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军出征
    ,!

    此人言毕,语惊四座,众将纷纷议论起来。? ?

    石遵也皱起了眉头,这是他没有考虑到的问题,但是这个副将说得完全有这种可能性。

    “那你说该怎么办?”石遵问那个副将。

    “陛下不是派人从太原调兵吗?末将认为,殿下可将那一万兵马调至云中增防,咱们的人马退回李城坚守,眼下匈奴人的意图尚不明朗,待我们看清匈奴人的意图,咱们再做决定不迟。”

    那人刚刚说完,立马有人反对道:“不可!云中附近咱们羯族人放养的牲口不在少数,若是我们不出击,就算匈奴人不攻城,也会造成不小的损失!到时候怎么向朝廷交代?更何况太原的一万兵马是陛下亲令把守雁门关,岂能随意调遣?”

    石遵听完众人的话,也是百般纠结,问道:“前几日你们与匈奴人的前锋交手,觉得他们战斗力如何?”

    其中一人笑着回答:“殿下,匈奴人战马羸弱,若不是靠着他们人多,大伙儿早就把他们给灭了。”

    “哦?战斗力这么差?”石遵显然有些怀疑。

    “殿下,末将认为匈奴人这是为了麻痹我们,匈奴人向来凶悍,不应该战斗力这么平庸,所以末将才担心贸然出动,会被匈奴人前后夹击。”刚刚提出不同意见的那个副将又说到。

    石遵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众人所说都又道理,这让他一时间难以决策。无论是退回李城还是增援云中,似乎都不那么妥当。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殿下,一旦云中被袭,两万骑兵还是来得及增援的,虽然云中周边会蒙受一些损失,但是雁门关已经出不去了,那么匈奴人就算得逞也只能远路返回,咱们完全可以堵住他们的后路。”

    石遵郑重的点点头,说得:“那就暂时退回李城,按兵不动,待匈奴人动向明朗,咱们再出手,众将听令!即刻拔营!回李城!”

    “是!”

    五更未到,邺城外的大营里,一万骑兵已经整装待。

    “众将士!还记得十九年前死在匈奴人手上的那些弟兄们吗?”石瞻在对出征将士作最后的训话。

    “血海深仇!永世不忘!”一万人马齐声喊道。

    “此次出征!杀光你们遇到的每一个匈奴人!定要报当年之仇!能不能做到!”

    “杀!杀!杀!”

    “今日,我在此送你们出征,他日,我要在这里迎接你们凯旋!干!”石瞻说着,举起手里的碗。

    “干!”一万将士也举起了手中的碗,一饮而尽。

    石闵走上前,对石瞻恭敬的行礼,说得:“父亲,孩儿定不负您期望!”

    石瞻郑重的点点头,拍了拍石闵的肩膀。

    王世成看看天色,对石瞻点头示意,然后喊道:“上马!”

    众将士齐刷刷的跨上马背,整装待。

    石闵也骑上他的朱龙马,腰跨战刀,手执长戟,身着雁翎甲,好不威风。

    王世成骑在马背上,调转马头,回过来看着众将士,由于天色较暗,看不清每个人的表情,但是看着众人皆已上马,王世成振臂高呼:“出!”

    “啊呼!啊呼!啊呼!”将士们也振臂高呼。

    王世成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其余人很快跟上。一万骑兵迎着清晨的薄雾,踏起隆隆之声,朝着西北方向去了。

    清晨,整个北国也萦绕在薄雾之中,大队的匈奴人正在行军。

    “大单于!前方斥候来报,石遵的骑兵已经撤回李城了!”一个副将模样的人骑马前来向匈奴单于禀报。

    “吁~”大单于勒马停住。

    他身后的骑兵见状也连忙勒马,一个副将大声喊道:“全体下马休息!”

    大单于也下了马,坐到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他刚刚伸出手,立马有人递上了一张羊皮地图。大单于摊开羊皮地图,仔细看了看,然后对几个手下招招手,说到:“你们看,昨夜我们一口气跑了两百多里路,现在已经到了这个位置。”

    “大单于,石遵这小子是胆小鬼,既然退回邺城,卑职倒建议不如这样,两万骑兵直攻云中,那一万骑兵中途拦截,阻止李城的援兵,您看如何。”

    大单于依旧低着头看地图,没有表意见,过了一会儿,他合上地图,交给手下,然后站起身,说到:“李城城高池深,不易攻占,就按你说的办,两万人直逼云中,若李城来人救援,一万人阻击。”

    “那如果李城出动所有人,咱们一万人怕是挡不住啊!”

    大单于笑了笑,说到:“就怕他不倾巢而出,若是他倾巢而出,那从河西进军的一万人就可以直接拿下李城,咱们只要牵着他们的鼻子走就好,不必与他们纠缠太久。”

    “大单于,怎么样?我们羌族人这次与你们合作,说的是听你指挥,你可别让我们白跑一趟啊!”一个中年男子一身皮袄,长得络腮胡子,虎背熊腰,推开几个人,走到了大单于的面前。

    大单于笑了笑,说到:“你放心,有我匈奴人吃的,就不会让你们羌人饿肚子。”

    “下面我们怎么办?跑了大半宿的路,天都亮了,该休息一下了吧?”

    “传令下去,大军原地休整,两个时辰后出。”

    “大单于,现在休息?怕是不妥吧?”一个副将提醒道。

    “放心,咱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地势较高,若是有人偷袭,咱们老远就能看到。咱们跑了这么久,早已人困马乏,再跑下去,哪还有力气作战?”

    “是!”

    “下面有什么打算?”那中年汉子问大单于。

    “昨日我们分出去的那一万人会在李城和云中中间,现在咱们的两万人直取云中,若李城出兵增援,咱们留下的一万人可进行阻击。云中守军不过万余人,而且不如李城那样城高池深,不出六天,必定能攻克,到时候把云中的牛羊马匹带走,咱们从雁门关撤退。”

    “就按大单于说的办!”中年汉子拍了一下大腿,点头同意。

    石闵和王世成带着一万骑兵一路向西北进军,王冲由于熟悉地形,则一直跟在石闵身边,寸步不离。

    “这里离李城还有多远?”石闵骑在马背上问王冲。

    “若是按照现在的度,最多一天半就能赶到。”王冲一边骑着马,一边说道。

    “二叔,三叔,咱们现在要从河西方向朝李城进军,就得绕一个大圈子,一天半肯定来不及赶到,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王世成抢先说到:“从河西进军李城的一万匈奴人,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牵制,既然这样,我们不用管李城,先找到这一万人再说!”

    “你三叔说的有道理,老子们先杀点匈奴人过过瘾!”李昌在一旁说道。

    “薛赞,派出斥候,务必尽快找到河西方向过来的匈奴人的踪迹。”王世成命令道。

    “末将领命!”薛赞骑在马上大声应道。

    很开,一支几十个人的小股骑兵脱离大部队,朝着不同的方向去了。

    这日一早,石鉴便进了宫,按照宫里的规定,今天是他入宫看望郑妃的日子。

    “母妃近来可好?”石鉴搀扶着郑妃在常青宫里晒太阳,散步。

    “我这常青宫向来安宁,不管什么风都刮不到这里,能有什么不好?”郑妃的脚已经好利索,与石鉴二人闲庭漫步。

    “儿臣只希望母妃一切安好,其他的都不重要,儿臣不能常常进贡看望您,您还是要自己保重,这次病了这么久,母妃着实吃了一些苦头。”

    “你就放心吧!这次只是偶感风寒,这不春天都已经来了,天也一天天暖和起来,不会再受风寒了。”郑妃温柔的拍了拍石鉴的手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