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六十大寿
    ,!

    萧力站起身,看了看文苍身后的那些细作,然后奸诈的说道:“行,给你两间牢房,不过若是得了好处,文副统领可不要忘了我。”

    文苍笑了笑,拍着萧力的肩膀说道:“这等小事岂要萧大人操心?功劳算你一份。”

    萧力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文副统领够痛快!”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这些细作我得安排我的人看管,免得出现意外,牵连到萧大人,那我可就过意不去了。”

    “这个没问题。”萧力满口答应,然后吩咐道:“来人,把这些狗屁细作给老子关起来!关最里面的两间!”

    “是!”

    “文副统领,来来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一起喝点?”萧力指了指桌上的酒。

    文苍微微一笑,推却道:“我还有公务在身,改日再和萧大人喝两杯,告辞!”

    “行!那酒改日!文副统领慢走,我就不送了!”萧力一副猥琐的嘴脸,笑着对文苍挥挥手。

    夜已深了,春雪过后的草原上,夜晚格外寒冷,石闵等人追着匈奴人的足迹,一路往北深入草原,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不敢靠的太近。

    “少将军,咱们已经跟了快一天了,到底什么时候动手?”张沐风低声问道。

    石闵趴在石头后面,远远的看着匈奴人临时营地里的篝火,没有回答张沐风的问题,而是小声反问道:“沐风,杀过狼吗?”

    “啊?”张沐风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说道:“没有……”

    “眼前这些匈奴人就是一头狼,狼是凶狠而又狡诈聪明的动物,你想杀它,它更想杀你。”石闵说着,转过身靠在石头上,从腰间拿出酒囊然后喝了一口酒,递给了张沐风,接着说道:“要想杀它,一定不能心急,得看准机会,等它露出破绽的时候,便毫不犹豫的出手,而且一定要一击毙命!”

    张沐风喝了一口酒,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匈奴人刚刚出关,从云中抢了那么多东西,此刻戒心较重,不信你看!营地周围是不是还有人不停的巡逻?”

    张沐风爬到大石块后面,仔细看了看,说道:“没错,确实有人。”

    “等过两天,他们深入草原,离雁门关越远,他们越会觉得安全,那个时候,他们就没那么重的防备心理了,咱们在这种情况下出手,才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少将军说的有道理。”张沐风点点头,把酒囊还给了石闵。

    “走!咱们回去,别让薛赞将军他们等急了。”石闵说着,轻轻的爬了起来。

    张沐风连忙跟上,两人跨上自己的马,趁着夜幕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宏光阁里异常忙碌,今日是石虎六十大寿,陆安带着宏光阁里所有的侍从给石虎忙前忙后,而石虎自然也是十分开心。

    按照惯例,今日早朝暂停,巳时过后,石虎在大典召见百官,接受百官朝贺,然后就在大殿设宴,饮酒作乐。

    “陛下,贵妃娘娘来了。”一个小太监跑进来禀报。

    石虎正在陆安的伺候下穿着新衣,头也没回的说道:“让她进来吧。”

    “是……”

    片刻之后,刘贵妃一身艳丽的装束走了进来,看到石虎便下跪行礼:“臣妾给陛下请安,愿陛下万寿无疆。”

    “快起来快起来!”石虎看了看刘贵妃,又说道:“爱妃今日如此漂亮,真是让人耳目一新啊。”

    刘贵妃有些羞涩的笑了笑,说道:“今日陛下大寿,普天同庆,臣妾当然要沾沾陛下的喜气了。”

    石虎已经整理好仪容,走到刘贵妃身边,亲昵的捏了一下刘贵妃的脸蛋,说道:“爱妃的小嘴还是那么甜。”

    “臣妾说的可都是实话,陛下今日可精神了,一下就像年轻了二十岁,不信您问这些奴才们!”刘贵妃指了指陆安等人。

    陆安连忙说道:“陛下雄姿英发,正是壮年。”

    “连你小子也学会拍马屁了!嗯?”石虎虽然知道陆安在奉承他,但是不知为何,今日他听着这话,格外舒服,然后说道:“一会儿你去内府领二十两银子,今日朕开心,赏你们的。”

    陆安连忙跪地谢恩:“谢陛下恩典。”

    石虎拉着刘贵妃,说道:“爱妃,来这边,陪朕聊一聊,这几日朕没召见你,是不是又在心里骂朕了?”

    “臣妾哪有?陛下操劳国事,担心前线战事,臣妾知道。”

    石虎一听到战事,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说道:“小闵的人马已经出发好几天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陛下怎么就不担心庆王殿下?这次和匈奴人打仗,出力的可不止石闵那孩子一人,庆王殿下还是您的亲儿子呢。”刘贵妃有些替石遵打抱不平。

    “老九久经沙场,不需要太担心,倒是小闵这孩子,第一次上战场打仗,朕岂能不着急担心?”

    “臣妾觉得,您对西华侯和他儿子太好了,西华侯功劳再大,毕竟不是您的亲生儿子,时间久了,万一恃宠而骄拥兵自重,那就不好了。”

    石虎摇摇手,笑着说道:“爱妃多虑了,瞻儿自幼长在朕身边,他是什么脾气性格,朕清楚的很,他绝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刘贵妃见石虎如此信赖石瞻,也就不便再说什么,再说下去,怕是石虎反而会怀疑她有什么企图了。

    “陛下,燕王殿下带着梁郡主来给陛下请安了。”小太监又跑了进来禀报。

    石虎一听梁郡主来了,眼睛立马有些放光,连忙吩咐道:“让他们进来吧。”

    刘贵妃看着石虎那开心的样子,嘴上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十分不悦。

    “儿臣携妇,给父皇请安,愿父皇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燕王和梁郡主进来后,便对石虎跪地请安。

    石虎看到梁郡主有些亢奋,无奈顾及石世在旁边,不好失了身份,于是假装淡定的吩咐道:“都起来吧,今天你们两口子也来这么早给朕请安,算你们有心了。”

    “陛下,您可不知道,今日天还没亮,殿下就催侄女起来,说是要第一个来给父皇请安,没想到贵妃娘娘还是比我们早来一步。”梁郡主说着,看了一眼刘贵妃。

    刘贵妃瞥了一眼梁郡主,没有搭理。

    “老二,今年你可比往年积极啊。”石虎看了一眼石世,淡淡的说道。

    “其实都是郡主平时一直督促儿臣不可懒惰,前不久父皇将儿臣禁足在府上,儿臣也反省了很多,细细想来,一定是儿臣为人处事做的还不够好,对父皇也不够孝敬,所以才被贼人钻了空子,陷害儿臣。”

    “你觉悟倒是挺高,以后没事别老闷在你那燕王府和那些穷酸文人凑一起,多和瞻儿这下带兵打仗的走动走动,学习学习。朕的天下是打出来的,不是靠那些穷酸文人嘴皮子说出来的,这说不定将来要你带兵出征,你要是这幅样子,上了战场岂不是要尿裤子?”石虎微微有些责怪的语气说道。

    石世被石虎的话说的有些不知所措,梁郡主连忙出来解围,说道:“陛下,正所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殿下虽然没有继承陛下的勇猛善战,但是也继承了陛下的其他品德啊。”

    “哦?什么品德?”石虎对梁郡主的这句话倒是很感兴趣。

    “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陛下和殿下都爱美女。您看,陛下宠爱贵妃娘娘,殿下也只疼爱我一人。”

    梁郡主说完,石虎“哈哈”大笑起来,显然是被梁郡主这一番有趣的言论给逗笑了,说道:“你个油嘴滑舌的鬼机灵!老二娶到你是他的福气,他要是敢对你不好,你告诉朕,朕来收拾他!”

    “父皇放心,儿臣定当对郡主爱护有加。”一旁的石世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知道就好。”石虎看了石世一眼。

    “陛下,臣妾看时候差不多了,咱们是不是该去大殿了?百官们恐怕已经在等着了。”刘贵妃实在看不下去这两口子在石虎面前一唱一和,便在石虎旁边提醒道。

    石虎转过头看了一眼刘贵妃,微微点头,然后对站在不远处的陆安问道:“陆安,现在什么时辰了?”

    陆安低头恭敬的说道:“回禀陛下,巳时快过了。”

    石虎拍了拍大腿,一边站起来,一边说道:“走吧,咱们去大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