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紧急军情
    ,!

    石世说完,也离开大殿,准备回去,张豹跟在旁边,低声说道:“眼下还是要尽早想办法解除庆王手里的兵权,虽然若是他起兵夺位,西华候定不会坐视不理,但是这毕竟是个隐患,不可不防。 ”

    “你说的有理,既然这样,还是要抓紧时间去做了。”

    “下官明白!”张豹点点头。

    石遵气冲冲的出了皇宫,没想到谭渊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你怎么来了?”石遵问道。

    谭渊一脸严肃,递上一封书信,说道:“李城出事了!”

    石遵一听,脸色顿时不好,拆开信封连忙仔细看了起来。

    谭渊在一旁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没想到关键时刻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石遵看完,沉默片刻,居然慢慢的笑了起来,谭渊在一旁看的一脸茫然,问道:“殿下,您笑什么?出了这样的事情,咱们可就得回去了。”

    石遵拍了一下谭渊,得意的笑着说道:“真是天助我也!你回去收拾东西,今天咱们就回李城!”

    “什么?回李城?那这边的事情怎么办?”谭渊比石遵还急。

    “你放心,本王自有安排,你快回去收拾东西,本王还要再进宫一趟。”石遵说完,转身又回了宫里。

    “殿下!不是……”谭渊还没来得及说完,石遵已经跑进宫了。

    此时石虎正躺在梁郡主的腿上,闭着眼,梁郡主一边给石虎按着头,一边低声问道:“陛下,这样舒服吗?”

    “嗯!再用力一点!对对!就这样!”石虎一边享受一边指挥着。

    梁郡主也不说话,只管给石虎按摩,过了一会儿,石虎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今日早朝,群臣们已经集体逼迫朕立储了,他们居然为了这事儿还在朝堂上吵了起来,朕的脑袋都要被他们吵的裂开了。”

    “大臣们对陛下忠心耿耿,都是为了陛下的江山社稷,吵闹或许不雅,但出点总归是好的嘛,陛下就不要烦心了。”

    这时候,6安跪在门口喊道:“启禀陛下,贵妃娘娘求见。”

    石虎一听立马睁开眼,看了一眼梁郡主,梁郡主倒是淡定的很,没有任何异样反应,于是石虎放心的对6安吩咐道:“让她进来。”

    “是!”6安起身,走了出去,喊道:“宣贵妃娘娘觐见~”

    刘贵妃满心欢喜的走了进来,小香还跟在后面,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有一个砂锅,不知道里面放的什么。

    刘贵妃见石虎躺在梁郡主的腿上,脸色立马有些不好,小香低着头,偷偷看了一眼刘贵妃,不敢出一点声音。

    只见刘贵妃很快又恢复正常,笑着对石虎跪地行礼喊道:“臣妾给陛下请安。”

    石虎艰难的坐了起来,梁郡主连忙扶着,低声说道:“陛下您慢点。”

    石虎轻轻拍了拍梁郡主的手,然后转过头笑着对刘贵妃说道:“爱妃快快起来吧,你怎么来了?”

    “臣妾当然是来看看陛下啊!”刘贵妃说着,站了起来,走到石虎身边坐了下来。

    “这手里端的是什么?”石虎搂着刘贵妃,指了指小香手里端着的盘子。

    刘贵妃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对小香招招手,说道:“快!赶紧端过来!”

    小香连忙将那砂锅端了过来,放到了桌案上,盘子里还放着一只碗和汤勺。刘贵妃揭开砂锅,对石虎说道:“陛下,这是臣妾今天特地为陛下炖的汤,天还没亮就开始炖了呢!陛下您赶紧尝尝!”

    刘贵妃说着,给石虎盛了一碗,递给石虎。

    石虎笑呵呵的接过碗和勺子,说道:“真是辛苦爱妃了!”

    “这是臣妾应该做的,陛下您快趁热喝吧!”刘贵妃笑着对石虎说道,还不忘得意的看了一眼梁郡主。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6安的声音:“殿下您稍等,奴才这就通报!”

    “谁啊?”石虎刚刚端起碗,听到声音便放了下来,朝外面喊道。

    “启禀陛下,庆王殿下求见!”6安跑了进来,跪地说道。

    “他来做什么?不见不见,叫他回去!”石虎一听是庆王石遵,立马想起了刚刚朝堂上让他头疼的一幕,直接挥手不见。

    “庆王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必须禀报陛下。”6安依旧跪着说道。

    “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让他明天早朝再说!”石虎说着,端起碗准备喝汤。

    刘贵妃在一旁劝道:“陛下,庆王殿下做事向来很有分寸,他忽然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禀报,或许真的有什么大事呢?陛下不妨叫他进来,问问是什么事情吧?”

    石虎喝了一口汤,放下碗,似乎觉得刘贵妃说的话也有道理,便又说道:“行了,叫他进来吧!”

    “是!”6安点点头,起身退了出去。

    6安出去后还没来得及通传,石遵直接走了进来,跪地便说道:“父皇,儿臣本不愿打扰父皇,无奈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必须立马告诉父皇!”

    石遵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刚刚谭渊给他的那封信,刘贵妃对小香递了个眼色,小香心领意会,连忙走上前,接过石遵手里的那封信,然后走到石虎桌案前,跪地递过头顶。

    石虎接过信,一边拆开一边问道:“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匆匆忙忙?”

    “李城来信,前日匈奴单于带人入侵云中一带,一度逼近李城,还劫走了李城附近牛羊马匹,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儿臣特来请旨,让儿臣立即返回李城,带兵抵抗匈奴人。”

    石虎还没来得及打开信,听到石遵这样说,勃然大怒,骂道:“好个匈奴人,朕不打他们,他们倒跑到朕的地盘烧杀抢掠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父皇,这信上说,去年漠北大雪,寒冷异常,冻死了匈奴人不少牛羊,今年开春,匈奴人青黄不接,所以才冒险进犯中原,烧杀抢掠。”

    石虎听完,连忙打开信,大致浏览起来。

    忽然,石虎“啪”的一声,狠狠拍了一下桌案,骂道:“羌人!匈奴人!竟然都敢来为非作歹!是该给点眼色他们看看!”

    “父皇,眼下儿臣在李城的部下还在与匈奴人羌人周旋,战事紧急,儿臣是特来向父皇道别的,今日儿臣就得回李城。”石遵依旧跪在地上。

    刘贵妃一听石遵要去打仗,心中立马紧张起来,无奈石虎在身边,她不敢流露出一丝情绪。

    “这信上说匈奴人和羌人至少有三万人,你李城的守军也就四万多,还有一部分是步兵,你确定你一个人就能摆平他们?要不要朕派瞻儿带兵去助你一臂之力?”石虎又再看了一下信,抬头问石遵。

    “儿臣常年与匈奴人周旋,了解他们所有手段,父皇放心,儿臣定不让父皇失望!”石遵说的自信满满。

    石虎就喜欢看到石遵如此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既然这样,那事不宜迟!你赶紧出,朕等你凯旋!”

    “谢父皇,儿臣告退!”

    石遵站起身,对石虎又行了一个礼,顺便偷偷瞄了一眼刘贵妃。

    那刘贵妃知道石遵即将上前线,心中不免有些担忧,尽管他知道石遵不用自己亲自冲锋陷阵,但心中依旧割舍不下。

    石遵走后,石虎有些宽慰的说道:“老九现在比以前懂事多了!不再是做什么事都不计后果的小子了!”

    “臣妾也这么认为,相比前年刚回来的时候,现在的庆王殿下确实稳重了不少,这些年陛下让他在外面经历的磨难,现在想想都是值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