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云中危急
    ,!

    匈奴人和羌人的骑兵在距离云中城大约一里路的地方停住,在最前面的就是匈奴大单于和那个羌族领。??? ?

    “列队!准备攻城!”大单于对手下号施令。

    一个传令兵很快冲出队列,由南往北一路狂奔,同时喊道:“列队,准备攻城!列队,准备攻城!”

    骑兵之中忽然冲出了很多步兵,大约是骑兵下马以后直接充当步兵。这些人临时将几段木梯,拼接固定,很快就成了攻城的云梯。

    “大单于,就这些木梯能攻上云中城吗?”那个羌族领用怀疑的语气问道。

    大单于勒着马缰绳,笑了笑,略有鄙夷的说道:“你们羌族人没有攻城的经验,就远远看着吧。”

    羌族领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大单于,正准备骑马走开,大单于对他说道:“木都领,既然你们羌族人不会用云梯攻城,那就做些其他事情吧。”

    这个叫木都的羌族领转过脸问道:“大单于想让我们做些什么?”

    大单于骑着马往前走了几步,马鞭直指云中城墙,说道:“你看,这云中的城墙上都是他们的弓箭手,若是我的这些手下贸然冲过去,必定被射的万箭穿心,我要你们羌人做一些掩护。”

    “怎么掩护?”木都问道。

    “你们羌人轮番骑马绕过城墙前,朝城墙上的人射箭,吸引他们的注意,给我的人争取时间和机会攻城,如何?”

    “从城墙前?”

    “没错,在离城墙一百步左右的地方,骑马绕过,在中间调头,给我的人留条路扛云梯攻城,这样协作,伤亡更小,木都领你觉得怎么样?”

    木都骑着马走到大单于身边,说道:“大单于久经沙场,都听你的!”

    “这样就好!”大单于抬起手,对手下人吩咐道:“吹号角!击鼓!准备攻城!”

    “准备攻城!准备攻城!”传令兵再次策马从队列前跑过喊道。

    匈奴人已经准备好了十几架云梯,每一架有大约二十个匈奴人扛着,等待者冲锋的指令。

    这时候,大军之中走出了一队士兵,手执牛角,腰挂弯刀,只见这些这些匈奴人举起牛角号,鼓起腮帮,漫山遍野想起了沉闷的“呜呜”声,随之而来的是匈奴人和羌族人杀声震天的吼声。

    “冲啊!”匈奴人的攻城部队率先冲了出去,十几架云梯横向一字排开,每个扛云梯的人身边都站着另外一个人手执大的牛皮盾牌,用以阻挡城墙上的射出的箭。

    大军慢慢往前推进,攻城的匈奴人转眼就冲到了城下,架起云梯开始往上攀登。与此同时,羌族人的骑兵出动,按照大单于的指令,在距离城墙百步远的地方跑过,顿时满天箭雨。

    城上的官兵原本只是专心对付攻城的匈奴人,没想到羌族人会用这种方式打掩护,不少将身体露出城头的将士,都被羌族人的箭射中了。

    “快!朝着那些骑兵射箭!不管人还是马!射中就好!”卢海龙一边盯着城下匈奴人和羌人的动向,一边冲手下号施令:“滚木雷石用上!砸城下这些狗娘养的!”

    卢海龙话音刚落,城头上扔下了大量的滚木雷石,许多爬到一半匈奴人,立刻被扔下的滚木雷石当场砸死,而剩下的匈奴人则前赴后继,继续顺着云梯往上爬。

    由于城下羌族骑兵不断的骑射骚扰,城墙上的守城官兵只能分工协作,一部分弓箭手专门射那些骑兵,剩下的则是专心对付顺着云梯往上爬的匈奴人。

    攻城开始一个时辰左右,双方各有死伤,不少羌人被射落下马,云中城墙上也有不少将士中箭直接坠落,摔的体无完肤,而那些被滚木雷石砸中的匈奴人就更惨了,基本脑浆迸裂面目全非。

    “大单于,这样下去不行啊,你看咱们都损失了这么多人,还没有人爬上城墙。”木都有些沉不住气的说道。

    “你急什么?这才多一会儿?要是云中城这么容易拿下,还会是他们羯族人的吗?”大单于面不改色,眼睛依旧沉着的盯着云中城的城墙。

    木都由于不如大单于老练,也没有攻城的经验,也只能听从大单于的注意,继续派人吸引城墙上的弓箭手注意。

    不得不说大单于的策略还是有些道理的,匈奴人和羌人的骑兵善于骑射,所用的弓多为轻弓,两百步以内杀伤力还是不错的,故而选择了离城墙百步左右的距离,刚好可以有效射杀城墙上的守城将士,又可以尽量减少伤亡。

    忽然,一个匈奴人策马跑来,对大单于禀报说道:“大单于,斥候来报,大约一个时辰前云中城东门出了几匹快马,绕道朝李城去了!”

    “那就好!这些人是去李城搬救兵的!让他们去!石遵不来,这仗打的有什么意思?”大单于冷笑道。

    “大单于你看!有人爬上城墙了!”木都忽然指着城头,对大单于大声说道。

    大单于一听,立马来了精神,朝着木都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一架云梯上有人爬上了城墙。

    “将军!不好了!有人爬上了城楼!”卢海龙手下一名士兵忽然喊道。

    听到有人爬上城墙,守城将士立马军心有些乱了,一时间弓箭手射箭的频次都低了,滚木雷石也慢了下来。匈奴人见状,立马抓住机会往上突进,大有趁势攻上城头的可能。

    卢海龙到底经验老道,立马拔刀出鞘,大声对部下喊道:“所有人守住自己岗位,弓箭手继续!滚木雷石看准就砸!谁敢后退半步,定斩不饶!”

    卢海龙这一嗓子,让原本有些慌乱的将士重新振作起来,继续奋勇杀敌,那些原本快要到达城楼的匈奴人,又被滚亩雷石砸了下去。

    卢海龙朝远处看去,四五个匈奴人已经在城楼上和自己的下属厮杀起来,匈奴人勇悍异常,十几个士兵围着,竟然硬是没把他们杀掉。

    卢海龙大喊一声:“本将亲卫何在!”

    只见十几个威严的将士齐声喊道:“在!”

    “跟我杀了这群狗娘养的!”卢海龙提着刀率先冲了过去,其余的亲卫纷纷拔刀出鞘,追了上去。

    卢海龙快要跑到那些匈奴人面前的时候,看到又有匈奴人爬上城楼,连忙喊道:“快!守住那个缺口,其余人跟我杀!”

    那些正在跟匈奴人厮杀的将士听到卢海龙的声音,顿时受了极大的鼓舞,士气立马高涨起来,四五个人连忙冲到云梯旁,手持长枪,把即将爬上来的人给戳了下去。

    卢海龙挥舞着手里的刀,与匈奴人战成一团,一时间血溅三尺,双方都杀红了眼。

    尽管匈奴人异常勇猛,无奈寡不敌众,很快在卢海龙和其手下亲卫的围剿下,全部被杀,刚刚获得的一点机会,就被卢海龙给抹杀了。

    “把这些匈奴人的头砍下来,把尸扔下去!”

    卢海龙杀的双眼通红一身是血,挥刀便砍下了一个匈奴人的头,其余的将士见状,也纷纷砍下了被杀死的匈奴人的头,有人甚至砍下匈奴人的四肢,一起扔下城楼。而这一幕,被远处的大单于和木都看的清清楚楚。

    “他妈的!功亏一篑!”木都丧气的骂道。

    大单于脸色很不好看,冷冷的看着匈奴人的尸被扔下城楼。忽然一阵风吹过,大单于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天色有些暗了,自知一时间是拿不下这云中城了,便冷冷的对手下吩咐道:“鸣金收兵!后退五里外扎营!”

    “大单于!怎么突然鸣金收兵了?刚刚咱们都差点成功了,应该派人再冲一次,说不定就成功了呢?”木都显然不同意现在退兵。

    “你懂什么?再不收兵伤亡更大不说,还是攻不上城墙。”大单于转过头大声反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