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借尸还魂
    ,!

    李昌一听这话,当即就火冒三丈,抽出刀就想砍了谭渊,被王世成一把拦住,低声说道:“二哥你干什么?放下刀!”

    李昌看了一眼王世成,然后很不客气的对谭渊骂道:“小子!别以为你是庆王殿下的人就可以口无遮拦!老子们日夜赶路才从邺城赶了过来,差点把马都跑死,一见面你小子就说这种屁话,你有本事怎么不自己赶走匈奴人?老子看你就这点嘴上本事吧?”

    “李昌!你算老几!我们殿下面前轮得到你吆三喝四吗!”谭渊正愁一肚子火没地方撒,见李昌冲他吼了起来,便与李昌对骂。? ?

    “有本事你来跟老子比划比划!看看老子算老几!”李昌说着,又要拔刀。

    “二叔!你这是做什么?别胡来!”石闵连忙上前拽住李昌,怕他闯祸。

    “我看这小子是欠收拾!”李昌指着谭渊对石闵说道。

    “李昌,打狗还要看主人,你不过是西华侯帐下一个左前锋大将,你们将军尚且不敢这样对我不客气,你有什么资格在本王面前指手画脚?”石遵虽然打了败仗,威严却丝毫不减,冷冷的对李昌质问道。

    “殿下,我二哥心直口快,并无恶意,只不过邺城距这里近千里之遥,我等也是日夜兼程才赶到这里,幸好侄儿小闵及时救驾,殿下无恙,我等也就放心了。”王世成见场面有些尴尬,连忙出来圆场。

    “殿下,眼下当务之急是如何将匈奴人和羌族人驱逐出去,而不是咱们在这里内讧,匈奴人和羌族人方才及时撤退,咱们并未伤其元气,他们很有可能会继续在赵国境内横行无忌,所以整顿兵马早些兵才是正事。”石闵也在一旁帮腔。

    石遵狠狠的瞪了李昌一眼,然后对石闵和王世成说道:“本王带入连夜行军增援云中,没想到中了匈奴人的埋伏,将士们以疲惫之师对敌,所以才损失惨重。刚刚本王派人清点了一下,手下剩余骑兵不足万人,步卒也只有万余人,匈奴人和羌族人皆为骑兵,本王的步卒根本不能追击,所以还是要让你们配合本王行动,一起追击那些往北撤离的匈奴人和羌族人。”

    “殿下应该先前就得到消息,还有一万匈奴人从河西进军李城,但是我们绕道河西并未现其踪迹,怕是匈奴人有意隐藏自己的行踪,所以末将建议殿下将剩余的一万步卒分五千回去镇守李城,剩余的人马增援云中,以此从云中调出所有骑兵。咱们得抱团一起行军,免得被匈奴人各个击破。”王世成在一旁建议道。

    石闵点点头,对石遵说道:“我觉得三叔说的有道理,不知殿下觉得如何?”

    石遵叹了口气,说道:“就这样办吧,大军稍作休整就出。”

    王世成等人对视了一下,只能默默点头,他们一路赶了这么久,也确实需要稍作休整。

    匈奴人和羌族人一路往北撤退,狂奔了几十里路这才停下,木都有些狼狈的看着大单于,说道:“真是功亏一篑,没想到突然杀出来的这三千人马,居然这么厉害,从咱们后面突袭,打的咱们措手不及。”

    大单于低着头,没有回应木都,此时他心里想的,是刚刚与他交手的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为何其部下称之为少将军?回想自己戎马一生,手中的马刀不知斩了多少人,除了当年的石瞻,没人能与他战十个回合,没想到今日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险些生擒,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大单于,刚刚偷袭咱们的那群人,好像不是附近的守军,他们到底是从哪里窜出来的?还有,那个手持长戟的小子是谁?老子差点死在他手上!真是太厉害了!”木都看大单于不说话,继续问道。

    “看他们的容貌和衣着,应该不是羯族人,倒像是汉人,整个赵国能有这么厉害的汉人骑兵的,估计只有石瞻。”大单于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丝线索。

    “石瞻?当年他不是被你们匈奴人打的差点全军覆没吗?那小子又是谁?大单于见多识广,难道你也认不出来?”

    “应该是石瞻的儿子!”大单于说道这里,眼神开始变得充满杀意,右手忽然抽出匕,猛的插在地上。

    木都被大单于的举动吓了一跳,问道:“大单于和那小子有仇?”

    “他身上那套雁翎甲原本是我匈奴人的宝物,当年石虎和石勒杀我先祖,夺我江山,掳走无数珍宝,这雁翎甲也在其中,今日见到,原本以为有机会夺回宝甲,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厉害!”大单于恨恨的说道。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三万人马折损数千人,不能就靠之前抢到的那点东西来弥补吧?咱们大老远的跑过来,不多得点美女牛羊以及金银,怎么对得起死去的这些弟兄?”木都显然并不死心。

    大单于看到木都这毫无主见的样子,真恨自己怎么找了一个猪一样的帮手,若不是想着木都手里的还有着不少人马可以帮忙,他真恨不得立即砍了这个蠢货。

    “让你抢的尸体抢到了吗?”大单于一边收回自己的匕一边问道。

    “这肯定抢到了,你看看,这么多够不够?”木都说着,朝手下招手示意,然后一百多具石遵部下的尸被扔在了地上。

    大单于站起身,看着地上的尸体仔细打量着,还不忘看看每具尸体的着装以及破损程度。一旁的木都是完全不明白大单于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单于要拿这些尸体来当军粮煮了吃掉。

    “来人,把这些人身上的衣服剥下来!”大单于对自己的部下吩咐道。

    “是!”

    木都一脸疑惑的走到大单于身边,看着十几个匈奴人剥那些死尸的衣服,十分不解的问道:“这是做什么?大单于难不成要把这些尸体剁了烤着吃?”

    大单于瞥了木都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要吃你吃!”

    “我可不要吃这些肮脏的羯族人的肉,要说好吃,还得是汉人年轻女子的肉好吃!”木都说着,竟然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大单于懒得搭理木都,一边看着自己的手下忙活,一边叮嘱他们不要将衣服撕坏:“都当心点,别把衣服撕坏了!”

    “是!”那些匈奴人一边忙活一边应道。

    没过多久,一百多具尸体便被从头到脚扒了个精光,连鞋子也没放过,至于那些赤条条的尸体,便被大单于下令扔到了一边。

    木都和他手下的羌族人则在一旁围观,没人知道匈奴人这是在演哪一出。

    “达翰,让你的人换上这些衣服。”大单于对他身边的一个汉子吩咐道。

    “是!”这个叫达翰的人倒是很听话,毫不犹豫的组织手下人忙活起来。

    “把你们的帽子鞋子也换了,戴上他们的头盔。”大单于又吩咐道。

    “快点快点!抓紧时间收拾好!”达翰自己一边忙着穿衣服,一边对手下人喊道。

    “是!”

    不一会儿,一百多个匈奴人就换好了石遵部下的衣服,这些人衣服原本就是死尸身上的,都有一些不同程度的破损,不过乍一看,还以为这些匈奴人是石遵的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