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君臣父子
    ,!

    慕容恪听到这话,恨不得立马杀了石闵,却被慕容儁暗中抓住了手,慕容儁低声说道:“别乱动!忍着。?  ”

    慕容恪咬牙切齿,被慕容儁拉到身后,只见慕容儁微笑着对石虎和石闵说道:“这次来到赵国,能够见到圣明的君主和神勇的闵公子,那我中原之行也算没有什么遗憾了!”

    “那个什么?朕问你,这匹马有没有名字?”石虎指着慕容儁问道。

    “还没有!”慕容儁低着头回答。

    “陛下是要给这匹马起名字吗?”石闵有些激动的问道。

    石虎点点头,说道:“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石闵摇摇手,推却道:“不不不,还是陛下您来起这个名字比较好!”

    石虎捏着胡子,思索片刻,口中默默念叨:“通体朱红,身形矫若游龙……”

    石虎想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道:“就叫朱龙马!小闵你觉得怎么样?”

    石闵一听,拍掌喊道:“朱龙马!好名字!此马确实威武不凡,配得上!陛下英明!”

    石虎心中自然也是十分开心,对石闵说道:“从今日起,朕将这朱龙马赐给你了!以后这匹马就是你的坐骑,将来你征战沙场,不要忘了朕对你的一番期待!”

    “陛下,此话当真?这匹马真的赐给我了?”石闵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

    “君无戏言!既然你能降服它,那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你才是它真正的主人!”

    “石闵叩谢陛下恩典!”石闵说着,给石虎跪下磕了一个头。

    “行了!起来吧!”石虎抬抬手,然后对石瞻说道:“朕把这匹马赐给小闵,你不会眼红吧?”

    石瞻笑了笑,说道:“不会不会,他将来注定是要为陛下南征北战的,赐给他也算是物尽其用。”

    石虎对这父子俩甚是满意,然后抬头看了看天,说道:“时候不早了,今日就到这里吧,老九,把他们都安排到驿馆去。”

    石虎又指了指慕容氏俩兄弟,对石遵吩咐。

    “儿臣领旨!”石遵走上前对石虎低头说道。

    石虎点点头,转身离去,忽然又对石瞻说道:“瞻儿,你随朕来。”

    石瞻点点头,对石闵说道:“你先回军营。”

    “是!”石闵默默点头。

    石虎离去后,众大臣纷纷向石闵庆贺夸赞,弄得石闵有些不好意思。唯独慕容恪在人群中,依旧直勾勾的盯着石闵,心中一万个不服气。

    “走了!”慕容儁轻轻推了一下慕容恪。

    慕容恪点点头,跟在慕容儁身后离开了。

    石瞻跟着石虎到了宏光阁,石虎挥挥手,屏退左右,6安等人乖乖的走了出去,把宏光阁的大门也给关上了。

    “陛下,您这是……”石瞻有些疑惑的看着石虎。

    石虎伸出手,打断了石瞻的话,说道:“坐下说。”

    石瞻有些尴尬的说道:“身上的伤还没好,儿臣还是不坐了吧。”

    石虎已经坐下,抬头看了石瞻一眼,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就你我父子二人,朕要跟你说些真心话,不可愿意与朕推心置腹?”

    石瞻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石虎看到石瞻愣,问道:“朕的话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父皇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石瞻连忙回答。

    “朕诸子之中,论文韬武略,论才能,唯你屈一指,只可惜你不是朕的亲生儿子,也不是太祖皇帝的血脉,瞻儿,你可知道朕的意思?”石虎异常的温和,看着石瞻问道。

    石瞻深深吸了口气,点点头:“儿臣明白,儿臣自知也不是那块料,所以父皇不必迁就我的想法。”

    石虎摇摇手,说道:“朕知道你无心争储位,但是话还是要跟你说在前面,你的功绩和才能,朕都看在眼里,虽然不能传位于你,但是朕可保你和你的子孙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算是对你的补偿。”

    石瞻微微皱眉,说道:“父皇您若是有什么指示,就尽管说吧,儿臣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石虎忽然起身站了起来,缓缓说道:“近来朕病了一阵子,虽然这些日子调理的好了不少,但是岁月不饶人,朕心知时日无多,立储之事始终没有确定下来。”

    “父皇不要这么悲观,您龙体……”

    “你先听朕说完!”石虎又打断了石瞻的话,继续说道:“现在老九和老二两个人已经为了储位争了起来,其实朕都知道,朕担心的是将来传位于其中一个,必定引起另外一个的极大不满,若是这样,说不定会引起赵国内部的纷争,势必让周围的匈奴和鲜卑有了可乘之机,你可明白?”

    “儿臣明白!”石瞻点点头回答。

    “所以今日朕叫你过来,只想要你一个承诺。”石虎走到石瞻面前,郑重的看着他说道。

    “什么承诺?”石瞻似乎有些猜到了石虎的意思。

    “将来不管朕传位给谁,你都必须坚决拥护他,替赵国保住中原之地。”石虎右手拍在石瞻的肩上,眼神充满了信任。

    “这个……”

    “你放心,朕会留一道圣旨给你,西华侯的爵位可世代继承,保你荣华,如何?”石瞻的脸上破天荒的出现了期待的表情。

    石瞻犹豫了半天,终于默默的点了点头,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当面拒绝石虎的话。

    见石瞻点头,石虎心中松了口气,笑着拍了拍石瞻,然后坐回了位置上。

    “不知父皇有没有考虑好立谁为太子?”石瞻小声问道。

    石虎刚刚坐下,叹了口气,说道:“尚未决定,不瞒你说,一时之间朕难以决断。”

    “立储事关国之根本,父皇要尽快做出决定。儿臣虽然常年不在朝中,但偶尔也能听到一些风言风语,早日定下继位之人,也好安定人心。”石瞻谨慎的说道。

    “关于立储一事,朕想听听你的看法。”

    石瞻皱了皱眉,缓缓说道:“儿臣不敢妄言,此事还是父皇决断比较好。”

    “你大胆的说,朕赦你无罪,今日你我跨出这道门,朕就当你什么都没有说过,如何?”石虎眼神坚定的看着石瞻,向他保证。

    “说实话,儿臣对政事知之不多,立储一事实在不敢妄言,但是有一点儿臣可以肯定的说,相比之下,立庆王,不如立燕王。”

    “哦?这是为何?庆王有勇有谋,只是性子急躁了一些。”石虎想了片刻,又说道:“至于老二嘛,性格软弱,天性善良,但是缺乏君王改有的果断。”

    “庆王确实有勇有谋,但是也有些心术不正,儿臣觉得就此一点,不适合做君王。中原现在太需要休养生息了,庆王不懂得民间疾苦,若是继位,他必定按照自己的性子去做事,横征暴敛是避免不了的,长此以往,必引起天下民愤,那陛下与太祖皇帝创下的基业,很有可能毁于一旦,所以儿臣斗胆请陛下慎重考虑!”

    “你的意思朕明白了!”石虎咬咬牙,默默的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