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春色烂漫
    ,!

    “老大老二还没消息吗?”高尚之又问。

    老三点点头,回答:“还没有,眼下晋国那边封锁的厉害,大哥二哥行事必须小心谨慎一些。”

    高尚之点点头,又对石鉴说道:“殿下,关于混进驿馆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哦?那就好,这件事你来安排就好,咱们先把这些细作除掉再说。”

    “那就让老臣来办吧,殿下安心等候消息便是。”

    石鉴点点头,又转身拎起茶壶,给碗里添了一下茶。

    “还有几日便是陛下寿辰,殿下需不需要准备一些什么?”高尚之轻声问道。

    石鉴起身给高尚之添茶,高尚之连忙将茶碗往前推了推,石鉴不慌不忙的说道:“在老东西的眼里,这宁王府与平常百姓人家没有太大的区别,本王反正也拿不出什么稀罕东西,就随便准备一些吧。”

    高尚之点点头,没有插话。

    “不过话说回来,这大礼也已经准备好了,自然会有人送到老东西面前,何须再准备其他的?”石鉴放下茶壶,微笑着说道。

    “殿下说的可是……”

    “大人明白就好!”石鉴打断了高尚之的话,自信的笑了笑。

    “老臣明白。”高尚之捋捋胡子,看着石鉴点头笑道。

    初春的城外,漫山看去,已有些许青葱之色,春风拂面,不再有冬日里那刀割一般的感觉。秦婉坐在马车上,拉开帘子,将头探了出来,看了看外面的风景,又微微闭眼,感受着初春的迷人气息。

    想到去年冬天自己与父亲进城的时候,还是孤苦无依,食不果腹,忍饥挨饿,如今满山春色,自己还能坐在马车上去看情郎,这让秦婉几乎觉得自己在做梦。

    沐浴在和煦的春风里,秦婉忍不住哼唱起来,歌声婉转动听,路上的行人都忍不住看着秦婉。

    “秦姑娘唱的是什么歌?真好听,和那百灵鸟一般。”徐三的话打断了正陶醉在春日阳光里的秦婉。

    “是蓟城那边的小调,让徐三叔见笑了,我唱的哪有百灵鸟那么悦耳动听?”秦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看你的歌声把路上的行人都吸引了,还能不动听?”徐三笑着说道。

    秦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徐三叔你真是的,也不早点告诉我,多尴尬啊?”

    徐三笑了笑,有些尴尬的笑着说道:“徐三是个粗人,不懂婉儿姑娘的雅兴,我家公子可能懂。”

    秦婉立马脸红了起来,连忙将头缩回车里,拉好帘子。

    此时此刻秦婉的心里正在默念着石闵的名字,甚至想着如果见到他,会问他是不是像自己一样思念着对方。

    尽管她心里想,但是秦婉知道,作为一个女孩子家,她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勇气当着石闵的面说出这样的话的。

    不一会儿,马车停了下来,车外传来徐三的声音:“婉儿姑娘,咱们到了!”

    秦婉拉开帘子,跳下马车,军营大门就在不远处。

    “什么人!”门口的守卫走上前质问道。

    “这位小兄弟,我是西华侯府上的管家,我要见一下我家将军和公子,麻烦进去通报一声。”徐三客气的说道。

    “现在非常时刻,大将军和少将军没有时间,更何况谁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那守卫不分青红皂白便冷冷的回答。

    “非常时刻?什么非常时刻?是不是又要打仗了?”徐三连忙问道。

    那个士兵见徐三问这样的问题,立马抽出刀指着徐三,大声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打听军事秘密!”

    “小兄弟你是刚来大营门口站岗吧?难怪不认识我,你去找一下王世成将军或者李昌将军也是可以的。”徐三举起手,依旧客气的说道。

    这时候,一个副将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问道:“什么情况?”

    “将军!抓到几个细作!”那个年轻士兵头也没回,大声喊道。

    “什么细作?让我看看。”

    那个副将连忙跑了过来,一看,原来是徐三,立马转过身一巴掌拍在那士兵脑门上,骂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细作吗?”

    那士兵这一巴掌挨得算莫名其妙,刚想开口,看到副将恭敬的对徐三行了一个礼,说道:“徐三哥,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这小子之前在马房负责养马,刚刚来守营门没几天,三哥切莫见怪。”

    徐三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薛赞兄弟,没事没事,这小兄弟很尽职尽责,精神可嘉。”

    “大将军和少将军都在里面,请随我来。”薛赞对徐三客气的说道。

    “请!”徐三点头示意。

    秦婉跟在身后,刚往前走了两步,薛赞回头伸手拦住秦婉,说道:“姑娘请留步,军中禁止女子进入,违令者斩!”

    “哦~”秦婉失望的努了努嘴。

    “婉儿姑娘你先去马车上坐着,我让薛将军派人去找你父亲。”

    “嗯!”秦婉点点头,然后转身又上了马车。

    看到徐三和薛赞进了军营,那个士兵摸着头一脸郁闷的回到了门口,其他几个人看他狼狈的样子,纷纷捧腹大笑。

    “你们笑什么笑?那人不就是大将军府上的一个管家吗?薛将军干嘛对他那么客气?”那士兵推了一下旁边的问道。

    “难怪你小子挨打,这你都不知道?这人是咱们的前辈,他那条没了的胳膊就是当年救大将军的时候没的,你说薛将军为什么对他客气?笨!”那人笑着说道,也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我哪知道?”那个年轻士兵一脸委屈的说道。

    “现在知道了吧?以后可别在记错了!”

    “哦!”他摸着自己的脑袋,满是委屈的答道。

    “薛赞兄弟,是不是又要打仗了?”徐三走在薛赞旁边,低声问道。

    薛赞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能说出去!”

    徐三看着薛赞一脸严肃的样子,连忙点点头,说道:“你放心,规矩我懂。”

    薛赞点点头,凑到徐三耳边说道:“要打匈奴人了!”

    “打匈奴人!”徐三差点喊了出来。

    “三哥你小点声!”薛赞连忙捂住徐三的嘴。

    两人扭头看了看四周,见没人,薛赞这才松开徐三,压低嗓门说道:“没错,就是打匈奴人,不过听说这次只去五千骑兵,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你懂的,具体的行动计划只有大将军和左右前锋大将才知道。”

    “老子真想再和匈奴人干一场!”徐三听到是和匈奴人开战,恨得牙痒痒。

    “行了三哥,这事儿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耿耿于怀啊?”薛赞在一旁宽慰道。

    “匈奴人欠我的何止是一条胳膊?还有几万弟兄的性命!我能这么容易忘掉?”徐三压低着嗓音,一腔怒火却几乎爆出来。

    “三哥,别生气,您可千万别火,一会儿要是被大将军看到,准能猜到我跟你说了要打仗的事情,那我就得被打五十军棍了。”薛赞一边安抚着徐三,一边诉苦。

    徐三是重情重义之人,和薛赞好歹是一个锅里吃过饭,一起打过匈奴人,他自然不会让薛赞难堪,于是拍了拍薛赞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我没事,带我去见大将军吧。”

    “谢谢三哥。”薛赞放心的笑了起来,勾着徐三的肩膀往前走。

    “对了,刚刚那姑娘是新来文书秦先生的闺女,你找人去通传一声,这姑娘是来看望她父亲的。”徐三嘱咐道。

    “三哥放心,一会儿我亲自去。”薛赞满口答应。

    “还有!去跟少将军也说一声。”徐三低声说道。

    “啊?为啥?”薛赞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哪有那么多为啥?叫你去你就去!”徐三没好气的责怪道。

    “哦~我明白了!这姑娘是咱们少将军的……”

    “闭嘴!你知道就好!不许乱说!”徐三打断了一脸坏笑的薛赞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