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杀鸡儆猴
    ,!

    那人听到石遵的声音,连忙抬起头,哭着喊道:“殿下!您可来了!您可要替卑职做主啊!那个小王八蛋居然叫人把卑职打成这样,这哪是打卑职的屁股,这分明就是打您的脸啊!”

    “滚一边去!没用的东西!”石遵骂道。

    王世成和李昌对视了一下,然后王世成在李昌耳边嘀咕了两句,李昌点点头,转身走开了。

    “王将军,既然小闵已经带着人去追了,你看我们下面该怎么办?”石遵话倒是说的很客气。

    王世成脸色铁青,他此时此刻最惦记的,是石闵的安危。此次出征,尽管石瞻没有叮嘱他要照顾好石闵,但是王世成心里清楚的很,他的这位大哥是个不擅长表达情感的人,若是石闵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他无颜再回去见石瞻。

    “我即刻派人回邺城找大哥调兵,庆王若是够慷慨,也大可助我等一臂之力,入塞追击匈奴,援助石闵等人。”王世成郑重的看着石遵说道。

    石遵走出耳室,摇摇头,不紧不慢的说道:“王将军切莫冲动,这小闵年轻气盛,你可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匈奴至少有十数万人马,咱们整个赵国西北边关加起来也就十几万人,而且要调动这么多人,非父皇的兵符和圣旨不可,你不会想让本王把李城和云中仅剩的一万多步卒派给你吧?你让本王怎么助你一臂之力?等那些步卒赶到这里,起码还要四五天的时间,这四五天之后,茫茫草原戈壁,你去哪找石闵?”

    王世成被石遵的话堵的无话可说,只能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没过多久,李昌走了过来,两人交头接耳嘀咕了几句,李昌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走进耳室,一旁的石遵连忙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石遵话音刚落,耳室里就传来了那个守将喊叫的声音,石遵刚准备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之间那人被李昌提了出来扔在地上。

    “你们俩这是什么意思?”石遵脸色顿时有些不好。

    “庆王殿下,整个西北边关唯您马首是瞻,此人守城不利,陛下给他两万人马,他手下尚有一万多人,却让匈奴人轻松逃走,匈奴人破城后居然不敢下城楼拦截,敢问殿下,此人该当何罪?”王世成面不改色,对庆王拱手问道。

    石遵微微皱眉,有些不悦的问道:“依王将军之见,此人该如何处置?”

    王世成知道石遵是故意刁难自己,于是假装推却道:“殿下面前哪有卑职说话的份?末将不过是西华侯帐下一个小小的右前锋大将。久闻庆王殿下治军严明,此次匈奴人和羌族人入关,我赵国因此损失军士数万人,若不将此人按军法处置,如何让那些战死沙场的将士在九泉之下安息?”

    王世成的意思,石遵已经听出来了,就是要杀了这个人,而这个人偏偏是石遵的人。

    在王世成看来,如果这个人够胆子,当时及时拦截匈奴人,或许现在匈奴人还没用撤出雁门关,那么王世成等人也就有机会和石闵一起并肩战斗,石闵也不会带着人孤军深入,众人也就不必担心他的安危。

    但是问题偏偏就出在这个雁门关的守将身上,这个软蛋放跑了匈奴人。

    不得不说,王世成确实比李昌有脑子,如果换作是李昌,肯定二话不说擅自做主把这个人给砍了,而王世成知道,只要把这件事推给石遵,再给石遵戴上高帽子,若不杀了这个人,石遵怕是也难以服众了。

    石遵看了看趴在地上的雁门关守将,他正在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石遵抬头看了看王世成,微笑着说道:“王将军说的有道理,来了,把这个守城不利的守将给本王拉下去砍了!以振军心!”

    石遵刚刚说话,那人哭着喊道:“殿下!殿下饶命啊!”

    “拉下去!”石遵依旧盯着王世成,抬抬手向其手下示意。

    “殿下英明!”王世成面不改色,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石遵阴冷的笑了一下,便转身走开了。

    李昌见石遵走开,便走到王世成身边,低声问道:“老三,现在该怎么办?小闵一个人带着不到一万人就去追匈奴人了,咱们手头上可就两千多人了,这没法支援啊!”

    李昌情绪有些激动,显然是非常着急。

    “立马派人回大营向大哥禀报此事,然后派人出雁门关寻找小闵的踪迹,剩下的人全部在雁门关待命,一旦有小闵的消息,就算只有二十个人,咱们也得把他带回来!”

    李昌点点头,说道:“只能这样了,就按你说的办!”

    李昌说完,四处看了看,然后喊道:“狗蛋儿!”

    “将军!我在这里!”狗蛋儿从人群中跑了出来。

    李昌朝他招招手,然后伏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狗蛋儿边听边点头,说道:“将军放心,末将这就出发。”

    “路上注意安全。”李昌拍了拍狗蛋儿的肩膀。

    狗蛋点点头,然后上了马便朝邺城方向去了。

    王世成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又快落山了,此时此刻,王世成心急如焚,他心中默默祈祷,石闵千万不要有出任何事情。

    大军出征已经好几天,石虎一直寝食难安,日日问兵部,有没用最新动向,尤坚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另一方面,由于石鉴提供了线索,石勇派出几十个禁军精锐,扮作平民和商贩,也在驿馆周围,终于发现了所有在暗中监视驿馆的鲜卑细作的动向。

    “大统领,这几天我已经摸清楚了那些细作的落脚点和联络方式,我觉得咱们可以收网了,免得夜长梦多。”文苍对石勇说道。

    “既然这样,今晚就派人把这些细作全部捉拿,刚好明天陛下寿辰,送给陛下做寿礼。”石勇喝了一口茶,不慌不忙的说道。

    “大统领,小弟还是那句话,这份恩情,小弟铭记于心。”

    “你又来了!咱俩什么交情?”石勇带着有些责怪的语气说道。

    文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给石勇倒了杯水,说道:“等小弟调回宫,一定请大哥好好喝一顿,这总可以吧?”

    “这还差不多!那你记得,差我一顿酒!”石勇打趣的说道。

    “忘不了忘不了!”文苍说着,笑了起来。

    夜幕刚刚降临,一个烟影进了宁王府,片刻之后,便出现在了石鉴的门口,正准备敲门,里面便传来了石鉴的声音:“进来吧,不用敲了。”

    那个烟衣人轻轻推开了房门,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然后进了屋子,拉下面罩,跪地说道:“属下五号,拜见殿下。”

    “老三怎么没来,换你来了?”石鉴抬头看了老五一眼问道。

    “三哥正在监视禁军的动向,让属下来报,禁军已经调动,朝之前咱们查到的鲜卑细作们的藏身之处去了。”

    “那些细作藏在什么地方?”

    “就在咱们在城南的那处地牢附近,那里是流浪汉和乞丐们容身的地方。”

    “他们倒也真会找地方,按计划行事,去吧。”石鉴笑了笑,一边看着书,一边吩咐道。

    “是!属下告退。”老五说完,转身走出了石鉴的屋子。

    此时大约子时左右,邺城大街上已经空无一人,除了偶尔路过的巡防营,再没有其他人。几十个禁军精锐一个个悄悄绕过巡防营的所有岗哨,去往那些细作的容身之所。

    让禁军没有想到的是,不远处的烟暗之中,还有两双眼睛悄悄盯着他们。

    在一间破屋子里,微弱的灯光前,七八个鲜卑人正围在一起,商量着救慕容氏两兄弟的事情。

    “事到如今,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其他的办法了,咱们只能找机会硬闯!”一个矮个子对众人说道。

    矮个子的话一说出口,立马有人反对:“我还是不同意,咱们就这么几个人,别说救不出两位殿下,就算救出来了,咱们怎么逃出邺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