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燕王嘱托
    ,!

    “宁王殿下说的哪里话?俗话说千金易得知音难求,难得殿下与老臣都喜爱茶艺,那以后我们多交流交流。 ”高尚之也很聪明,配合着石鉴圆场。

    “这是必然的。”石鉴笑着回答,又看了一眼石世,再次作揖:“二皇兄,小弟就先告退了,不打扰你与丞相大人议事,改日必定去燕王府拜会皇兄!”

    石世微笑着点点头,高尚之对石鉴说道:“殿下慢走,恕老臣不远送。”

    石鉴冲两人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了前厅。

    高尚之见石鉴走远,便立马换了一副嘴脸,极为恭敬的对石世问道:“殿下今日光临寒舍,不知有何指教?”

    石世客气的对高尚之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路过附近,顺道过来看看丞相大人而已。”

    “老臣惶恐,难为殿下心中还记挂老臣,真是感念万分。”高尚之眼神真诚,找不出一丝漏洞,然后又说道:“殿下,快请坐!”

    “大人请!”石世也很懂礼。

    “来人!把茶换了!”高尚之对门外喊道。

    一个下人连忙走了过来,想要把桌上的茶杯收掉,高尚之忽然又指责道:“燕王殿下是一般的贵客吗?平时怎么跟你们说的?居然就上这种茶,真是让本官丢脸!”

    那个下人被高尚之训斥的大气都不敢喘,石世在一旁说道:“无妨无妨,丞相大人客气了,本王也不是爱拘礼之人。”

    高尚之不好意思的笑道:“让燕王殿下见笑了,今日殿下登门,不知有什么指教?”

    “哪有什么指教,本王只是路过来看看大人。”石世笑了笑,又问道:“本王记得丞相大人在太祖皇帝在位时就已经是朝中重臣,这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大人已经如不老青松一般,位极人臣,真是令人倾佩!”

    高尚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殿下就不要取笑老臣了,老臣这些年能够一直混迹朝堂,全因为老臣处处低调,不与人争,不与人斗,更不管闲事,倒也落个轻松。”

    “丞相大人真是八面玲珑,本王可就做不到大人这般洒脱了。”

    “哦?这是为何?殿下深受陛下宠爱,朝中有那么多同僚支持殿下,为何反而苦恼呢?”

    “大人精明过人,难得看不出眼下朝局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暗涌?”

    高尚之睁大眼睛,微微皱眉,小声问道:“殿下说的是什么事?”

    石世顿时觉得自己像是在对牛弹琴,但凡有点脑子的人斗看得出现在满朝文武都分好派系,要皇帝立储,这高尚之却看不出?

    石世尴尬的笑了笑,又问道:“依大人之见,眼下朝中大臣们议论最多的是什么事?”

    高尚之想了一下,回答:“立储!”

    “大人真知灼见,一语中的!”石世总算把话题引到了这个话题上,他真的有些怀疑这高尚之是不是老糊涂了,脑子不太好使。

    “殿下莫不是为了立储一事烦恼?”高尚之问道。

    “立谁为太子,本王并不在意,只是此事还当尽早让父皇决定下来。立储事关江山社稷,不可大意,秦二世而亡,与始皇帝没有及早定下继位人有莫大关联。所以丞相大人,你说本王能不为这件忧心忡忡?”

    “殿下心系天下,实在是百姓之福,可是这陛下迟迟不做出决定,咱们做臣子的,干着急也没用啊。”

    “年前听闻父皇与你和张豹张大人提及过此事,不知大人可还记得?”

    高尚之眯着眼,捏着胡须想了好一会儿,说道:“对!对!是有这么回事!当时陛下确实问过下官和张豹张大人。”

    “那不知道丞相大人是怎么说的呢?”石世看了一眼高尚之,然后随手端起手边刚刚送来的茶。

    “当时老臣也没表态,说实话,为觉得陛下诸子都挺好的,尤其是燕王殿下您!民心归附,德威并重。”

    “既然丞相大人这么夸赞本王,那为何不为本王效力,偏偏要选择做个局外人?”石世放下茶杯,盯着高尚之问道。

    高尚之有些愣了,急忙掩饰道:“这个……老臣散漫惯了,到了这把年纪,蒙陛下恩典,做了这么多年的丞相,早就没什么其他追求了,所以……”

    高尚之尴尬的笑了笑,看了一眼石世,石世问道:“所以什么?”

    “所以老臣只想做个闲人,安心度过余生足矣。”高尚之说着,偷偷瞄了一眼石世。

    石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高尚之,没做出任何反应,高尚之又连忙说道:“不过殿下放心,下官心里向着您,也绝对不会帮庆王殿下,若是殿下有事需要下官帮忙,只要不让下官卷入任何纷争,下官定不推辞。”

    “有丞相大人这句话就好!”石世终于笑了笑,接着说道:“眼下还真有一件事要劳烦丞相大人。”

    高尚之心中岂会不知道石世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于是假装意外的问道:“额……不知殿下说的是什么事情?下官怕不一定能替殿下办成哪。”

    石世笑着摇摇手,说道:“丞相大人尽管放心,这件事只有大人您能办得成,本王岂会让大人办出您能力范围的事情?”

    “只有我能办得成?殿下您就别说笑了,老臣哪有什么能耐?”高尚之笑着推却,看了看石世,却现石世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本王像是在跟你说笑吗?”石世微微皱眉,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那……殿下说说看是什么事?老臣尽力而为。”

    “明日早朝,还请大人奏请父皇立储,言明早日立储的重要性,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如此小事,大人该不会推脱吧?”

    “就这样?”高尚之假装没有明白石世的意思。

    “对!就这样!”石世笑了笑,问道:“大人,这样总不会为难你吧?”

    “不为难不为难,殿下刚刚吓了老臣一跳,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殿下放心,明日不就是在陛下面前提一句立储之事嘛?老臣答应殿下便是。”

    高尚之的爽快让石世有些出乎意料,他原本以为高尚之会推脱,或者问他为何不让其他人进言,结果高尚之既没有推脱也没有多问,满口答应了此事。

    “那就有劳丞相大人了!”石世心中虽然对高尚之的反应有些惊讶,但还是表现的比较淡定。

    高尚之笑着摇摇手,说道:“殿下客气了!难得殿下看得起老臣,若再推脱,岂不是不识抬举了。”

    石世站起身,对高尚之拱手行了半礼,说道:“既然这样,那本王也就不打扰了丞相大人了,明日早朝见。”

    “殿下这么快就要走啊?再坐会儿喝喝茶嘛。”高尚之连忙站起身挽留。

    石世笑了笑:“本王还是比较喜欢喝酒,茶嘛,丞相大人若不嫌弃,等新茶上了,本王派人给大人也送点过来。”

    高尚之一听到石世要给他送新茶,笑的牙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连声道谢:“那就要给殿下添麻烦了,嘿嘿。”

    石世看了一眼高尚之,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殿下慢走!”高尚之笑的都忘了送送石世。

    见石世离开了丞相府,高尚之看着石世的车马,阴沉着脸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自作聪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