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神秘大鼎
    ,!

    石虎说完,便朝宏光阁外走去,石世和梁郡主夫妇俩则连忙站到一边,让石虎先走,刘贵妃紧跟在石虎身后,走过梁郡主身边的时候,两个女人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对方,不同的是,刘贵妃的眼里充满了敌意,而梁郡主依旧是一副平和的神态。

    刘贵妃冷哼一声,跟着也走出了宏光阁。石世夫妇俩对视了一下,没有说话,也离开了。

    石虎笑呵呵的走进大殿,百官们纷纷站好,待石虎坐上主位,百官一起跪地朝拜:“臣等恭贺陛下大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们连喊三声万岁,连磕三个头。

    “都平身吧。”石虎抬抬手,对百官们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谢陛下!”

    石虎忽然看了看四周,然后问陆安:“石勇哪去了?每天这个时辰都是他当值,今日朕大寿,他倒失踪了?”

    陆安连忙说道:“回禀陛下,刚刚奴才问过门口的侍卫了,侍卫说大统领让他代为奏明陛下,说是给陛下准备了一份大礼,所以得一会儿才能赶过来。”

    石虎以为自己听错了,侧着耳朵皱起眉头问道:“你说什么?石勇给朕准备了一份大礼?嘿嘿,这倒是有点新鲜了!”

    石虎自顾自的笑了笑,又问道:“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大礼?”

    陆安摇摇头,说道:“奴才也不知道……”

    坐在下面的高尚之自然是明白怎么回事,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角落里的石鉴,发现他正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启奏陛下,庆王殿下离京前将一样东西转交给微臣,嘱托微臣要在陛下大寿之日献给陛下。”兵部的尤坚站了出来,对石虎行礼说道。

    “哦?什么东西?”石虎问道。

    “此物乃世间神器,待微臣命人将此物搬上大殿。”尤坚故意留了点悬念。

    “你赶紧的,让人拿上来。”石虎有些期待的说道。

    “是!”尤坚点点头,然后走到大殿外,对门口的禁军吩咐了几句,便回到了大殿里。

    “东西呢?”石虎问道。

    “陛下稍候,这就来了。”尤坚不慌不忙的说道。

    片刻之后,大殿外传来了有节奏的号子声:“嘿嚯!嘿嚯!嘿嚯!”

    靠在门口座位的几个大臣忍不住往外探着脑袋,想看看是什么东西。

    石虎听到这动静,也站了起来,恨不得踮着脚看看是上面稀奇的东西。不一会儿,七八个个禁军抬着一个大家伙进来了,上面还盖着一大块红布。

    “陛下请看!”尤坚说着,挥手便掀开了那块红布。

    当红布被掀开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这个神秘的东西,包括原本闭着眼睛坐在角落里的石鉴。

    “这难道是传说中大禹九鼎之一的神器?”一个大臣惊讶的问道。

    石虎虽然是胡人,但是也听说过上古九鼎之事,见有人说此物便是传说中的大鼎,不由得连忙走下台阶,走上前细细观察。

    “你们都过来看看,这个鼎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个鼎?”石虎朝众人招招手。

    群臣听到石虎吩咐,立马围了过去,尤其是那些汉人文臣,他们对这些东西,骨子里就不可抗拒,那代表的是君权天授,是威严与正统,九鼎之地位,绝不亚于传国玉玺。

    群臣围着大鼎看了半天,你一言我一语,嘀咕了半天,也没人说出个所以然来。

    “你们看出来什么没?这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个鼎?”石虎看着那群文人问道。

    “陛下,这九鼎传闻当年秦朝覆灭后就不知所终,一直是传说中的东西,这我们也没见过啊,实在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大禹之鼎。”一个汉人模样的大臣说道。

    “亏你们这些汉人还自称读书万卷,什么狗屁?平时说起来头头是道,这让你们看看是不是你们祖宗的东西,就认不出来了!滚滚滚!”石虎不耐烦的骂道。

    那人被石虎骂的不敢说话,连忙往后退缩,站到人群后面去了。

    “要想鉴别是不是传说中的九鼎,倒也不难。”人群中忽然传出了一个声音。

    众人纷纷转头寻找是谁,才发现刚刚这句话是石鉴说的。

    石虎微微皱眉,他没有想到这个平时低调的不能再低调的石鉴,会忽然在群臣面前开口说话。

    “老三,你的意思是你知道如何鉴别?”石虎有些不太相信石鉴懂得这个。

    石鉴假装低调,语气极为内敛的说道:“儿臣记得书中记载,当年大禹分天下为九州,州设牧,以九州牧所贡之金,铸九鼎于荆山之下,象征四海九州,天下归一。九鼎铸造之时,大禹命人在九鼎之上镌刻魑魅魍魉的图形,让人们警惕,防止被其伤害,又在鼎身上镌刻了九州名山大川,故而成为至高王权的象征。所以儿臣猜想,若要验证此鼎是否为传说之物,只需要查验鼎身上是否有魑魅魍魉或者名山大川的图形即可。”

    “远志,你饱读诗书,说说看,是不是这么回事?”石虎问站在一边的刘远志。

    刘远之拱手说道:“回禀陛下,宁王陛下所言确实与书中记载一致,这个说法,应当是可信的。”

    “来,你们都看看,朕看的眼花。”石虎说着,招手让众人再观察观察。

    刘远志走上前,伸出手仔细摸着这尊青铜鼎的纹路,其他大臣出于好奇,也在一旁指手画脚,议论不休。

    石虎安安稳稳的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下面的大臣们争论不休。

    刘远志抬头看了看站在人群中的石鉴,然后站起身恭敬的行礼问道:“宁王殿下,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尊鼎?”

    石鉴假装有些紧张的连连摆手,说道:“这我可不敢说,我只是在书上看到过这样的记载,我觉得这山川河流走向如何,或许请教西华侯比较好,西华侯常年领兵打仗,对各地的山川走向肯定非常了解,所以不如让西华侯来看看比较合适。”

    石鉴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立马转移到一直保持沉默的石瞻身上。

    石瞻正双手抱在胸前,见众人看着他,淡淡一笑,说道:“刚刚我已经看过了,这鼎上镌刻的是幽州的山川走势。”

    “侯爷的意思是这鼎是真的?”刘远志问道。

    石瞻微微皱眉,看着刘远志,略有些严肃的说道:“刘大人,我刚刚说的是这鼎上镌刻的确实是幽州的山川走势,但是我没说这鼎是真是假。”

    “这……”刘远志对石瞻的话似乎也无可辩驳,只能无奈的继续和身边的人研究。

    “你们研究出来没有?”石虎问道。

    “启禀陛下,这鼎身上的纹路与传说中的描述倒是基本一致,只是真假,实难分辨。”刘远志说道。

    尤坚有些不太乐意了,说道:“刘大人,什么叫真假难辨?你的意思是庆王殿下拿了个假的过来忽悠陛下?”

    “尤大人,请你注意你的措辞,我什么时候说庆王殿下献给陛下的这尊鼎是假的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说这鼎真假难辨。尤大人,看样子你是确信这尊鼎是真的,那么你既然这么确信这鼎就是当年大禹所铸的九鼎之一,不如拿出证据来,也好让我等学习学习,受教一番。”刘远志义正严辞的对尤坚说道。

    “你这是强词夺理,既然鼎身上所刻内容与书中记载一致,为何会是假的?”尤坚不服气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