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谋反之罪
    ,!

    军营里,一大群人正围在一起,看着王冲吃饭。?

    “好家伙,少将军,您从哪领回来的这个人?太能吃了!比咱们三个兄弟吃的都多!”张沐风凑到石闵身边说道。

    石闵笑了笑,说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要是敞开了肚子吃,也能吃这么多。”

    “不会吧?”张沐风显然不相信石闵说的话。

    “别急,等他吃完,你与他比试比试。”

    “和他比试?比试什么?”张沐风问道。

    “他说他三个时辰不到能赶一百二十里路,你信不信?”石闵转过头问道。

    “什么?三个时辰赶一百二十里路?我不信!”张沐风想都没想,直接摇头。

    “我也不信,所以才让你和他比试比试,半个时辰,看看他能不能追上你。”石闵说着,拍了拍张沐风。

    “卑职明白了,少将军您就等着看吧!”张沐风认真的点点头。

    张沐风刚刚说完,王冲也放下了碗筷,大喊一声:“痛快!”

    “吃完了?”石闵笑着问道。

    “吃完了!谢谢将军!”王冲站起身正准备行礼,见周围站着很多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将军,他们都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没事没事,他们只是过来看看新来的。”石闵朝王冲招招手,然后说道:“刚好有件事派你和这位兄弟去办。”

    “行!”王冲满口答应。

    “今日早上我进宫骑的马,回来的时候没有骑回来,你跟他去走一趟,到皇宫门口把我的马牵回来。”

    “诶!不过将军,我不认识皇宫在哪里,这位兄弟认识吧?”王冲指着张沐风问道。

    “你放心,我认得路,你跟上我就好了。”张沐风有些鄙夷的看着土不啦叽的王冲。

    王冲大大咧咧的笑着说道:“你认识就好,行,我跟着你去。”

    “不过只有半个时辰多点的时间了,你们要及早赶回来,否则过了城门关闭的时间,你们可就出不来了!”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走吧!”王冲朝张沐风招手说道。

    “那你赶紧跟上吧!”张沐风说完,拔腿就跑,王冲还没反应过来,连忙对石闵打了个招呼,说道:“将军,那我先去了!”

    石闵点点头,王冲立马追着张沐风的跑了。

    这时候,王世成走了过来,看着王冲的背影,问道:“这不是前日咱们在邯郸附近遇到的那小子吗?这么快就来了?”

    石闵看着王冲的背影,问王世成:“他说今天早上从邯郸附近赶过来,三个时辰不到跑了一百二十里路,三叔您信吗?”

    “除非他是一匹马,否则哪有那么快?这小子指不定和你吹牛呢!”王世成显然也不相信有人能跑这么快。

    “我算了一下,从这里到皇宫骑马最快得半个时辰不到的样子,他若是真能半个时辰来回,我就信了他的话。”

    “还是你小子聪明,不过张沐风能这么快赶回来?”王世成问道。

    “私下问过他了,他说可能来不及,咱们等等看吧。”石闵微微一笑,然后转过身,问道:“三叔,父亲回来了吗?”

    “早就回来了,在校场上呢!让我来喊你过去,差点给忘了。”王世成说着,连忙拉着石闵就走。

    “糟糕!今日的操练!”石闵这才想起来今日还没去校场带那些流民操练,连忙跑了过去。

    石闵赶到校场的时候,石瞻正站着看李昌带众人操练,石闵放慢脚步,走道石瞻身边,低声喊道:“父亲!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是不是以为今日降服了那匹马就很厉害了?让你操练新兵也不用管了?”石瞻严厉的责问道。

    “孩儿失职,请父亲责罚!”石闵自知有错,不敢申辩。

    石瞻看了他一眼,问道:“做什么去了?”

    “前日在邯郸附近遇到了鲜卑人,昨日告诉过您的,他们当时在欺辱一个年轻人,我和三叔救了他,当时看他身手还不错,便给他留了一块牌子,让他料理好他母亲的后事来投军,没想到今天就到了,他告诉我,三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他从邯郸附近赶到这里,大概走了一百二十里路,我觉得有些夸张,就派张沐风去试试他了。”

    石瞻一听,也来了兴趣,问道:“三个时辰赶一百二十里路,呵呵,有点意思,你怎么试他的?”

    “今日早上进宫,去的时候骑的那匹马,回来的时候我忘记牵回来了,刚好让张沐风带着他跑过去把马牵回来,不过是半个时辰以内就得赶回来。”

    “半个时辰?骑马到那一趟来回都快半个时辰,他怎么可能来得及?”石瞻问道。

    “所以我才这样试探他,如果半个时辰左右能赶回来,说明他确实有些本事。”

    石瞻点点头,没有再责怪石闵,对他说道:“你来看看这些人的操练如何?”

    石闵看着这一千多个流民,在李昌的指导下练的虎虎生风,相当不错,石闵忍不住夸赞道:“二叔真是厉害,才一天时间,这些人已经练的有模有样了!”

    “你就不要给你二叔贴金了,这些人都有些底子,到底是你三叔挑选过的,比一般人好带,明天起不要误了正事,否则我定要军法处置!”石瞻严肃的看了石闵一眼。

    “是!孩儿明白!”石闵认真的点点头。

    “将军!”

    石闵和石瞻回过头,原来是秦怀山。

    “先生,你怎么来了?”石瞻问道。

    “近日我将军中粮草马匹兵器人员等全部做了详细统计,数目都在这里,将军有时间看一下。”秦怀山说着,递了一张纸给石瞻。

    石瞻接过纸,塞入怀中,说道:“天色已晚,回大帐再看。”

    秦怀山默默点头,指着正在操练的众人问道:“这些人就是前几日公子和王将军招回来的新兵?”

    “不错,先生您觉得他们怎么样?”石闵笑着问道。

    秦怀山捋捋胡子,边看边点头,说道:“这些将士很有士气,看得出情绪高涨,所以每每出手都稳健有力,老夫虽然不懂武艺,但也看得出这些人绝不是一般的庄稼汉。”

    “先生真是好眼力!这些人确实是我和三叔千挑万选招来的,为的就是减少军中开支,提高战斗力。”

    “对了,将军,前些日子联络的以粮草换马匹兵器一事,已经有些眉目了,不过我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石瞻看了一眼秦怀山,说道:“先生请说!”

    “咱们这样私下以粮草交易马匹铁器,若是被人知道,完全可以告将军您意图谋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石闵一听,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秦怀山的这几句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当时计划这一切的时候,压根儿没往这方面想。

    石瞻沉默了片刻,点点头,说道:“先生说的有理,我也大意了,没往这方面想,交易之事没有其他人知道吧?”

    “没有,我只是找人打听了匈奴人那边有良马,马贩子并不知道是谁要。”

    “那就好,暂时不交易,粮草我们先留着,反正这些人暂时都不上战场,等时机成熟,我再跟陛下禀报此事。”石瞻严肃的吩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