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恍然大悟
    ,!

    石闵叹了口气,然后对王冲说道:“既然这样,咱们就对这些胡人大开杀戒,为当年被杀的先人们报仇!”

    “我就是这样想的!我们要杀光这些胡人!”

    石闵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问道:“还要多久才能出这个山谷?”

    “快了!大约还有半炷香的时间。??   ”

    “这样太慢了!得加快度!”石闵微微皱眉。

    “少将军,不可心急,这条山间小路碎石遍地,咱们的马不如平地上跑的快,但是穿出这条小路就一马平川,那样去云中就快了。”

    石闵心知王冲的话说的很有道理,急也急不来,只能这样赶路。

    石遵的军队与匈奴羌族联军遭遇后,双方便展开了厮杀,匈奴人个个勇悍,又多骑良马,一时之间石遵的左右两翼居然全被羌族人压制着。

    “传令兵!传令下去!让步卒结成方阵,扰乱匈奴人的阵型,弓箭手给我射!”石遵一边挥刀砍杀,一边对谭渊喊道。

    “是!”

    石遵心中明白这是一场恶战,对于匈奴人来说,若是他们输了,不但会有很多人战死,部族的很多人都会因为没有吃喝而饿死。对于石遵的人马来说,若是输了,肯定会被匈奴人尽数杀光,李城和云中也会被洗劫一空,这个罪人,没人敢做。

    传令兵刚刚骑马赶到石遵骑兵的后方,还没来得及传达石遵的指令,一支流箭忽然飞了过来,直接将他射落下马。

    不远处的步卒看到这一幕,立马反应过来,结起阵型。

    原来步卒方阵的两侧,分别出现了两支骑兵,正是之前随大单于的两万人马渡河东进后失去踪迹的那一万人。

    “防御!”步卒统领见匈奴骑兵来势汹汹,立即下令。

    骑兵相对于步卒最大的优势就是拥有强的机动性,可以实现迅迂回穿插。尽管步卒的反应很快,但是再快也快不过匈奴人离弦的箭,盾牌兵还未全部站结阵到位,就已经有不少人死在匈奴人的箭下。

    “殿下!不好了!咱们的后面出现了不少匈奴骑兵。”谭渊忽然穿过混乱的战场,爬到石遵身边喊道。

    “你即刻带一千骑兵前去支援!千万不能咱们被抄了后路。”石遵一身是血,喘着气对谭渊喊道。

    “不行!我得留在殿下身边保护您的安全!”谭渊不肯离去。

    “别废话!要是后路被抄!咱们全部都得完蛋!快去!”石遵顾不上多话,说完便带着部下继续冲杀。

    谭渊无奈的狠狠夹了一下马肚子,然后转身带人支援步卒去了。

    要说这匈奴人的骑兵战术确实厉害,纵然步卒在人数上胜过匈奴人,但是匈奴人根本不愿意和你正面冲击,只是留下两千人不停的袭扰步卒方阵,剩下的八千人直插石遵骑兵队伍的后背。

    “放箭!不能让他们断了殿下的后路!”步卒统领知道匈奴人的意图,顾不上那两千匈奴人,直接命令弓箭手朝那八千人射箭。

    一时间万箭齐,不少匈奴人都中箭落马。那两千外围的匈奴人趁机也对步兵方阵实行了冲击,同时进行远距离骑射,纵然有盾牌兵在前面挡着,到底不是密不透风的墙,还是有很多人中箭倒地。

    “分!”步卒统帅下令喊道。

    很快,随着一阵鼓声响起,一万五千人的步卒方阵开始移动起来,迅分成三个方阵。这三个步卒方阵依旧以盾牌兵在最外侧,第二排是长矛手,一根根长矛伸出方阵外,使得匈奴人的骑兵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放箭。

    “推!”步卒统领再次下令。

    紧接着就是一阵频率很快的雨点鼓,三个步卒方阵紧而有序的分成三队,朝着石遵骑兵的背后移动上去,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不让匈奴人断后。

    尽管步卒统领的反应很快,仍旧有不少匈奴人冲进了石遵的人马之中,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后有匈奴人,还没反应过来,便死在了匈奴人的刀下。

    石遵的队伍立马陷入一片混乱,就在这时,谭渊带着一千人马冲了过来,见着匈奴人便砍,石遵的不少部下这才反应过来,立马参与围剿这些趁乱冲进来的匈奴人。

    石遵的后方稍稍稳定了一下,但是正面兵力却有些捉襟见肘,两翼的人马始终被羌族人压着打,真是应了一句老话,胆大的怕遇到不要命的,这些羌族人如此拼杀,不但为了活下去,更是为了部族的老幼,自然是拼尽全力。

    石遵的人马渐渐处于劣势,士气越打越低,谭渊忽然冲了回来,对石遵说道:“殿下!形势不利!咱们得赶紧撤回李城!”

    “你说什么胡话!现在撤回去,这一万多步卒就等于死在这里了!你让我们怎么跟父皇交代!”石遵对谭渊吼道。

    “羊没了还可以再圈,人没了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步卒连夜行军,没休息多久就临阵对敌,根本就挡不住后面来的那群匈奴人!再不撤咱们就被包围了!”

    “放屁!本王的人马哪有那么不堪一击!再坚持一会儿!等王世成的人马到了,咱们就可以反败为胜!”石遵咬咬牙,坚持不肯撤离,因为他知道,一旦他撤离,几万人马必定斗志全无,跑得再快也会被匈奴人和羌族人追上,只要被追上,就必死无疑。若是这场仗败了,那他在朝中的威信也就没了。

    谭渊见石遵如此坚决,也只能无奈的带人继续与匈奴人纠缠,双方久战不下,没有任何一方有撤退的意思。

    此时的云中城里,卢海龙正心急如焚的等待着斥候的回信,终于,一骑快马远远的跑了回来,卢海龙连忙往城楼下跑,同时对守门的人喊道:“快开城门!快!”

    那人骑着快马冲进城里,连忙勒马停住,然后对卢海龙说道:“启禀将军!卑职在匈奴人和羌族人的大营后面现了大量人马的脚印,而且去往同一个方向,卑职追出去几十里路,这些脚印没有分散的迹象显然是一起行动的。”

    “快说,匈奴人和羌族人往什么方向去了!”卢海龙心里已经猜到个七七八八,但是他需要更精准的答案,因为他更希望匈奴人和羌族人继续围攻云中,否则他就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卑职估计,匈奴人和羌族人去了李城!”

    卢海龙终究还是听到了他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

    “来人,点兵随本将军出!”卢海龙脑子一热,立马对手下人吩咐道。

    “将军!咱们要去哪里!”一个副将问道。

    卢海龙冷着脸说道:“匈奴人定是冲着庆王殿下去了,现在说不定已经交上手了,若是殿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咱们云中城的人也脱不了干系!”

    卢海龙说完,变准备去牵马,副将一把拉住他,说道:“将军!千万不要一时冲动啊!现在外面情况不明!万一您带着人出了城,匈奴人一个回马枪,两万人马直接回头冲杀咱们!咱们可根本挡不住啊!那样一来,这云中城可救等于送给匈奴人了!”

    卢海龙听到这话,顿时愣住了,他压根儿没想到这一点,匈奴人若是以此吸引他们出城,一旦在平地上与匈奴人人相遇,就算云中一万人马全部触动,也不可能挡得住两万匈奴和羌族的联军,那云中城真的就拱手送出去了。

    想到这里,卢海龙不由得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墩上,愣了好一会儿,才对手下人吩咐道:“再派人出去!查探匈奴人的动向,一旦他们真的在与庆王殿下的人马交战,立马回来禀报!”

    “是!”那个副将点点头。然后便起身去安排人马了。

    石闵也终于带着三千人马出了那条小路,赶了几个时辰的路,石闵下令稍作休整,人马都适当饮水。而石闵则拉着王冲继续商量往北行军的路线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