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神兵天降
    ,!

    忽然,薛赞走到石闵身边,神神秘秘的说道:“少将军,你们听!是不是好像有厮杀打斗的声音?”

    石闵听到薛赞这样说,立马站起身,对身后的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往前走了几步,集中精力仔细听着耳边的声音,果然,片刻之后隐约听到了打斗之声。?

    薛赞一脸急切的看着石闵,只见石闵转过身对正在休息的将士们吩咐道:“全体上马!准备战斗!”

    “和谁战斗?”薛赞忍不住问道。

    “在这个地方能有这么大的动静,出了庆王的军队和胡人交手了,往想不出还会有什么其他情况。”石闵冷静的说完,便提起自己的长戟,跨上了朱龙马。

    就在这时,之前奉石闵之命出去放哨的张沐风骑着马跑了回来,神色匆忙的对石闵说道:“少将军,前方现匈奴人以及羌族人与咱们赵国人打起来了,看旗号,应该是庆王的人马!”

    “少将军猜的果然没错!”薛赞忍不住用赞叹的语气说道。

    石闵没有回应薛赞,而是问张沐风:“战况如何?”

    “庆王的骑兵施展不开队形,步卒无法与对方机动作战,几万人马被胡人前后夹击,已经折损近半,形势不容乐观。”张沐风简单的说道。

    “全体都有!以最快的度出击!绕道匈奴人的后方,直接冲击他们的中军,找到匈奴单于,我要把他生擒!”石闵举起手中长戟,对身后的三千将士们喊道。

    石闵说完,对张沐风说道:“前面带路!”

    “是!”张沐风立马调转马头,冲向对面的一个山坡,石闵则带着人跟着张沐风。

    石遵和大单于以及木都的人马从清早一支对战到靠近午时,彼此都耗力不少,石遵的人马已经明显处于劣势,匈奴人和羌族人渐渐开始对石遵的人实行包围。

    石遵的骑兵损失严重,仅仅剩下不到万人,为了避免被匈奴人和羌族人分割包围然后剿杀,石遵下令所有骑兵靠拢,由步卒在外围,用盾牌和长矛结成临时的盾墙,给骑兵一些喘息的机会。

    此时石遵已经杀的浑身是血,刀也已经卷刃,身上还有几处刀伤。谭渊则一脸焦急的对石遵说道:“妈的!王世成的人马怎么还不到!”

    石遵咬着牙说道:“求人不如求己!咱们还没输!想办法突围!派人去云中让卢海龙派兵来增援!剩下的人慢慢朝云中靠拢”

    “这里来回云中最快也要六七个时辰,等卢海龙赶到,怕是人都死光了!”谭渊显然有些慌了。

    “那也值得一试!快去!”石遵对谭渊吩咐道。

    “哎!”谭渊无奈的叹了口气,便驱马走开了,立即组织人准备突围。

    远处,大单于和木都似乎觉得胜负已分,便任由自己的部下绕着石遵的人马自由放箭,消耗他们的士气,时间一长,这盾墙自然不攻自破。

    “大单于,你这招可真厉害!明着打云中,实际上却在路上等着石遵的人马来送死!只要拿下石遵,那云中城里的一切,可就是稳稳的属于咱们的了。”

    大单于脸色镇定,一言不,看着石遵的人马被困在原地不能展开,心中居然没有一丝兴奋。

    “怎么了大单于?咱们这都胜券在握了,你怎么还愁眉苦脸的?”木都一边将刀插回刀鞘,一边看着大单于问道。

    “还有一万人马,差不多也该出现了,为何到现在还没动静,到底是生什么状况了?”大单于自言自语道。

    “管那么多干嘛?就算没有那一万人马,咱们现在也能灭了石遵。”木都不以为然的说道。

    大单于没有和木都做过多解释,凭借多年征战的直觉,他感到了一丝丝不安。

    “大单于!不好了!咱们后面来了一支骑兵!朝我们冲过来了!”忽然一个人骑着马跑来对大单于禀报道。

    “不会吧?云中的人马这么快就来支援了?”木都疑惑的看着大单于问道。

    “来了多少人?”大单于立马调转马头,同时问那人。

    “不多,最多也就三千人,不过看他们的旗号,好像不是云中的守军。”

    大单于微微皱眉,脸色凝重的对木都说道:“木都领,你带人前去拦截这支人马,我带人尽快生擒石遵,我感觉不对劲,要战决。”

    木都察觉到了大单于内心的一丝不安,没有犹豫,说道:“好!不就三千人吗?老子现在就带人去砍了他们!”

    木都言毕,朝周围大喊一声:“羌族的勇士们,跟我往回冲!”

    羌族的骑兵听到木都的指令,有人立马掏出一个造型奇特的牛角号,“呜呜”的吹了两声,羌族骑兵听到号角声,便懂了是领再召唤,于是从人群中撤出了一部分人,跟随着木都迎着那支突如其来的骑兵冲了过去。

    “殿下你看!”谭渊远远的看到了山坡上冲下来的一支骑兵。

    石遵转过头,顺着谭渊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对骑兵冲下上坡,如同一把利刃,朝这匈奴人的后方直插过去。

    “是王世成的人马!”谭渊兴奋的大喊。

    石遵仔细看了看,那冲在最前面的人,手持长戟,身着雁翎甲,骑着一匹通体朱红的快马,仅仅一击,便将羌族的领木都打落马下。

    “是石闵那小子!”石遵回应谭渊。

    尽管来支援的人不多,但是有石闵在,石遵的心中竟然安心了许多,于是对部下们喊道:“众将士!有人来支援咱们了!胜败在此一战!举起你们的刀枪!让匈奴人和羌族人血债血偿!”

    原本石遵的人马折损不少,剩下的人斗志也已经渐渐消退,几乎是强弩之末,如今听到有人支援,立马看到了一线生机。本能的求生**刺激着石遵的部下,众将士立马变得勇猛起来,局势大有被翻转的意思。

    话说木都与石闵只是一个照面,便被一击打落马下,幸亏几个随从拼死保护,他才得以重新爬上马背,逃了回来。

    羌族人见自家领也险些被斩于马下,军心立马有些混乱,石闵的三千人马趁势斩杀了数百人,羌族人急忙后撤。

    “大单于!”木都一脸狼狈的跑了回来,远远的便对大单于喊道:“后面冲过来的这队人马太厉害了!我的人被冲散了!”

    大单于闻言,自知形势危机,没有跟木都废话,当即对手下人吩咐道:“带人随我冲锋!”

    大单于说完,拍马而出,抽起一支插在地上的长矛,便带着人杀向石闵。

    “薛赞!庆王被困,你带五百人绕过去助他突围!”石闵远远看到石遵的窘境,立即对薛赞吩咐道。

    “末将领命!”薛赞说完,带着一队人从战场外侧迂回过去。

    “少将军小心!”张沐风忽然朝石闵大喊,同时挥刀砍了过来。

    石闵本能的低下身,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清楚状况,只听到身后“铛”的一声,张沐风及时挥刀替石闵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石闵立马拍马躲开,调转马头,这才看清楚刚刚差点击杀他的,是一个头微白,但身材魁梧体格健壮的中年人,不是大单于又会是谁?

    “你穿的是雁翎甲?”大单于冷冷的问道。

    “你认得此宝甲?”石闵一怔。

    “既然石虎能把这宝甲给你,就说明你是他至亲之人,苍天有眼!今日长生天让我有机会替先祖收回这身雁翎甲!”大单于说了一堆莫名奇妙的话,猛的拨开张沐风的刀,张沐风身体一歪,险些跌落马下。

    石闵见大单于来势汹汹,不敢大意,策马朝大单于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