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朝堂议事
    ,!

    “王八蛋!”慕容恪狠狠的骂道。

    “怎么回事?”慕容儁低声问道。

    “根据那支箭刚刚射出的方向判断,驿馆周围除了有人围着之外,这高墙外的屋顶上还有他们的弓箭手,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出去!”慕容恪此时恨不得将文苍碎尸万段。

    “真是天要绝我慕容儁!”慕容儁叹息道。

    “二哥,接下来该怎么办?现在连我也没有办法逃出去,那更加没有办法把你写的这些消息传出去了。”

    “既然这样,咱们先回屋里吧,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要冷静,总会有办法的!”慕容儁临危不乱,对慕容恪安慰道。

    慕容恪此时恨得牙痒痒,但是整个驿馆已经被围的如同铁桶一般,不仅仅是他,就连一向足智多谋的慕容儁也无可奈何。

    石鉴正坐在那闭着眼,听老三汇报白天石世去丞相府的目的,石鉴边听边笑了起来。

    “老二还真是想得出来,让丞相大人在朝堂上进言立储。”石世泯了一口茶,又问道:“丞相大人答应了吧?”

    老三点点头,说道:“丞相大人并未推辞,一口就答应了。”

    “告诉丞相大人,本王知道这件事了。”

    “是!”

    “驿馆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暂时没有,禁军把驿馆围的如同铁桶一般,不分昼夜,轮流值岗,一只老鼠都跑不出来,不过鲜卑人倒也安分,并没有什么举动。”

    “鲜卑人的安分是暂时的,他们早晚会有动作,慕容儁可不是那种会等死的人。”石鉴站起身,对老三又吩咐道:“退下吧,驿馆那边继续监视。”

    “是!属下告退!”

    第二天一早,朝堂之上,石世时不时的看着高尚之,等待他向石虎进言。

    高尚之自然懂得石世老看他的意思,假装不记得,始终没有开口提,石世甚至开始怀疑高尚之是故意耍他了。

    “还有没有事情?没事就退朝。”石虎拍了拍龙椅,准备起身。

    石世死死盯着高尚之,终于,高尚之往外走了一步,缓缓开口说道:“陛下,老臣有事启奏。”

    “丞相,你有什么事情?说吧!”石虎瞥了高尚之一眼,心想,这老头平时说什么都是吞吞吐吐,今天怎么积极起来了。

    “老臣以为,陛下大寿将至,应该趁着这盛事,尽早把立储之事定下来,这样一来,陛下的江山必定千秋万载。”

    “这件事朕自会考虑,你不必操心。”石虎挥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陛下!臣也以为,立储事关国家社稷,当尽早定下来,一来稳定民心,二来可早些让太子跟着陛下学习如何治理天下。”一个支持石世的御史也站了出来。

    石世心中总算松了口气,高尚之这老家伙还好没有出纰漏。

    石虎刚想开口说道,张豹也站了出来,说道:“陛下,立储是国家的头等大事,储位人选当慎而又慎,始皇帝横扫六国建立不朽之大业,然二世即亡,何也?就是因为没有及早定好即位之人,让佞臣赵高有了可乘之机,傀儡胡亥做了皇帝。所以陛下,尽早定下太子人选,对江山社稷百益而无一害,请陛下三思!”

    石遵和尤坚等人没想到燕王的人突然来这么一出,尤坚和几个支持石遵的大臣一时不知所措,纷纷瞄了一眼石遵。

    石遵皱着眉头,显然一时间难以抉择,对众人暗暗使眼色,让他们也附议。

    朝堂之上立马所有人都跟着奏请立储,石虎原本已经准备退朝,忽然之间满朝文武集体跪下奏请立储,一时间竟然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立储兹事体大,岂能草率?朕要好好思量!”石虎对众人打马虎眼。

    “陛下圣明,正是因为立储是国之根本,所以才应该慎重及时的考虑!”张豹又说道。

    “年前你们都曾上书,要朕立储,现在又一起当面让朕立储,来来来!你们倒是跟朕说说!立谁比较好!”石虎吹胡子瞪眼的问道。

    众人被石虎这样一问,立马有些蔫了,有些话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似乎还是需要一些勇气的。石遵立马对尤坚等人使眼色,暗示他们开口。

    尤坚点点头,然后站了出来,对石虎行礼说道:“启禀陛下,臣以为眼下遍地烽火,北有匈奴鲜卑,南有晋国,我们赵国虽立足中原,实际上四面受敌,储位继承人必须有勇有谋,至少应该有陛下当年的几分神勇,如此才能使赵国更加强盛。”

    石虎瞥了一眼石遵,又问尤坚:“那你觉得何人有这样的能耐啊?”

    “微臣认为,陛下诸子之中,当属庆王殿下军功最高。庆王殿下替陛下征战多年,文韬武略皆非常出色,所以臣认为立储非庆王殿下不可。”

    石遵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这尤坚平时看起来笨嘴笨舌,没想到关键时刻说的头头是道,有条有理。

    “陛下!臣有不同的看法!”张豹当仁不让,替石世出头。

    “你说!什么看法!”

    石虎其实对这些大臣今日的表现心知肚明,也知道他们会支持谁,只是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庆王殿下确实战功卓著,但是尤大人,咱们这是在找太子,不是军队统帅,若论行军打仗,陛下诸子之中当属西华候第一!试问满朝文武,有谁人敢说自己在领兵方面能与西华候比肩?”张豹唇枪舌剑,矛头直指尤坚石遵。

    尤坚也毫不客气的回道:“张大人你这是断章取义!西华候自然战功卓著无人可比,但毕竟不是陛下亲子,这岂能混为一谈?”

    “所以尤大人也该明白,行军打仗和临朝听政也不可混为一谈!”

    “你……”

    “陛下!”张豹果断无视尤坚,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对石虎说道:“中原战乱多年,民生凋敝,赵国周边异族甚多,亡我之心不死,若只想着穷兵黩武,必定导致国力衰微,给匈奴鲜卑可趁之机。日后赵国需要的,是体恤百姓,能中原休养生息,行仁政德治的君主,所以臣以为,燕王殿下下才是最佳人选,试问满朝文武,有多少人为燕王殿下的宅心仁厚,宽以待人所折服?”

    不少人听完张豹的话,纷纷点头,众人交头接耳,朝堂一片混乱,而支持石遵的人数立马处于弱势。

    “行了!都别吵!”石虎看着众大臣乱成一团,大声吼道:“看看你们成何体统!乱成了一锅粥!此事日后再议!退朝!”

    石虎说完,立马走下台阶,朝大殿外走去。

    “陛下!立储事关重大,该早日做决定哪!”大臣们跟在石虎身后一边走一边喊道。

    石虎假装没有听到,快走出了大殿,上了步辇然后对众人喊道:“别跟着朕!不然砍了你们!”

    大臣们知道石虎脾气暴躁,便也不敢再跟着,一个个垂头丧气,唉声叹息。

    石遵冷冷的看了一眼石世和张豹,冷哼一声,也离开了。

    “庆王殿下!庆王殿下!”尤坚见石遵离开,连忙跟了上去。

    张豹站在石世旁边,两人看着石遵离开的背影,张豹说道:“陛下已经感受到群臣对于立储的急切之心,相信多少会让陛下早些时候做出决定。”

    “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老九肯定比我们更紧张。还有几天就是父皇大寿,若是大寿那天都还没让他留在京城,那今年他又得回李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