻易的降服这样一匹烈马,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强颜欢笑的对石虎说道:“陛下,今日我等大开眼界,想不到赵国卧虎藏龙,不知这位小将军是何人?”

    “这是朕最疼爱的孙子!西华侯的儿子!”石虎自豪的说道。

    慕容儁闻言,转过头对石瞻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真是虎父无犬子,西华侯教子有方,您有个这么厉害的儿子,真是让人佩服!”

    石瞻礼貌性的回答:“慕容公子客气了,石某不才,犬子降服此马只是侥幸而已,倒是令弟的身手,让人深感佩服。”

    慕容儁微微皱眉,立马笑着问道:“舍弟并未降服此马,西华侯如何看得出舍弟身手有过人之处?”

    石瞻看这慕容儁说道:“慕容公子就不要客气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令弟仅凭双臂之力就能按住这匹烈马,虽然没有降服,但是今日在场的这么多人,除了本侯和犬子,怕是无人能做到吧?如此神力,以他十五六岁的小小年纪,已是极为罕见,所以公子你就不必谦虚了。”

    “看不出来慕容皝的儿子都这么厉害,一个有勇有谋,一个万夫莫敌,今日朕才算开了眼界了。”石虎听完石瞻的话,不由得心中对慕容氏两兄弟警惕起来。

    慕容儁听出了石虎话中的杀机,说道:“陛下过奖了,我这个弟弟就是一身蛮力,却有些低能,脾气暴躁,算不得一个正常人。”

    石虎冷哼一声,没有再搭理慕容儁,对骑在马背上的石闵喊道:“小闵,下来吧!到朕这里来!”

    石闵听到石虎喊他,连忙勒马停下,见石虎正在朝他招手,便跳下马,牵着走了过来,对石虎跪地说道:“陛下,孙儿没辜负您的期望,顺利降服此马!”

    石虎走上前,将石闵扶起来,说道:“年少有为!果然是好样的!”

    “这是托陛下的福,所以这么顺利!鲜卑人降服不了的马,咱们赵国人可以!”石闵说着,略有不屑的看了一眼慕容氏两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