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雁门关破
    ,!

    “笑话!我木都是怕死的人?我这是担心这些到手的牛羊钱财再被抢回去,那就真的白忙活了!”木都撇着嘴说道。

    大单于笑了笑,又对手下吩咐道:“给城外传我的命令,让他们加紧攻城。”

    “是!”

    很快,牛角号再次响了起来,这次的声音与之前不同,沉闷而又急促。城外的匈奴人听到号角声后,如同疯了一般,开始了疯狂进攻。

    城墙上的守军见到如此疯狂的匈奴人,一个个吓的腿都开始软了。

    “将军!外面的匈奴人疯了!”一个将士几乎带着哭腔喊道。

    守将朝城外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身边的一个副将一把将那守将拉倒在地,同时喊道:“将军小心。”

    话音刚落,两人倒地,原本站在守将身后的一个士兵没反应过来,被一块飞来的石头砸成肉泥,惨不忍睹。

    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开始慌了,就连守将本人也开始两腿打颤,瘫在地上不敢起来。

    石闵带着不到七千人马朝着雁门关的方向快速推进,忽然,王冲对石闵说道:“少将军,你又没有听到号角声?”

    石闵侧过脸集中注意力听着,除了耳边呼呼的风声和马蹄声,他似乎也听到了一阵沉闷急促的号角声。

    “看来匈奴人已经开始攻打雁门关了。”石闵对众人说道。

    “不对,这种号角声音我听过。”王冲反驳道。

    “那是什么?”石闵疑惑的问道。

    “匈奴人的这种号角声很急促,应该是要加快进攻的速度,看来雁门关的守军已经和匈奴人交上手,而且拦住匈奴人了!”

    “快!我们再快一点!”石闵转过身对身后的将士们大声喊道。

    “咱们离雁门关不远了,只有几里路。”王冲看了看四周的地形,对石闵说道。

    石闵点点头:“快!不能被匈奴人跑出去。”

    雁门关上,守军越打越没信心,城下的匈奴人越来越多,外侧的城门也将被攻破,可是大伙儿期待的援军依旧没有出现。箭矢也快不够用了,滚木雷石也所剩无多,守将一边命令手下继续抵抗,一边蹲在地上,心中默念:我心数十下,援军再不出现,我只能开关投降了,这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匈奴人实在太多。

    接着,他嘴里开始默念起来:“一……二……三……四……”

    其实他一边默念,心中也一边纠结,话说回来,不到万不得已,谁会愿意投降呢?一旦投降,那自己的家人势必收到牵连,这个守将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是这一点他还是能想到的。

    “七……八……”

    就在守将快要数到十的时候,城墙上一个士兵忽然手指着远处喊道:“将军!援军……”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匈奴人一箭射中,倒在了地上。

    守将听到援军二字,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慢慢探出半个脑袋,朝云中方向看去,果然,远处山坡上出现了一队骑兵。

    “援军来了!弟兄们!咱们的援军来了!咱们守住啊!”守将看到援军到来,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来了信心。

    与此同时,大单于的身边忽然来了一个手下禀报:“大单于!咱们身后出现了一支骑兵!大约五六千人!”

    大单于回头看了看,远处山坡上果然有骑兵冲了下来。

    “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大单于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对木都说道:“我在这里继续督战,你赶紧带人去拦住他们,为咱们的撤退争取时间。”

    “为什么又是我?”木都有些不乐意了,这次他带出来一万多人,现在可就剩下几千人了,他可不想让自己的人死光。

    “你不去难不成我去?城外的那些我们匈奴人能听你的吗?”大单于反问道。

    木都很不爽的撇了撇嘴,又找不到理由反驳大单于,只能听从大单于的话,调集自己的人马前去拦截了。

    石闵等人已经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匈奴人正在进攻雁门关,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雁门关外也有匈奴人在攻城。

    “刀出鞘!箭上弦!给我准备杀匈奴人!”石闵一边骑着朱龙马往前冲,一边举着手中的长戟喊道。

    木都刚刚带着人迎着从山披上冲下来的人马准备冲锋,看到了手持长戟骑着朱龙马的石闵,顿时就有些慌了,昨日他与石闵交手,仅仅一个回合就被打下马,心中早对石闵的朱龙马和长戟印象深刻,此时看到石闵出现,立马有些慌了阵脚。

    大单于原本正在督军,木都忽然跑了过来,喊道:“大单于,不好了!来的是昨天那个石瞻的儿子!要不还是您去吧,我可根本挡不住他啊!”

    “挡不住也得挡!不然就等死!既然他敢带着几千人过来,那就代表他后面还会有援军!你若是不抵挡一会儿,那咱们不但要白忙活,说不定还会把命留在这里!”大单于脸色严峻的对木都说道。

    “真他娘的冤家路窄!那你抓紧时间破关!”木都无奈的说道。

    木都说完,只能硬着头皮带入去迎战了。羌族骑兵也善骑射,和匈奴人一样剽悍,见到石闵带着汉族的骑兵出现,木都一声令下,挥舞着马刀吆喝着就冲了上去。

    “放箭!”石闵一边冲锋一边对手下喊道。

    顿时,数千支箭矢密集的飞向对面的羌族人,羌族人不少都中箭落马,哀嚎不断。

    “出刀!准备杀!”石闵说着,右手已经横握长戟,他距离最近的羌族骑兵不过区区百步之遥而已。

    双方都卯足了劲儿做出奋力一击,羌族人为了活命,汉族人为了复仇,霎那间,天地似乎为之色变,战马嘶鸣,杀声响彻云霄。

    看到自己都同胞被胡人残杀,石闵及其部下的一腔怒火,全部倾泻在这群阻挡他们的羌族人身上,一时间数千汉家骑兵如同虎狼之师,锐不可当。有的士兵身中数箭,仍然奋战不止,羌族人见石闵及其手下如此凶悍,无不为之胆寒。

    战斗并没有开始多长时间,仅仅几个冲锋,羌族人便有溃败之势,他们并非不善战,而是被石闵及其手下这种不要命的勇气给吓住了。

    于此同时,雁门关外的匈奴人也在奋力攻城,守将原本以为援军至少数万人,所以才信心大增,没想到仅仅来了数千人,一颗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

    忽然,只听到“轰隆”一声,城上的守军连忙伸出头看看情况,这才发现,原来外侧的城门已经被攻破,匈奴人已经涌进了内门,打开内侧城门,攻上城楼,便是易如反掌了。

    “完蛋了,完蛋了,这下是真的死定了!”守将绝望的瘫坐在地上。

    他原本以为援军来了会扭转局势,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从草原上来的这群匈奴人会如此拼命的攻城,外侧城门居然仅仅顶住了一个多时辰便被攻破,若是匈奴人蹬上城楼与他们厮杀,他们哪还会又活路?

    奇怪的是匈奴人攻破外侧城门后并没有急着攻上城楼,城楼上的将士们有的瞧瞧探出头去看看,原来匈奴人此刻最要紧的,是打开内侧的城门,把里面的匈奴人单于和劫掠来的牛羊马匹放出去。

    石闵正带着部下与羌族人酣战,忽然王冲指着雁门关的城门大声喊道:“少将军!不好了,城门开了!”

    石闵闻声朝着雁门关望去,果然,城门被人从外侧打开了,门一开,石闵便看到了,原来给他们开门的是匈奴人。

    “怎么回事!城门为何被匈奴人从外侧打开了!”薛赞一边与羌族人拼杀一边喊道。

    “别管那么多!一定要拦住这些胡人!让他们血债血偿!”石闵杀红了眼,对部下们大声喊道。

    石闵一声令下,将士们如潮水奔腾之势,冲破了羌族人的拦截,杀向大单于的中军阵地。

    木都吓的连忙带着剩下的族人后撤,汉家骑兵穷追不舍,沿途再斩数百人,此时此刻,别说是羌族人,就连远处观战的匈奴人,看的都有些畏惧了。

    “大单于!城门开了!快走!”城门口的匈奴人对远处的大单于大声喊道。

    匈奴单于见状,连忙让人带着大批牛羊马匹涌出雁门关,而木都的羌族人已经完全成溃败之势,根本拦不住石闵的人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