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相府偶遇
    ,!

    石世脸色顿时有些不悦,毕竟这梁郡主现在已经成了他心中的一道坎。? ?? 石世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近日不知陛下可曾和梁郡主说过立储一事?”

    “郡主告诉过本王,这段时间父皇都未曾提及立储一事。”

    张豹默默点头,说道:“这就有些奇怪了,自从上次陛下问了下官和高丞相两人之后,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父皇这么多年都一直没立太子,想必也不会仓促定下人选。”

    “此事就怕夜长梦多,拖的时间越长,变数越大,既然陛下不急,那咱们就要想办法催催陛下了。”

    “怎么催?”石世问道。

    “今日殿下去趟丞相府,让他明日在朝堂上向陛下进言,要陛下立储。”

    “找高尚之?这是为何?”

    “殿下有所不知,高尚之在所有人眼里都是糊涂蛋,就是因为这样,他既不支持殿下您,也不支持庆王,不会让陛下觉得反感,只要他一开口,下官与其他支持殿下的同僚就立马向陛下进言,要求立储,如此一来,陛下也不会觉得是殿下您策划的这一切,所有的事情都会显得很理所当然。”

    “你这话说的有道理,就按你说的办!本王一会儿就去趟丞相府,至于其他人,则由你负责联络,就说是本王的意思。”

    “下官明白,请殿下放心。”

    石世点点头,转身便离开了。

    “没想到今日殿下居然大白天亲自来了我的丞相府,真是有些意外。”高尚之一边走一边对石鉴说道。

    石鉴笑了笑,说道:“反正本王去哪里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大白天光明正大的进你府邸,反而不会有人怀疑。”

    “殿下心思缜密,聪慧过人,这样确实不会招来什么麻烦。”高尚之笑着捋捋胡子。

    忽然,一个人跑了过来,正是老三。

    “生什么事了?这么慌慌张张?”高尚之问道。

    “大人,殿下,有些意外情况,驿馆被禁军封锁了。”

    “什么!”石鉴和高尚之异口同声的喊道。

    石鉴和高尚之完全没有料到会生这样的事情,所以觉得很是意外。

    “什么时候的事情?散朝后庆王不是还送慕容儁他们回的驿馆吗?怎么突然被封了?”高尚之连忙问道。

    “等等!刚刚你说驿馆被谁封了?”石鉴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问道。

    “就刚刚,被禁军副统领文苍带人封了。”

    “你确定是禁军不是巡防营?”石鉴再次问道。

    “属下确定就是禁军,巡防营的衣服装束我认得。现在驿馆内所有人都不准进出,属下观察了一会儿,并没有人被抓起来,鲜卑人应该只是被困在里面。”

    “这明显是老东西临时下的命令,只是封锁了驿馆,却没有把人抓起来,看来他这是要把慕容氏两兄弟软禁在邺城。”石鉴不慌不忙的说道。

    “散朝之后,陛下单独留了石瞻谈话,这会不会是石瞻出的主意?”

    “你猜的也是本王所想,以老东西的行事,应该不会想到这一点,确实像是老五的手笔,这一招够狠的。”石鉴眉头紧锁。

    高尚之点点头,沉思了片额,说道:“殿下说的不错,将慕容氏两兄弟软禁在邺城,基本就是压制了鲜卑。看来石瞻非常清楚,以赵国现在的人力财力物力,抵抗外侵还勉强凑活,要想劳师远征根本就不可能。慕容氏两兄弟只要在邺城一天,鲜卑就不敢轻举妄动,赵国就可以趁机休养生息,只需要关注一下匈奴人的动静就好,晋国一向偏安,想必不会主动北伐。”

    “丞相大人说的一点没错!所以本王才觉得这个主意应该是石鉴出的,他这个人,做事情向来考虑的很周全,一旦出手,也绝对不回给对方留机会。”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鲜卑人被困,咱们与他们的合作还怎么谈下去?”

    “此事先不着急,本王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决断,等等再说,看看下一步宫里或者鲜卑人有什么动作。”

    高尚之默默点头,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老三你先退下,你们几个轮流继续盯着驿馆,有什么动静立马来报。”石鉴对一旁的老三吩咐道。

    “属下遵命!”老三说完,又快离开了。

    就在此时,丞相府的驿馆下人忽然跑来禀报说:“大人,燕王殿下来了。”

    “什么?燕王殿下?他来做什么?”高尚之显然对石世的突然到访感到惊讶。

    “奴才不是很清楚,燕王殿下并没有说明来由。”

    “燕王与我素来没有太多瓜葛,只是平素见面打个招呼,今日无缘无故跑到我这里,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高尚之对石鉴说道。

    “他既然来了,大人就去见一见,看他想做什么。”石鉴笑了一笑。

    “燕王人在哪里?”高尚之问那下人。

    “燕王殿下正在前厅等候,命奴才前来寻您。”

    “行了,你先去告诉燕王殿下,我马上就到。”

    “是……”

    “殿下要不先到后堂避一避?免得燕王看到,届时心生怀疑。”高尚之问道。

    石鉴摆摆手,说道:“本王随你一起去。”

    “这是为何?”高尚之有些想不明白。

    石鉴转过身,看着高尚之,说道:“外面还有张豹的人在监视,今天张豹肯定会知道本王来了你的丞相府,那老二也会知道,他都来了,我明明在你的府上却刻意不出现,岂不是告诉人家本王心里有鬼?”

    高尚之恍然大悟,说道:“殿下思虑周全,老臣自叹不如,那咱们就一起去?”

    “前面带路!”石鉴伸手示意。

    高尚之走在石鉴的左前方,然后问道:“那燕王若是问起殿下为何在这里,咱们该如何解释?”

    “这个简单,随口编个瞎话就可以,你放心,本王自有分寸。”

    “那就听殿下的。”高尚之见石鉴这样说,便也不再多问,他完全相信石鉴随机应变的能力。

    两人绕过后院,很快来到了前厅,石世正坐在那喝茶。

    “不知燕王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高尚之前脚还未跨进大门,便连声喊道。

    石世抬起头,刚想回话,见石鉴也在,不免有些诧异,便说道:“丞相大人客气了,没想到三弟也在,本王只是路过,顺便进来拜访一下丞相大人。”

    “见过二皇兄!”石鉴恭恭敬敬的朝石世行了一个礼。

    “三弟不必多礼。”石世抬抬手,又问道:“你一向在你那宁王府过太平日子,今日怎么会来了丞相大人这里?”

    石鉴假装有些尴尬的回答:“二皇兄这是在取笑小弟了,这不是整日在府里没事,今日到丞相大人这里讨杯茶喝嘛?小弟素闻丞相大人精通茶道,所以前来讨教一二,刚好遇到二皇兄你来了。”

    “原来是这样,为兄还一直不知道你也好茶,这马上春茶就要上了,既然你喜欢,到时候为兄让人给你送点好茶到你府上。”

    “无功不受禄,二皇兄盛情小弟心领了。”石鉴连忙道谢,然后又对高尚之说道:“丞相大人,今日承蒙招待,多有打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