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计划失败
    ,!

    “父亲,孩儿考虑不周,险些酿成大祸,请父亲责罚!”石闵自知差点害了众人,连忙向石瞻请罪。??

    “罢了,此事我也没做过多考虑,不能全怪你,这次多亏了先生提醒。”

    “将军过奖了,既然老夫现在在这军营里,那和所有人都是一起的,老夫岂能不为大家着想?”

    “走吧!咱们去大营门口,看看你带来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在吹牛。”石瞻看了一眼石闵说道。

    “是!”石闵拱手回答。

    “哪个人?”秦怀山疑惑的问道。

    “先生,咱们边走边说吧!”石闵笑着对秦怀山说道。

    “将军,公子,请!”秦怀山伸手示意。

    “先生请!”石瞻点头示意。

    三个人不慌不忙的一路走到了大营门口,一路上石闵向秦怀山详细说明了关于王冲的情况,秦怀山似乎也不太相信王冲说的话,于是坚持要在大营门口等着,看看到底这个王冲是什么样的人。

    “大将军!少将军!”门口的守卫见石瞻和石闵等人过来,连忙行礼打招呼。

    石闵抬抬手,问道:“刚刚张沐风和下午那个年轻人出去多久了?”

    “好像快半个时辰了吧?”那个守卫挠挠头回答。

    石闵点点头,对石瞻和秦怀山说道:“好像是快半个时辰了,咱们就在这里等等看吧。”

    石瞻和秦怀山相视一笑,同时点点头。

    石闵也耐心的等着,慢慢的走到了大营外,眼睛死死盯着邺城方向,认真听着远处是否有马蹄声传来。

    众人等了片刻,远处夜幕之中果然传来了马蹄声和一个人吆喝的声音:“快跑!”

    “是王冲!”石闵又惊又喜的转过身对石瞻和秦怀山喊道。

    石瞻和秦怀山一听,非常吃惊,居然真的有人可以跑这么快!连忙走上前,朝着邺城方向望去,终于,不远处隐隐约约出现了两个身影。

    石闵等人原本以为张沐风会骑着马,而王冲会跟着后面跑回来,结果等王冲跑到近处,众人才看清楚,王冲居然牵着马徒步奔跑回来,而张沐风压根儿不在马上。

    “将军!我回来了!应该没过半个时辰吧?”王冲一脸轻松,微微有些喘气,笑着对石闵说道。

    石闵很吃惊的看了一眼王冲,半个时辰跑这么远的路,居然都不喘大气,实在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石瞻和秦怀山也很是吃惊,不由得盯着王冲看了看。

    王冲被他们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不由自主往马旁边靠着。

    “时间差不多,和你一起去的那个兄弟呢?”石闵连忙问道。

    “应该快到了吧?我也不太清楚,我们到了皇宫门口后,他把马交给我,我牵着就跑回来了,我没注意他。”王冲憨笑着挠挠头回答到。

    就在这时,门口一个守卫喊道:“张沐风好像回来了!”

    石瞻等人抬头望去,果然有一个人影穿过夜幕,直奔大营门口来了。

    石闵往前走了几步,张沐风也跑到了石闵跟前,往下腰喘了两口气,站起身对石闵说道:“少将军!这……这小子跑起来……简直比狼都快!”

    “你平时不是挺能跑吗?这次怎么输了?”石闵打趣的问道。

    张沐风摇摇手,说道:“这小子简直不是人,卑职实在跑不过他!”

    “你怎么不骑马回来?干嘛要跑回来?”石闵问王冲。

    王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将军,你这马不行,跑的太慢,还不如我跑的快,所以我就牵着它跑回来了。”

    众人闻言,都“哈哈”大笑起来,搞得王冲有些莫名其妙。

    石闵看了一眼石瞻,石瞻朝他微微点头,于是石闵拍了一下王冲说道:“从今日起,你就可以留在这里了!明天一早,校场练兵!”

    “谢谢将军!”王冲兴奋的对石闵行礼。

    石闵对身边一个守卫吩咐道:“把马牵下去。”

    “是!”

    石闵又对张沐风吩咐道:“张沐风,你带王冲下去吧,去领一套衣服给他换上,顺便给他说说军营里的规矩!”

    “卑职遵命!”

    “跟我走吧!”张沐风拍了一下王冲说道。

    王冲笑着朝众人点头打招呼,然后跟着张沐风离开了。

    “将军,我看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哪。”秦怀山对着王冲的背影感叹道。

    石瞻点点头,对石闵说道:“此人能又这么好的体力实在是罕见,不知道他力气如何?”

    石闵回答:“那天我碰到他,见他单手就把慕容儁的一个侍从给扔出去了,若不是慕容恪出手,那些人估计不一定能拿下王冲。”

    石瞻点点头,转过身往回走,石闵和秦怀山也跟了上去,石瞻忽然说道:“说道慕容恪,这个少年也不简单,看年纪也就十五六岁,力大无比而且武艺高强,他日若是战场上遇到他,你一定不能大意!”

    “父亲放心!孩儿已经与他交过一次手,他输了!”石闵略有得意的说道。

    “你们什么时候交过手?”石瞻吃了一惊。

    “就在救王冲的时候,不过准确的说那也不能算是交手,仅仅一招而已。”

    “只一招你怎么就确定他已经输了?”石瞻看了一眼石闵问道。

    石闵笑了笑:“当时那一招,我看得出他已经用了全力,而我才不过用了六七分力,尚且震伤他的手掌,更何况我出全力呢?”

    石瞻语气凝重的说道:“不要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人外有人山外有山,马有失蹄人有失手,战场上任何一次大意都有可能改变结果,尤其是作为统帅!你给我牢牢记住!”

    石闵听出了石瞻的意思,也明白自己近来似乎一切都过于顺利,刚刚石瞻那几句话,瞬间把飘飘然的石闵一下打在了地上。

    “谨记父亲教诲。”石闵终究低下头认错。

    “明日起,操练的时候不准再穿雁翎甲。”石瞻再次命令道。

    “是……”石闵默默点头。

    宵禁之后,白天热闹繁华的邺城终于安静下来,只是驿馆周围,却依旧围着一群人,而这些人,正是禁军副统领文苍的属下。

    按照文苍的安排,这八十多个人分三个时间段,不分昼夜轮流围着驿馆,每四个时辰换一波,为的就是不让一个鲜卑人溜出去。

    慕容儁和慕容恪坐在屋里,没有亮灯盏,整个驿馆笼罩在烟暗之中,只有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

    “现在什么时辰了?”慕容儁问道。

    “子时已过,快丑时了,还有两个多时辰天亮。”烟暗中传来了慕容恪的声音。

    “交代的地点和接头方式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去吧,一切小心!”

    “二哥放心!”慕容恪说着,站了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慕容儁起身,也走了出去。

    慕容恪走到已过角落,轻轻一跃,便爬上了丈许高的墙头,然后回头朝慕容儁点点头。

    慕容儁郑重的看着慕容恪,也点头示意。只见慕容恪趴在墙头上刚刚抬起头,忽然一支冷箭射在了慕容恪身边的墙头上,慕容恪本能反应,一个翻身跳回了院子里。

    慕容儁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情况,外面响起了文苍的声音:“四殿下真是好身手!不过我劝你不要白费心思,免得我或者我的手下失手射伤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