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全身而退
    ,!

    尽管形势十分紧急,匈奴人的撤退倒是十分有序,并没有慌张拥堵。大单于回头看了一眼羌族人和石闵的人马,微微一笑。这一笑有些诡异,显然,木都和他的手下被大单于骗去做了挡箭牌,匈奴人却几乎可以全身而退。

    大单于知道羌族人此刻军心已经涣散,毫无斗志为了让大部队能够顺利撤退,大单于留下了一队人稍作拦截,因为他坚信,城外还有数万匈奴人,加上城内的一两万人马,足以震慑石闵的几千骑兵。若不是考虑到带着诸多牲口和金银不利于作战,大单于岂会甘心留下那套雁翎甲,还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追着打,这口气他怎会咽得下?

    “将军,咱们要不要继续放箭?”城上的守军低声问他们的守将。

    “放你娘的大头鬼!赶紧让这些匈奴人出去得了,别再招惹他们,冲上来把我们全杀了!”守将躲在城墙后低声骂道。

    “是……”身边的将士自然不敢违抗命令。

    石闵还未冲到城楼下,远远的便看到匈奴人即将全部撤出雁门关,不由得快马加鞭想追上去,这时候,忽然一队骑兵远远的冲了出来,对着石闵及其部下就是一顿乱射,射完转身就撤。

    说来也是好笑,这群匈奴人不知道是过于慌张还是什么其他原因,石闵等人压根儿还没进入他们的射程,只是见到匈奴人放箭,石闵及其手下不由得勒马停住,匈奴人射出的箭就落在他们眼前。

    石闵见匈奴人撤退,立马带人奋起直追,一边追还一边命令手下人放箭,几个跑在最后面的匈奴人躲闪不及,被射落下马。

    待石闵等人冲出雁门关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雁门关外,还有数万匈奴人,石闵连忙下令停止追击,毕竟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只有数千人,不能轻举妄动。

    此时大单于和木都已经带着部众与城外的人马汇合,双方距离不过两三百步,彼此甚至看的清对方脸上的表情。

    大单于脸色严峻的看着石闵,尽管他顺利撤出了雁门关,但是此次入关与石闵两次交手,让他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心存一丝敬佩,年少勇猛,富有谋略,实在难得一见。

    木都则是一脸得意的看着石闵,还不忘做出一副鄙视戏谑的表情。

    “把我的弓给我!”石闵冷冷的说道。

    手下一个将士连忙将那张强弓递给石闵,石闵顺势接过,从马背上抽出一支箭搭弓便射,木都还没反应过来,那支箭便朝着木都飞了过来。

    大单于到底经验丰富,看到了石闵这行云流水般的一套动作,连忙挥鞭抽在木都的马屁股上。木都的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鞭子抽的受了惊,不由得抬起前蹄,一声嘶鸣,木都被掀翻在地,而石闵射出的那支箭,不偏不倚射在了马脖子上。

    “大单于!你搞什么?”木都跌倒在地,还没反应过来,一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一边说道。

    大单于没有回答木都,而是用更加阴冷锐利的眼神盯着石闵,而木都爬起来后这才发现,原来刚刚大单于那一鞭子是救了他,否则此刻中箭的便是他本人了。

    “他娘的这兔崽子偷袭我!”木都见自己的坐骑被石闵射死,丧心病狂的咆哮道。

    石闵一箭射出后,看到大单于急中生智救了木都一命,也很是气氛,两人对视的眼神都几乎可以杀死对方。

    匈奴人和羌族人见石闵还敢放箭,不由得摆开阵势,似乎是想进攻。与此同时,石闵的人马已经完全出了雁门关,一字排开,做好冲锋的准备,而石闵已经把弓交给手下,右手持戟,虎视眈眈的盯着大单于以及他的人马。

    胡人见石闵及其部下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却似乎并不惧怕,反而有心继续战斗,加上之前与石闵的几次交手,不由得对这个年轻将领心存一丝畏惧。

    大单于终究没有发动进攻,在他看来,石闵虽然勇猛,但是自己有人数优势,倒也不必担心,只是石闵仅仅带着几千人马就敢追过来,说明他后面必定有援军,这才是大单于真正需要顾及的。

    片刻之后,大单于调转马头,对手下吩咐道:“撤!”

    匈奴人纷纷调转马头,朝着草原深处撤去了。木都虽与石闵有一箭之仇,但是见匈奴人都走了,凭他这点人马根本没法和对面的石闵斗,只能憋屈的跟着撤了。

    “少将军,胡人撤了,咱们要继续追吗?”王冲小声问道。

    石闵眼睛注视着回撤的匈奴人,抬起手对手下示意,说道:“匈奴人撤退不慌不忙,恐有阴谋,暂不追击。”

    众将士听到石闵下令停止追击,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云中被破,被掳走的牛羊牲口数以万计,无数平民被杀,云中城几乎一篇焦土,血海深仇,此时难以去报。

    “薛将军,带人去城楼上还有各处搜索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活口。”石闵见雁门关被破,便以为雁门关守军已经所剩无几,于是让手下前去打扫战场。

    薛赞点点头,带着一些人手下了马,进入城内,开始四处搜索。

    石闵下令让手下撤回雁门关内,刚刚下马,便听到了城楼上传来了薛赞的声音:“少将军!”

    石闵一听,以为有什么突发状况,连忙带人冲上城楼。

    众人登上城楼,这才发现,城楼上居然还有万余守军,而薛赞正一脸怒气的看着他们。

    “谁是守将?”石闵看到眼前的情况,大声的质问道。

    守将见匈奴人已经走了,来的是援军,胆子也大了起来,笑呵呵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石闵拱手问候道:“我就是雁门关的守将,这位小将军刚刚真乃天神下凡,实在是厉害!打得匈奴人和羌族人……”

    那守将一边说一边朝石闵走了过来,还没说完,便被石闵一脚踹倒在地,疼的满地打滚,旁边的其他士兵吓的面如死灰。

    “你好大的胆子,老子给你面子才对你如此客气,你算哪根葱!敢……”

    守将话还没说完,石闵已经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冷的说道:“有种你接着骂!”

    石闵此言一出,那守将被吓的坐在地上不敢动弹,说道:“我是堂堂的雁门关守将!陛下亲封,你不能把我怎么样!”

    “不能把你怎么样?”石闵冷笑一声,左手飞起就是一个耳光,响亮的扇在他的脸上。

    守将被石闵扇倒在地,满嘴是血,还没来得及开口,石闵又问道:“你堂堂的雁门关守将,临阵对敌贪生怕死!该当何罪!”

    “老子何罪之有!”守将很不福气的喊道。

    “你何罪之有?”石闵拿起刀,指了指周围的守城士兵,说道:“你手下明明还有一万多人,匈奴人撤出雁门关,你居然带着你的人待在城楼上装死!没放一箭!没吭一声!不是贪生怕死是什么!”

    “我这是保存实力!匈奴人有好几万人,就我们这点人怎么挡的住?”

    “好一个保存实力!”石闵收刀回鞘,然后对手下吩咐道:“来人!把这个孬种给我拉下去砍了!”

    “你敢!”守将惊慌的喊道:“你们都是木头吗?还不赶快拦着!”

    守将一边喊着,一边往后退。其余的士兵有的悄悄抬头看了石闵一眼,没有一个敢上来劝阻。

    石闵的几个手下走上前,把那守将捆了起来,正准备拖下去,薛赞连忙拦住,走到石闵身边低声说道:“少将军,这样恐怕有些不妥,咱们没有权利杀这个人,到时候可能还会牵连大将军!”

    张沐风也劝道:“少将军,千万别冲动,这人咱们不能杀!”

    石闵看了看薛赞和张沐风,沉默了片刻,重新吩咐道:“把他拖下去打一百军棍!薛赞你去看着,少一棍子都不行!”

    “是!”薛赞点头,然后朝那几个押着守将的士兵挥挥手,示意拉下去执行。

    “你没权处置我!我要去兵部告你!”那守将一边喊着一边被拖下城楼,没多一会儿,下面便传来了他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