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请求出战
    ,!

    王冲忽然“扑通”一下跪在石闵面前,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石闵被王冲着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跳,连忙要拉他起来,说道:“你这是干什么?有话起来说!”

    “不!少将军!我有一事相求,您答应我,我才肯起来!”王冲一本正经的说道。

    “行啊你小子!威胁少将军啊?起来说起来说。”薛赞走过来也要把王冲拉起来。

    “少将军!请一定要答应我的请求!”王冲说着,又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石闵看到王冲的额头上蹭破了皮,还粘着土,心中有一丝怜悯之心,郑重的将王冲扶起来,说道:“有话好好说,我都跟你说了,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轻易下跪,有话你就说吧,只要我能办到,义不容辞,如何?”

    王冲见石闵眼神真诚,便说道:“我想跟着少将军出征打匈奴。”

    “你?小子,你才投军几天?就想着上战场?”薛赞在一旁说道。

    王冲看了一眼薛赞,说道:“将军,我知道现在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但是这不影响我上阵杀敌吧?”

    石闵笑了笑,安慰王冲说道:“我们都知道你赤胆忠心,不惧生死,但是大将军也是为了保护你们,明白吗?虽然你们都有些本事,但是和这些在刀林箭雨中存活下来的将士们还是有些差距的,你们安心在这里练好本事,将来会有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

    王冲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说道:“少将军,我听说您这也是第一次上战场,那凭啥我就不可以?”

    狗蛋儿有些看不下去了,走到王冲面前,严肃的说道:“小兄弟,你怎么就不明白?你们从军都没几天,让你跟我们去不等于是去送死吗?再说了,你能和少将军比吗?我们少将军勇冠三军,你小子除了跑的快一点,还有什么本事?”

    王冲被逼急了,大声说道:“谁说我只跑得快?我还有其他本事!”

    “什么本事?来来来,你给我们露两手,要是能让我们大伙儿心服口服,说不定少将军会同意带你一起出征。”

    石闵拍了一下王冲的肩膀,耐心的劝道:“王冲,不是不愿意带你去,这次出征的一万弟兄,都是军中精锐,你要我带你去,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你是骑射功夫比较好,还是马战比较好等等,若只是力气大跑得快,那肯定不行的。”

    王冲沉默了半天,终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行了,早些回去休息吧。”石闵客气的拍了一下王冲,然后和薛赞以及狗蛋儿一起走开了。

    “我认识河西和匈奴地界到雁门一带所有的山川河流!这算不算本事?”王冲忽然冲三人的背影喊道。

    石闵一听,立马转过身,问道:“你刚刚说什么?你熟悉匈奴地界到雁门一带所有的山脉河流?”

    “没错,这算不算本事?”王冲看了看石闵,接着说道:“越往北,尤其出了雁门以后,水源比较难找,云中李城一带我非常熟悉,带着我,你们地图都不用看!”

    薛赞和狗蛋儿看了看石闵,低声说道:“少将军,我看这小子回不会在吹牛啊?”

    石闵没有管这两人的话,而是看着王冲,似乎对他刚刚说的很感兴趣,于是走向王冲,问道:“那我问你,云中在雁门关的什么方位?骑马大约多久?”

    王冲眼珠子一转,立马回答:“云中往东北方向,骑马大半天或者一天不到,就能到雁门关。”

    “你接着说。”石闵朝王冲伸伸手,示意他继续。

    “出了雁门关一日左右路程就到平城,往西北是定襄,然后不久便是草原。”王冲说道。

    “你是不是之前看过地图?”石闵有些惊讶的问道,要知道,他可是仔细看过地图才知道这些位置和距离的,而王冲居然能够随口就说出来,而且全部正确,这实在让人感到有些惊讶。

    “往绝对没有看过地图!”王冲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石闵问道。

    “我曾经在匈奴生活了十几年,不瞒您说,我是在匈奴出生的,从小就做了匈奴人的奴隶,跟着匈奴人到处放牧,也入关贩卖马匹之类,整个漠北以及雁门一带,河西走廊,就没有我没去过的地方,所以才那么熟悉。”

    石闵与薛赞等人对王冲的话感到非常吃惊,这简直就是一个活地图啊!于是石闵问道:“你会不会骑马?”

    “当然会!”王冲果断说道。

    “好!我带你去!”石闵向王冲承诺道。

    王冲听到石闵答应他,激动的差点又跪下,被石闵一把拉住,只见石闵严肃的说道:“我虽然答应你,但是我先要提醒你,第一,我们这是去打仗,不可做叛徒,不可做逃兵,否则定斩不饶。第二,若是你方才所言是瞎说的,那便是贻误军情,斩!”

    “少将军放心!我绝对不是孬种!也不是在吹牛!”王冲信誓旦旦的说道。

    “既然如此,你去收拾一下东西,明日一早随大伙儿出,你跟在我身边。”石闵对王冲说道。

    “是!”王冲站的笔直,对石闵行礼。

    见王冲走了,薛赞和狗蛋儿凑过来问石闵:“少将军,你觉得这小子会不会是在吹牛?”

    石闵看着王冲的背影,缓缓说道:“我觉得他肯定有过与常人不一样的经历,虽然看起来有点大条,但是不像是满嘴谎言的人。”

    石闵转过身,看着二人,说道:“之前他说他可以三个时辰不到赶一百二十里路,咱们当时没人信。事实证明是他确实可以做到,所以,这一次,我也选择相信他!”

    薛赞和狗蛋儿两个人面面相觑,见石闵如此坚定,便也不做反对。

    虽然已经是入春时节,北国的气候依旧寒冷,帐外西风烈烈,如野兽一般嘶吼,萦绕在一处营地上。

    “殿下!今早斥候来报,匈奴人已经兵分两路,一路朝着云中去了,另一路意图不明,咱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一个副将问正在看地图的石遵。

    “云中驻守的人马只有一万多,匈奴人两万人进犯云中,我们必定要增援。父皇派来的人怎么说?”石遵头都没抬,盯着地图问道。

    “邺城派人来说,西华侯已经制定找战略,只要我们按照那样做,就不会有问题,就算灭不了这些匈奴人,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只听得“啪”的一声,石遵忽然抬手对着那个副将就是一个大耳光,石遵冷冷的问道:“你是本王的副将还是西华侯的副将?”

    那人被石遵扇的也有些冤枉,无奈不能作,只好忍气吞声,说道:“属下自然是效忠殿下您!”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这是西华侯出的主意。本王心中自有退敌之策,何须他来多管闲事?”石遵瞥了他一眼。

    其余的几个人见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默默的站在一边。

    “既然匈奴人想进云中,那咱们就在云中和他们一决高下!派人去云中传信,待匈奴人和羌人来犯,只守不出,待本王援兵一到,里外夹击。”

    “匈奴人兵分两路,那剩下的那些人怎么办?”

    “情报上不是说,还有一路匈奴人和羌人由河西北上李城吗?李城城高池深,只需留二万万人坚守不出即可。”

    “可是……”

    “可是什么?匈奴人的目标是云中,李城他们是拿不下来的,你们担心什么?”

    “李城周边还有不少百姓,是不是把他们都收拢到城里?”

    “你脑子坏了吗?要是混进了匈奴人的细作怎么办?更何况那些人多数是汉人,怕什么?死了就死了!”

    “殿下说的也有道理。”众人点头表示赞同。

    忽然,众将之中有一个人说道:“殿下,属下有一些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什么想法?你说!”石遵抬起头说道。

    “若是向云中进的那群匈奴人突然回头,另外两路匈奴人绕开李城,那咱们两万人岂不是被匈奴人给前后夹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