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受困驿馆
    ,!

    文苍说完,转过身对手下的人大声吩咐道:“所有人都给我听清楚了!把驿馆围严实了!一只老鼠都不准跑出去!”

    “是!”所有人异口同声大声喊道。?

    “我们先回去!”慕容儁冷着脸对慕容恪说道。

    慕容恪十分不情愿的站在原地,慕容儁转过身,再次喊道:“跟我回去!”

    “四殿下,咱们先回去吧!”那个侍从走上前拉慕容恪。

    慕容恪看着慕容儁严肃而又冷漠的脸,知道他已经异常愤怒,不敢再犟,只能乖乖的跟着慕容儁回到了驿馆里。

    慕容儁一言不的坐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侍从们一个个站在旁边不敢说话,生怕慕容儁火,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从未见过慕容儁的神情这样严肃。

    “你们先下去。”慕容恪对众人吩咐道。

    众人不敢多嘴,纷纷走了出去。

    慕容恪也是心中的怒火无处泄,一掌将面前的桌案劈开,桌案上的饭菜撒了一地。

    慕容儁抬头瞥了慕容恪一眼,冷冷的说道:“看来石虎是想把我们软禁在这里!”

    “那咱们怎么办?”慕容恪听到慕容儁说话,连忙问道。

    慕容儁摇摇头,说道:“暂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整个驿馆被围的水泄不通,回龙城暂时就别指望了。”

    “总不能一直窝在这破地方吧?大不了我们杀出去!”慕容恪说着,抽出了腰间的刀。

    “把刀收起来!”慕容儁瞪了他一眼,说道:“外面几十个禁军,你能冲得出去?就算你能冲出驿站,外面还有巡防营,邺城之外还有石瞻手下的几万大军,咱们能往哪跑?”

    “那总得想个办法啊!”慕容恪无奈的收回刀,在屋里走来走去,说道:“石虎把我们软禁在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这一定不是石虎的主意,赵国把我们软禁在这里,就是为了要挟父皇,让鲜卑不敢打赵国的主意!”慕容儁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到底是哪个混蛋出的主意!要是让我抓到,非杀了他!”慕容恪忿忿的骂道。

    “现在纠结是谁给石虎出的主意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得想办法和外面取得联系,找机会从这里悄悄脱身。”

    “和谁取得联系?咱们现在算是身在龙潭虎穴,父皇也救不了我们。”

    慕容儁摆摆手,镇定的说道:“龙潭虎穴不至于,我们暂时不会又性命之忧,石虎打的主意,无非是用我们两个压制鲜卑,好让他腾出手解决匈奴人的问题,所以只有我们俩活着,石虎的计划才奏效。”

    “那我们该怎么办?二哥你快想个办法啊!”慕容恪在一旁催促道。

    慕容儁沉思了片刻,咬咬牙,说道:“我在邺城安插了几个细作,今夜子时过后,你找机会脱身,去联系这几个人,派一个人火回昌黎向父皇禀报此事。至于如何脱身,我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只能让剩下的人等候通知。”

    “好!”慕容恪郑重的点点头。

    “我写封手书,你务必将这个转交给一个叫做虎头的细作,让他带此手书回昌黎。”

    “我明白!”

    慕容儁立马转身走到里间,研磨铺纸,执笔手书写道:父皇亲鉴,儿臣奉命出使赵国,现与四弟受困于邺城,无法脱身。羯赵虎狼之心,必意欲用我兄弟二人要挟父皇,以此逼迫鲜卑不敢入关。儿臣与四弟暂无性命之忧,父皇母后毋需担心,我等自会尽力周旋,想办法脱身。现在当务之急,乃是与晋国取得联系,建立同盟,对羯赵形成包夹之势。此外,匈奴虽与鲜卑宿仇,但眼下时局艰难,儿臣恳请父皇抛弃旧怨,联络匈奴,结成联盟。此次出使赵国,一路所见,略有所得,雪狼谷之战我鲜卑虽败于羯赵之手,但以儿臣所见,羯赵实则为一个绣花枕头,看似坐拥中原,其实民不聊生,兵员不足,粮草不济,无力同时面对匈奴与鲜卑的两面攻势,所以羯赵暂时根本没有能力征战辽东,定会趁机休养生息,无暇顾及他事……

    慕容儁洋洋洒洒写了足足有三张纸,看的慕容恪眼都花了,于是在一旁问道:“二哥,你写的什么?为何要写这么多?”

    慕容儁刚好写完,拿起那几张纸,边看边回答:“此次我们不知道要被困在这里多久,这里面有我写的几条计策,关乎我们鲜卑存亡,所以还是要写详细了,但愿父皇能多多斟酌,否则鲜卑早晚会被羯赵吞并。”

    慕容儁说完,将几张纸折起来塞入一个竹筒之中,递给了慕容恪,说道:“你将这个收好,千万不可遗失,等夜深了再想办法出去,联络的地方和方式我稍后会告诉你。”

    “小弟明白!”慕容恪点点头,接过了那个装有书信的竹筒。

    慕容儁看看窗外,冷风拂过已有一丝春暖,孤零零的枝头隐约有了点点绿意,春天即将来临,而在慕容儁的心中,鲜卑与羯赵已经进入漫长的寒冬,他忽然猛的一拳砸在墙上,冷冷的说道:“从此鲜卑与羯赵不共戴天!”

    话说石闵得了那匹朱龙马之后,喜悦异常,直接骑着马直奔军营。朱龙马似乎已经认了主人,不再那样暴烈,任由石闵指挥。

    “你们快看那匹马!”大营门口的一个守卫远远看的驰马飞奔过来的石闵,只是距离太远,没人看得清骑马的是谁,只看得到艳阳之下,一匹朱红色的骏马在飞奔,身姿矫健,度异常的快。

    门口的守卫不清楚状况,以为有人闯营,连忙纷纷持长枪一致对外,朝着石闵和朱龙马。

    石闵远远看到了大营门口守卫们的动作,笑着大声喊道:“别紧张,是我!”

    有人隐约听出了是石闵的声音,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终于认出了石闵身上的雁翎甲,连忙对其他人喊道:“收起来收起来,是少将军。”

    “什么?怎么是少将军?”其他人疑惑的问道。

    “不信你们看!看清楚!那不是少将军的雁翎甲吗?快看快看,这么近总该看清楚了吧?”那人一边指着石闵一边说道。

    “快放下快放下!真的是少将军!”终于其他人也认了出来,连忙叫大伙儿收起兵器。

    “吁~”石闵勒马停住,骑在马上,笑着问道:“怎么了?我换了匹马,兄弟们就认不出我了?”

    “少将军!这匹马是哪来的?您今天早上走的时候骑的可不是这匹马啊。”其中一个人问道。

    “这是鲜卑人进贡给陛下的宝马,被我降服,陛下就赐给我了,如何?这马是不是与众不同?”石闵跳下马,对其他人说道。

    “真是一匹好马啊!”其中一个人仔细的看了半天,伸手想去摸一下。

    “别动!”石闵见状,连忙喊道。

    那匹马当真灵性,别人碰不得,就在那人要摸到那匹马的时候那匹马忽然很不安分的一声嘶鸣,把其他人吓了一跳。

    “这马怎么还不让人摸了?”那人嘟哝道。

    “这匹马脾气暴烈,得和它相处时间久了才行,不过说实话,确实是一匹难得一见的好马,可堪比当年赤兔。”

    “这么厉害!”众人哗然。

    “行了,不跟你们说了,我先去校场,大将军晚些时候就会回来,你们在此好好守营。”石闵对众人说完,牵着马往营内走。

    石闵刚走进军营,身后传来了一阵喧哗:“站住!你是什么人?居然擅闯军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