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浑水摸鱼
    ,!

    “大哥,今日你是怎么问尤坚要到战马和兵器粮草的?这老小子,上次我去和他好说歹说,就是一毛不拔!还是大哥你厉害,一出手就全部搞定了!”王世成开心的说道。

    “既然咱们的面子他不愿意给,那我只能当着陛下的面,拿陛下来压压他了。”石瞻淡淡的回答。

    “大哥高明!这样以来,狼骑尉的兵器马匹就都有着落了,朝廷额外还拨了一批粮草给咱们,弟兄们吃饭暂时也不会有问题!”王世成忍不住拍手称赞。

    “这事儿以后再说,言归正传,这次你带着小闵出征,凡事谋定而后动。但是不要把他保护的太好,该让他去面对的风险,不要让其他人去,谁都是爹妈养的,我的儿子是儿子,人家的儿子也是儿子,我希望你做到一视同仁,明白没有!”石瞻严肃的说道。

    “我明白!大哥放心!”王世成郑重的说道。

    “这次出兵,你们的任务不是杀多少匈奴人和羌人,而是不让他们把牲口带走,不必长途追击他们,达到目的就好。”石瞻再次叮嘱,然后深深叹了口气,说道:“剩下的,就要看老天怎么安排了!”

    李昌和王世成悄悄对视了一下,没有再多说什么。

    “老三,还有一件事。”石瞻朝王世成招招手。

    “大哥你说。”王世成凑了过来。

    “这次派你出去,还有一个目的,浑水摸鱼,趁乱牵点战马回来,我知道,干这种事你很擅长!”石瞻拍了拍王世成的肩膀,笑着说道。

    王世成一愣,随机和李昌都笑了起来,说道:“大哥,你这话虽然听着像是在骂我,但是这事儿我是真的非常愿意去干啊!哈哈哈哈~”

    石瞻也跟着笑了起来,问李昌:“现在知道为什么不让你去了吧?这事儿只有老三能干!你不行!”

    “老三,那你可得多牵一点!到时候咱们给每个兄弟都配上马,全部变成骑兵。”

    “那你不如自己带人去匈奴人那抢了!”王世成白了他一眼。

    梁郡主坐在那,安静的看着石世和张豹二人。

    石世一脸苦闷,说道:“果然被你说中了,父皇现在对老九甚是满意,说不定等他回来,太子之位就不是我的了。”

    梁郡主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张豹则留意到了梁郡主这一细微的动作。张豹笑着对石世说道:“殿下放心,好戏这才刚刚开始,西华侯今日已经帮您做了您该做而不愿去做的事情。”

    “什么该做而不愿意去做的事情?”石世没有明白张豹的意思,瞪大眼睛看着张豹问道。

    张豹微笑着看着石世,没有说话,石世看着张豹,思索片刻,恍然大悟,说道:“就是你昨天跟我说的计策?”

    张豹点点头。

    “但是这是两码事啊!之前你不是说……”石世说着,故意停下,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外人,然后接着说道:“你不是说要本王派细作把老九的行军情况传递给匈奴人吗?然后让他兵败,这样父皇就会对他失望。”

    “没错,不过现在有西华侯出手了,咱们就不需要去做这样的事情了,也免得殿下于心不忍,岂不是更好。”

    “我还是没有明白你的意思,老五这次不是去帮老九吗?今天大殿上老五分析的那么透彻,岂会还有兵败的道理?”石世疑惑的看着张豹和梁郡主二人。

    梁郡主放下杯子,淡淡的说道:“殿下觉得庆王和西华侯会同仇敌忾吗?”

    “不会啊!老九对老五向来是一万个不服。”石世不假思索的回答。

    “郡主说到点上了。”张豹恭敬的朝梁郡主点头行礼,意图消磨一些之前他与梁郡主的隔阂。

    梁郡主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继续低下头喝茶。

    张豹有些尴尬,石世则似懂非懂的说道:“我好像明白你说的意思了!”

    “所以殿下,暂且放心吧,事情还在咱们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

    石世点点头,好像明白了张豹的意思。

    高尚之与石鉴相对而坐,两人都认真的盯着桌上的棋局,旁边的小炭炉上,正煮着一壶水,壶中出了细微的“咕噜”声。

    站在旁边的老三,见状连忙蹲下准备将水壶拎起来沏茶。

    “别急,再煮一会儿。”石鉴右手执烟子,眼睛依旧盯着棋盘,淡淡的说了一句。

    老三疑惑的看了看高尚之和石鉴,只见高尚之朝他使了个眼色,老三乖乖的将水壶放回了炭炉上。

    “大人的棋艺还是那么精湛,白子迂回包抄,看似都是毫无章法,实际上却已暗渡陈仓,着实让本王有些为难。”石鉴说着,轻轻落下一子。

    高尚之仔细看着石鉴的烟子走势,眉头紧锁,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殿下刚刚这一步真是绝处逢生,不拘泥于一子之得失,从大局出,牺牲这几粒棋子,却顿时峰回路转,局势立马不一样了,真是妙哉!”

    这时候,炭炉出“滋滋”的声音,原来是水已完全煮沸,从壶口溢了出来。

    “水也好了!”石鉴转过身,拎起茶壶,老三连忙将茶碗放在棋盘旁边,沸水入碗,顿时茶香四溢。

    “好茶!”高尚之闻着茶香,笑着说道。

    石鉴将茶壶重新放回炭炉,将茶碗递到高尚之面前,说道:“今日不仅茶好,大人这棋下的也好。”

    “尤坚派去李城报信的人,早已经在路上了,若是没什么意外,最晚明日早上就可以到李城。”高尚之端起茶碗,轻轻吹了一下,缓缓说道。

    “别急,茶烫的很。”石鉴提醒高尚之,然后将自己的茶碗端到面前,说道:“好戏也才刚刚开始。”

    “今日西华侯在大殿上对战况的分析,殿下可都听到了?”

    “老五足智多谋,我赵国第一良将,当之无愧。”石鉴笑了笑,微微泯了一口茶,然后放下茶碗,说道:“只可惜,再好的谋略,老九都不会听,尤其这计策是老五提出来的。”

    “殿下所想,与老臣不谋而合,西华侯的战术天衣无缝,怕只怕来执行这个战术的,是一群蠢才。”高尚之说着,也笑了起来。

    “驿馆那边有什么动静没?”石鉴问站在一旁的老三。

    “昨夜是老八在盯着,驿馆内倒没什么动静,只不过昨日跟殿下说的那几个行为可疑的人,依旧在驿馆周围时不时出现。”

    “大人,看来咱们这边夜该动一动了。”石鉴看了一眼高尚之。

    “殿下的意思是?”

    “匈奴人的事情咱们暂且不用管,先断了慕容儁的手,再把这份人情送给石勇。”石鉴再次端起茶碗说道。

    “殿下莫非已经想好对策?”高尚之问道。

    石鉴笑了笑,高尚之立即了然于胸,对老三吩咐道:“这几日让老四老五盯着那几个可疑之人,尽早把他们的藏身之地找出来。”

    “属下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