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借刀杀人
    ,!

    “大人思虑周全,就按你说的办。? ”石鉴对高尚之的考虑表示非常赞同。

    “依殿下之见,让谁去出这个头比较好?”

    石鉴思索片刻,说道:“既然是借刀杀人,那就得挑一把好刀,大理寺管刑狱,缉拿一事与他们搭不上关系,眼下有这个能力的,只有禁军和巡防营,只不过禁军主管皇宫护卫,这城里的事情,恐怕最终还是要巡防营去做。”

    “但是巡防营的刘荣是庆王的人,抓住鲜卑细作可是一件不小的功劳,就这样白白便宜了刘荣,恐怕不妥吧?老臣倒觉得,这件事让石勇去做更合适。”

    “哦?何以见得?”

    “你先退下吧。”高尚之朝老三挥挥手。

    “是!”老三乖乖的走开了。

    高尚之对石鉴说道:“殿下,咱们坐下说。”

    石鉴点点头,拂袖坐了下来,高尚之给石鉴倒了杯茶,然后缓缓说道:“殿下若想成事,光靠这八个人恐怕远远不够,石勇为人刚正不阿,忠于陛下,所以燕王庆王多次拉拢皆无成效,唯独一点是他的软肋,那便是文苍。”

    “此话何意?”

    “文苍救过他的命!这两人关系非常好,上次卧龙山上的事情,文苍被罚,名义上虽然还是个副统领,实际上连大殿的护卫都已经和他无缘了。文苍近来一直负责的就是守卫宫门之类的事情,陛下是看在石勇的求情和他过去的功劳上才没有杀他,现在石勇急需的就是想办法给文苍一个将功抵过的机会。若是咱们把这个立功的机会给石勇,那石勇必定会给文苍去做,那么这个人情,石勇就欠在殿下这里了。”

    石鉴听完,默默点头,略有佩服的说道:“姜还是老的辣!大人分析的非常有道理,想要拉拢石勇基本不可能,但是与他交好,却百益而无一害。”

    “殿下说的没错,与石勇这样的人打交道,宁可让他欠一个人情,也别用金山银山去拉拢,那样只会适得其反。”

    “看来本王得好好思量思量如何制造机会,能让本王亲口把鲜卑细作的事情告诉他。”

    “至于刘荣,得先留着,让庆王以为邺城的大门还受他控制,这样他才会有恃无恐,那么一旦夺嫡不成,起兵谋反也是早晚的事情了。”

    “光这样恐怕还不够,得想办法逼着他造反。”石鉴手指轻轻叩着桌子,忽然问道:“上次老九被我们抓住的那个手下,现在怎么样了?”

    高尚之笑了笑,说道:“这小子骨头太硬,当时老七老八把他折腾的太狠,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若要恢复,起码还要三四个月。”

    “光靠这一个人恐怕还不至于把老九逼得谋反。”石鉴想了想,又问:“你觉得老九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最有可能谋反?”

    “自然是殃及性命的时候。”高尚之不假思索的回答。

    “没错!”石鉴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屋里边走边说:“关键是什么样的事情才会殃及性命?”

    “庆王这几年在西北抵御匈奴人,颇有功劳,其生母当年又很受宠,陛下对他一向关爱,除非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否则就算是上次卧龙山上的事情,也最多就是杖责再加幽闭一段时间,不会杀他。”

    石鉴点点头,问道:“今日你过来,倒不怕张豹的人现了?”

    “今日早朝回来,老臣就现原本监视的那几个人全撤走了,想必他们等了这么多天,什么也没现,自己也够失望吧。”高尚之笑了笑。

    石鉴也笑了起来,指了指高尚之,说道:“要说最沉得住气的,还是丞相大人你啊!”

    “好了,老臣就不打扰殿下了,先走一步!”高尚之起身行礼。

    石鉴微微点头。

    日薄西山,残阳如血,城外大营的一处校场上依旧杀声震天,正在操练的,便是那一千多流民。

    “石闵!”石瞻忽然在远处喊道。

    “停!”石闵大喊一声,举起手里的长戟,命令道:“所有人听令!原地休息!”

    那些流民懒散惯了,但是在石闵的调教下,倒也变得有模有样,一个个干净利落的收起长枪,齐刷刷的坐在地上,无人说话。

    一旁的李昌和王世成看的不免有些佩服,于是对石瞻说道:“大哥你看,小闵这孩子还真是天生做军人的料,这些人被他调教了一天,就有些像那么回事了。”

    石瞻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说道:“你们俩可别夸这小子,一定得给他压力,否则他指不定以为自己多厉害。”

    李昌和王世成两人对视一下,愣愣的向石瞻点点头。

    “大将军!卑职正在操练,有何指示!”石闵一本正经的跑到石瞻面前,行军礼问道。

    “操练的如何了?”石瞻一脸严肃。

    “回禀大将军,今日操练了一天,将士们对于军中的所有军令指示已经熟悉,方才正在操练刺杀的基本动作!”

    石瞻点点头,吩咐道:“时候不早,让他们早些回去休息,明日再练。”

    石闵有些为难的说道:“时间紧凑,还有十八天就得参加初选,卑职认为还是再练一个时辰比较好。”

    “练了一整天,你受得了他们未必受得了。”石瞻皱着眉头说道。

    石闵看了一眼石瞻,没有反驳,而是转过身,大声问那些流民:“告诉大将军!你们累不累!”

    “不累!不累!”众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石闵满意的冲众人笑了笑,转过身对石瞻说道:“启禀大将军!弟兄们说不累,想要继续操练!”

    “继续操练!”石瞻面无表情,冷冷的说了几个字。

    “是!”石闵拱手行礼。

    石瞻扫视了一下这写人,心中还是比较满意的,刚来第一天的时候,只不过是一群自由散漫的流民,现在已经有一些军人的样子了。

    “咱们走。”石瞻对李昌和王世成吩咐道。

    石瞻说完,转身就走,李昌和王世成冲石闵笑了笑,然后也跟着石瞻走了。

    “大哥,你刚刚看到没,小闵把这群新来的调教的嗷嗷的,比我昨天调教的还好。”李昌神情激动的走在石瞻身后说道。

    “看到了,我又不是瞎子!”石瞻瞥了一眼李昌。

    “大哥难道就一点不激动?”李昌挠着头问道。

    王世成拍了拍李昌的肩膀,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大哥心里比咱俩还激动,只不过怕说出来,小闵会飘飘然。”

    “知道就好!”石瞻看了一眼两个人,忽然停下,问道:“我说你们两个人是不是闲得长毛?今天跟了我一整天,要干嘛?将士们都不用操练了是吗?”

    “他们现在一个个都不用我们看着,自觉的很!这不是都争着想做狼骑尉吗?”李昌大大咧咧的回答。

    “所以你俩也不用管事了是吗?”石瞻一脸严肃的看着两个人。

    王世成比李昌更机智一点,连忙说道:“大哥,那我们俩先去巡视了,你先忙。”

    王世成拉着李昌就走,李昌还没反应过来,刚想张口,王世成一把捂住,瞥了一眼石瞻,说道:“走了!先去巡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