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声东击西
    ,!

    木都看到大单于那充满杀意的眼神,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畏惧,这个驰骋草原的硬汉,在年近半百的匈奴单于面前,愣是不敢反抗。

    大单于手下的攻城将士听到鸣金收兵,立马扛着云梯后撤,而羌人见匈奴人后撤,也不再冲向城墙射箭。

    次攻城失利,匈奴和羌族联军难免有些垂头丧气,木都因为不敢违逆匈奴大单于的意思,只能忍着不作。

    大单于带着匈奴人和羌族人往后撤向一处山坡,那里地势相对较高,视野开阔,以免半夜被人偷袭。

    大单于骑在马上,很不甘心的回头看了一眼云中城,忽然心生一计,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一旁的木都很不高兴,看到大单于忽然笑了起来,冷冷的问道:“大单于,你不至于打了败仗还这么开心吧?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大单于看了木都一眼,没有理他,而是对一个身边的一个手下招手,然后贴着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木都看着二人,却不知道大单于在对那人说些什么。

    那人边听边点头,片刻之后大单于说完,便说了一声:“我明白了!”

    那人睡完,对身边另外几个人说道:“你们几个!跟我走!”

    话音刚落,几个人便策马离去,木都完全没搞明白这大单于是在做些什么,于是问道:“大单于,这是准备干什么去?”

    大单于没有理会木都,眼看着到了离云中城七八里外的地方,大单于便对手下人说道:“吩咐下去,全体下马,原地扎营休息,该吃就吃,该喝就喝!”

    大单于说完,自己便下了马,走到一块石头旁坐了下来,一个手下立马递过来一壶马奶酒。大单于接过马奶酒,“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我说大单于,咱们可是联合出动的,你有什么计划应该告诉我们吧?”木都一脸不爽的站在一旁对大单于说道。

    大单于不慌不忙的喝了半壶马奶酒,拧上塞子,将马奶酒扔给了木都,说道:“小子,你跟你老子比起来差远了!”

    木都听了这话,有些气恼,还未来得及开口,大单于便对他说道:“让你的人赶紧吃点肉干然后休息,咱们后半夜就撤。”

    “什么?撤退!”木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声质问道:“我们和你们匈奴人出来就是为了抢些牛羊牲口还有女人金银回草原,现在屁都没得到,你就要带着我们撤?不行!我绝对不同意!”

    大单于鄙夷的看着木都说道:“所以我说你跟你老子比起来差远了!年纪轻轻一点耐心都没有!”

    “那你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干嘛要撤?”木都倒是想看看这匈奴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他娘的懂个屁!”大单于站起身拍了拍皮甲,说道:“我们此时退到这里,云中守将卢海龙必定认为我们明天一早或者半夜会再次攻城,老子偏偏不攻。”

    “那你到底什么打算?能不能别卖关子?”木都很没耐心的问道。

    “一会儿天烟以后,让你的手下把营地里的篝火全部点起来,篝火烧的越旺越好,帐篷全部搭好,然后全部人马抓紧时间休息,等到后半夜,我们所有人退出这里,悄悄往李城行军。”

    “往李城行军?为什么?我们不是要打云中吗?”木都还是没有明白大单于的意思。

    “管他云中还是李城,只要能劫得牛羊马匹金银就好!”大单于瞥了一眼木都,继续说道:“再过一个多时辰,李城就会收到云中被攻城的消息,石遵即使怕死,也不会见死不救,云中失陷,这个罪名他可担当不起。云中城上的卢海龙看到我们营地里篝火烧着,必定不会猜到我们实际上早已离开,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与石遵的人马交手了。再说了,就算到时候卢海龙知道我们与石遵交手他也不敢轻易派兵来救,云中不过区区一万多守将,他根本分不出兵马来。这样一来,只要灭掉石遵,随便是李城还是云中,我们都可以无后顾之忧的稳稳拿下。”

    “那你刚刚派出去的那几个人是干嘛去了?”木都追着问道。

    “我派人去给另外两路人马传信,一旦石遵支援云中,与其交锋,纠缠一会儿之后便佯装败退,留个突破口给他们,让石遵带着人马过来。如此的话,石遵必定会觉得我匈奴人和你们羌族人不堪一击,心中自然麻痹大意,另外一方面,只有放他过来,我那路从河西过来的一万人马才有机会抄了石遵的后路。李城虽然比这云中城高池深,但是不可能不留人守城。石遵手下不过四万人马,他最多能带出来的就是三万多人,而且据我所知,李城守军四万,其中半数是步卒,也就是说石遵最多救带着两万骑兵和一万步兵出支援,你觉得我们四万骑兵会吃不了他这三万人马?只要他出了李城,我们前后夹击,石遵必败无疑!”

    大单于一席话说的木都目瞪口呆,惊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大单于看着木都那无能的样子,冷冷的说道:“木都领,赶紧让你的人按照我的话去做吧!”

    木都心中开始有些佩服这个匈奴单于,这老东西沉着果断,却又比狐狸还狡猾。

    “好,我现在就吩咐下去!”木都点点头,刚转过身,又低声问道:“撤退的时候是不是不能骑马?得所有人牵着马走远了才能上马吧?免得被云中城里的人给听到动静。”

    大单于微微一笑,说道:“没错,你还不算太笨。”

    木都撇撇嘴,嘟哝着走开了。

    夜幕降临,匈奴人和羌族人的营地上篝火烧点很旺,云中城楼上的卢海龙正在看着远处营地里的状况。

    “将军,都清点过了,咱们损失了一千多个弟兄。”一个士兵对卢海龙禀报说。

    卢海龙脸色铁青,尽管看似依旧沉得住气,但是内心早已波澜起伏,他心里明白,今天匈奴人的攻势只是试探而已,尽管攻城不是匈奴人擅长的,但是云中城里不过万余守军,有些还是老弱病残,匈奴人只需要不分昼夜猛攻两日,云中城必破无疑。

    “传令下去,今夜轮流休息,加强巡逻,所有人睡觉都必须穿着衣服,刀不离身!防止匈奴人半夜偷偷摸上来!”卢海龙对手下人吩咐道。

    “将军,属下还有一事禀报。”那人低头说道。

    “什么事?”卢海龙有种不好的预感。

    “方才卑职顺便清点了一下物资,城中粮草不必担忧,只是这箭,怕是会不够了。”

    守城若是没有足够的箭,势必会受很大的影响,这个消息,对于卢海龙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卢海龙深吸一口气,问道:“还剩下多少?”

    “只有五万多了!”那人垂头丧气的说道。

    卢海龙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质问道:“什么!怎么会就剩下这么点!箭呢!”

    “今日匈奴人攻城,弟兄们就差不多射了两万支,原本咱们有十几万支箭,不久前庆王的手下来咱们这调走了八万支,将军您忘了吗?”那人小声回答道。

    卢海龙一听,这才想起了确实有这么回事,于是松开了这个被他吓的有些哆嗦的士兵,看了看城下,想了一会儿,说道:“等到了子时,派人从城墙上缒绳而下,把城墙下的箭收拾收拾,能捡的全部捡回来!记住!不允许开城门出去!”

    “属下明白!”

    一骑快马在夜幕下急驰,李城守军远远的隐约听到了马蹄声,大声问道:“什么人!再不停下,我就放箭了!”

    “我是云中守将卢将军的部下,有紧急军情禀报庆王殿下!”那人不敢再往前赶,连忙勒马停下,冲城楼上大声喊道。

    “快开城门!云中来信了!”城楼上的人对城下的人喊道。

    石遵正焦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这时候,一个手下站在门口大声喊道:“禀殿下!云中来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