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姗姗来迟
    ,!

    “是!”薛赞点头,然后朝那几个押着守将的士兵挥挥手,示意拉下去执行。

    “你没权处置我!我要去兵部告你!”那守将一边喊着一边被拖下城楼,没多一会儿,下面便传来了他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你们有谁原本是骑兵!给我站出来!”石闵看着眼前剩余的人喊道。

    众人早已被石闵震慑住,一时间吓的脑子空白,无人答话。

    “都聋了吗?少将军问你们谁是骑兵!”张沐风看着这帮软蛋怂包,气不打一出来,对众人吼道。

    这些人好像终于听明白了石闵的话,人群中有人缓缓举起了手。

    “你们几个,过来!”张沐风朝他们招招手。

    那几个人看了一眼石闵和张沐风等人,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还有吗?”石闵问道。

    话音刚落,又有几个人从人群走了出来,石闵看着这些人毫无血性的样子,火冒三丈,厉声问道:“我最后说一遍!谁是骑兵!给我站出来!”

    石闵说完,陆陆续续站了一大群人出来。众人在石闵手下的命令下,站成一排,一个个都低着头,不敢看石闵。

    “看看你们一个个软蛋样!亏你们还穿着这一身衣服,亏你们敢说自己是个军人!是不是匈奴人杀了你们的家人,你们也无动于衷!”

    “将军!我们并非贪生怕死!只是守将大人下令我们不要轻举妄动,我们生为军人,只能服从命令!”人群中一个人忽然高声喊道。

    石闵走到说话的那个人身边,仔细打量着说话的那个人,问道:“你是汉人?”

    “回禀将军!是!”那人大声回答。

    “若是现在我让你跟着我们去打匈奴人,你敢不敢?”石闵大声问道。

    “有何不敢?”

    “你们敢不敢!”石闵转头看着其他人问道。

    “敢!”众人似乎瞬间被激发起血性,大声回答。

    “现在我命令你们,骑上你们自己的战马!随我出雁门关追击匈奴!”

    “是!”

    “少将军!咱们就几千人,加上这些人也凑不够一万的,要不要等王将军和李将军他们到了再说?”张沐风在一旁提醒道。

    “时不我待,匈奴人刚刚见我们退回雁门关内,料定我们不敢追击,现在肯定麻痹大意,我们即刻发兵,悄悄跟在他们后面,看机会行动。”石闵对张沐风简单的说了几句,然后转身下了城楼。

    石闵等人走到关口,看到那个守将已经被执刑完毕,正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石闵瞥了他一眼,对薛赞说道:“点齐人马,咱们即刻出关追击匈奴人。”

    “现在?”薛赞对石闵的这个决策感到有些惊愕。

    “没错,就是现在!”石闵果断的回答,然后从牵过朱龙马,跨了上去。

    薛赞等人见石闵都如此果断无畏,便不再犹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纷纷跨上战马,跟随石闵出了雁门关。

    “王冲!雁门关外你可认得路?”石闵问道。

    “认识!”王冲点点头。

    “你在前面带路,我们追着匈奴人留下的踪迹走!一定要追上他们!”

    “是!”王冲策马走在了最前面。

    匈奴人和羌族人出了雁门关后,一路悠哉悠哉好不惬意,此次入关劫掠,虽然有些损失,但是收获颇丰。赵国最大的牧场被他们洗劫一空,又掳走了不少金银,足够他们熬过今年的苦日子了。

    “大单于,今天多亏你,不然那小子肯定就射中我了。”木都骑在马背上对大单于客气的说道。

    大单于大约是因为已经顺利撤出雁门关,所得的东西没有落下,心情也是不错,笑着说道:“木都首领客气了,我们匈奴人和你们羌族人本就是兄弟部落,既然是兄弟,哪有不相互照顾的道理。”

    “这次入关,一路上多亏了大单于的足智多谋,咱们才能有如此收获,还能全身而退,大单于真是让我木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大单于微微笑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木都首领不必客气,你们羌族人这次也出了不少力。”

    “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刚刚咱们出了雁门关后,那汉人小子不过几千人,咱们有好几万人,为何不趁机扫了雁门关?”木都看着大单于问道。

    大单于沉默了片刻,说道:“我们带着大批打牛羊马匹,行动不便,另外,这小子勇悍异常,且赵国必定排了援军,否则我留在云中附近拦截他们的一万人不会轻易让他们突破防线,此次咱们入关,本就是为了求财,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何必多生事端?”

    “没能杀了这小子真是可惜!老子早晚要报那一箭之仇。”木都狠狠的说道。

    大单于瞥了木都那无能的样子,冷笑一下,没有说话。

    待王世成和李昌以及石遵带着人赶到雁门关的时候,已经临近戌时。王世成一行人还没有赶到雁门关,沿途便看到了很多胡人的尸体,偶尔也能看到自己人的尸身。

    “不对劲。”王世成眉头紧锁,对李昌说道。

    “哪里不对劲?”李昌问道。

    “太安静了!”王世成淡淡说了一句,然后对李昌又说道:“再快点,雁门关肯定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李昌问道。

    王世成一边快马加鞭一边回答:“刚刚路上有咱们弟兄的尸体,就说明小闵已经赶到了雁门关,还跟胡人交过手,但是现在咱们离雁门关已经不远了,却一点动静都听不到,你不觉得奇怪吗?照道理匈奴人现在正在攻雁门关,怎么可能没有厮杀声?”

    李昌这才恍然大悟,若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难不成雁门关已破,守军和石闵所带的人马都被杀了?

    想到这里,李昌禁不住一身冷汗,连忙追着王世成赶往雁门关。

    石遵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居然不免有一丝庆幸,若是这石闵死了,将来就不用担心石瞻死后还有人和他做对,起码,自己的威胁又少了一分。

    想到这里,石遵倒不慌不忙的继续赶路,没有向王世成他们那样快马加鞭赶过去。

    王世成和李昌带着仅剩的两千多本部人马赶到雁门关时,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满地都时胡人的尸首,看不到几具自己人的尸体。远远望去,雁门关大开,城楼上似乎还有人在走动。

    “走!过去看看!”王世成对李昌说道。

    两人连忙骑马赶到城楼下,看到一群人正坐在墙根下晒太阳,这些人看到王世成和李昌等人赶到,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怎么回事!”王世成厉声问道:“匈奴人哪去了?”

    “回禀将军!匈奴人攻破雁门关,撤回草原去了。”其中一个人回答道。

    “那之前是不是有一个年轻人带着骑兵过来支援?他骑着朱红色的马,手那长戟。”王世成接着问道。

    “是有这么个人!”

    “他们人呢?”王世成预感到石闵可能出了雁门关了,心中不免紧张起来。

    “那个小将军把我们这里的骑兵都带走,出关去追匈奴人了!”

    “你们的骑兵?他带走多少人?你们的守将在哪里?”王世成继续问道。

    提到守将,那些将士有些尴尬的相互看了看,支支吾吾的不敢说道。

    “都聋了还是都哑巴了?问你们话听不到啊?”李昌这暴脾气也上来了,冲众人吼道。

    “那位小将军带走了大概两三千人,至于我们的守将……”说话的那人眼睛瞥了瞥城墙下的一间耳室。

    王世成走过去一看,那守将正趴在床上唉声叹气。

    “怎么回事?”石遵推开王世成,走过来看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