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顺水人情
    ,!

    “此事殿下怎会知道?”石勇吃惊的问道。??

    “邺城大街小巷都快传遍了,本王怎么会不知道?”

    石勇疑惑的问道:“殿下要说的就是这件事?”

    “前日本王听说此事,原本还不相信,便走驿馆那边看了看,结果现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石鉴故意停顿了一下。

    “什么事情?”石勇的眼睛睁的老大。

    “本王偶然间现驿馆周围有几个人鬼鬼祟祟,老盯着驿馆,当时心中就有些疑惑。”

    “鬼鬼祟祟?后来呢?”石勇显然有了极大的兴趣。

    石鉴迅捕捉到石勇的表情,假装没有看到,继续说道:“当时本王也觉得很纳闷啊,心里还在想,这些人是不是有什么企图,于是第二天本王带着几个随从又去了那边,结果又遇到了那几个人,后来本王让随从盯着那几个人,竟然无意间现那几个人似乎是鲜卑人的细作!”

    “鲜卑人的细作?”石勇皱着眉头,又问道:“殿下确定?”

    石鉴假装急了,说道:“大统领你怎么不相信本王呢?本王可是好心告诉你的,这万一这些细作把驿馆里的慕容氏两兄弟给救走了,到时候文副统领可救要人头落地了!”

    石勇自然能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于是对石鉴说道:“殿下相告,万分感谢!卑职现在就去调查此事,定要将这些细作一网打尽!”

    “赶快去赶快去!这些鲜卑人也太猖狂了!”石鉴怂恿道。

    石勇点点头,转身便走,被石鉴一把拉住。石勇问道:“殿下还有何吩咐?”

    石鉴假装尴尬的回答:“这个……大统领,本王那宁王府人丁单薄,你可千万别对外人说是本王告诉你的,不然……万一被鲜卑人报复,本王可防不胜防。”

    石勇看着石鉴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无奈的安慰道:“殿下放心,卑职定不让殿下卷入危险之中。”

    “那就好那就好!你不知道啊,这几日本王因为这个事情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既然大统领保证,那本王就放心了!”石鉴假装松了口气。

    “殿下把心放肚子里,卑职现在就派人调查此事!告辞!”石勇说完,拱手行礼,然后转身就走了。

    看到石勇快离开的背影,石鉴心中不由得暗自得意,有石勇这把快刀,就不必他来做这个出头鸟了。

    石鉴刚刚出了宫门,一匹快马便冲出宫门而去,直奔驿馆方向,石鉴远远看着快马奔过留下的尘埃,心中念道:就让你们好好斗上一斗吧!

    骑马出宫的是石勇的一个得力手下,很快到了驿馆门口。文苍正带着人在门口执勤,见一人忽然勒马停在驿馆门口,所有人立马紧张起来,若不是看见此人身着禁军的衣服,差点就刀剑出鞘了。

    那人纵身下马,文苍还没来得及开口问,那人就对文苍说道:“副统领,大统领急召您回去。”

    “怎么回事?”文苍见来人急急忙忙的样子,看似有重要事情。

    那人摇摇头,说道:“属下不知,大统领只是让属下来告知您一声,让您火回宫,切莫耽搁。”

    文苍一听,知道石勇极少这么匆忙的叫他,不敢怠慢,对手下人吩咐了一声,便连忙上马跟着来人一起离开了。

    而此时驿馆不远处,正有几双眼睛盯着驿馆周围。

    文苍听完石勇的话,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说道:“大统领,幸亏你提醒,不然这万一真出了纰漏,属下可就百死莫赎了。”

    “多亏有人告诉我此事,你仔细回想一下,自从你带人围了驿馆之后,驿馆周围是不是总有几个人时不时的出现?”石勇提醒道。

    文苍想了一会儿,点头说道:“大统领你这一说,好像确实是有这样几个人。”

    “看来我得到的消息是正的。”石勇有些严肃的说道。

    “大统领是哪里得来的消息?你不是一直在宫中保护陛下吗?”

    “此事暂时不要走漏任何风声。”石勇看了看四周,然后低声对文苍说道:“是宁王无意间现的,他怕鲜卑人知道是他告知禁军,会因此惹上麻烦,所以再三叮嘱我不可告诉别人,所以你也得保密。”

    文苍连忙点点头:“属下明白!”

    “我会再派几十个人乔装好出宫,配合你将这些细作一网打尽,到时候功劳算你的,那样一来,之前卧龙山的事情陛下想必就不会再怪罪于你了,你也可以尽早回宫。”石勇拍了拍文苍的肩膀说道。

    文苍立马跪在了石勇面前,说道:“大统领的恩情,文苍没齿难忘!请受我一拜!”

    文苍说完,就跪在了石勇面前,石勇连忙将他拉起来,说道:“你我是过命的交情,不必言谢!”

    文苍对石勇几乎感激涕零,一时间无言以对。

    石勇安慰道:“好了,言归正传,这件事要立马着手去办,得先查清楚这些细作在邺城所有的藏身之处,时间久了,怕是夜长梦多。”

    文苍连忙点点头说道:“大统领说的是,驿馆周围我也会加强巡视,确保万无一失。”

    “你立马回到驿馆,今日我会派人出宫暗中调查那些细作,对了,此事咱们还要暗中进行,免得被巡防营得到消息,让他们来插一脚。”石勇提醒道。

    “大统领,属下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

    文苍皱着眉头问道:“这宁王殿下素来不管朝中任何事情,这次怎么会透露这样的消息给咱们?按道理来说,他完全可以把这件事告诉巡防营的刘荣,不知这宁王是什么打算?”

    “这刘荣只是一个莽汉,宁王又胆小怕事,他自然担心万一刘荣嘴不严,走漏了消息,给自己惹上麻烦。至于宁王为什么把鲜卑人安插细作的事情告诉我,大概是想卖个人情给我,也好与我们禁军拉近关系,这年头,他一个毫无恩宠又无后台的郡王,日子也确实不好过。”

    “大统领说的有道理,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文苍点点头。

    “行了,你赶紧回驿馆,其他的事情我会安排!我马上也得回宏光阁,免得陛下找不到我要龙颜大怒。”

    “是!属下这就回去!”文苍拱手行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大约午时,匈奴人和羌人休整完毕,便向云中进,万马奔腾,蹄声如天雷滚滚,远远的就可以听到。

    一骑快马穿过一块开阔地,马背上的人身着寒衣,背负烟色小旗,原来是云中守将排出的一个探子。

    “匈奴人来了!匈奴人来了!”那人一边骑马冲向城门,一边冲城楼大喊。

    “快!快开城门,让他进来!”一个守城士兵对城楼下的人喊道。

    没过多久,城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隙,然后被人慢慢推开,那匹快马刚好冲进了城门。

    “快关门!快关门!”守城门的将士们纷纷大喊。

    众人七手八脚将城门关上,又将横梁插上,固定好。

    就在这时,城楼上传来了鸣锣之声。

    “所有人上城楼!匈奴人来了!匈奴人来了!”城楼上传来守城官卢海龙的大喊。

    众将士立马爬上城楼,远远望去,匈奴骑兵如海潮一般涌了过来,马蹄卷起的沙尘几乎遮蔽了天上的太阳,匈奴人嘴里的吆喝声都已经听得清清楚楚。

    “将军!怎么办!匈奴人这么多!咱们可才一万多人!”一个士兵有些慌乱的问卢海龙。

    “慌什么!赶紧派人从东门出去,到李城找庆王殿下搬救兵!”

    “是!”那人匆匆忙忙的下了城楼。

    “准备好滚木雷石!”卢海龙对手下冷静的号施令。

    “是!”众将士齐声喊道。

    “弓箭手准备!听我号令!”

    “是!”

    弓箭手齐刷刷搭弓上箭,瞄准了远处比沙尘暴还要可怕的匈奴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