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定鼎中原
    ,!

    “到底是我强词夺理还是尤大人你胡搅蛮缠?在场的无人见过九鼎真面目,谁敢保证这尊鼎是真是假?不如这样!既然尤大人坚信这鼎是真的,咱们当着陛下的面立字为据,若此鼎是假的,尤大人你便是犯了欺君之罪,若是此鼎是真的,我刘远志当众给你赔礼道歉,如何!”

    尤坚自然不敢与刘远志打这个赌,他心里实际上对这个鼎的真假毫无把握,只能悻悻的退回一边,不再与刘远志纠缠。

    “尤坚,老九当时让你把这个鼎献给朕,就没告诉你是真是假?”石虎皱着眉头问道。

    尤坚连忙站出来回答:“回禀陛下,当时庆王殿下只说这鼎是去年在李城附近偶然间发现,殿下不知真假,只是找人查验过,所有查验的人都觉得这鼎非同寻常。后来殿下认为,咱们赵国能得到这样一见东西,必为好兆头,所以便让人运回了京城,这才让微臣代为献给陛下。”

    “搞了半天老九自己也不知道这鼎是真是假?”石虎有些不开心了。

    张豹忽然站了出来,说道:“陛下,微臣记得,汉朝武帝年间的太史令司马迁在《史记》中曾经记载,周显王四十二年,九鼎沉没于彭城泗水之下,这彭城与李城相隔何止千里?庆王殿下在李城周边发现这个鼎,然后说这鼎是当年大禹所铸之九鼎中的一尊,是不是有些牵强附会了?”

    尤坚听到张豹这话,立马有些不乐意了,说道:“张大人,我尤坚虽然书读的没你多,但是我也知道,《史记》上关于这一段的记载不过司马迁自己的猜测,你怎么不告诉大伙儿,秦始皇一统天下后曾派几千人在泗水打捞九鼎,若是这九鼎真的全部落于泗水之下,总不至于一点踪迹都没有吧?”

    “就算这是司马迁的猜测,敢问尤大人,江水滔滔,仅凭区区数千人力就想打捞出九鼎,这和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捞不到可不代表没有。”张豹言辞犀利,毫不退让。

    尤坚到底只是个粗人,哪说得过张豹和刘志远这两个伶牙俐齿的人,只能愤恨的站到了一边。

    “陛下,臣妾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一直坐在石虎身边的刘贵妃忽然忍不住开口说话了。

    “爱妃但说无妨。”石虎说道。

    “臣妾觉得陛下和诸位大人们想的方向都错了,这庆王殿下献鼎的意思或许不是为了说明这鼎是当年大禹所铸之鼎。”

    “哦?爱妃说说看你是什么想法?”石虎对刘贵妃的言辞瞬间来了兴趣。

    刘贵妃站起身,走到那大鼎旁边,反复看了又看,说到:“陛下,臣妾眼拙,看不出这鼎是不是传说中的九鼎之一,不过青铜所铸之鼎,年月若是久了,会有绿色的铜锈,就算这尊鼎不是当年的九鼎之一,想来也有些年头了,那必然不会是廉价之物。”

    刘贵妃说着,回到石虎身边,坐了下来,挽着石虎的胳膊,说道:“臣妾认为,庆王殿下献这个鼎给陛下,是有另外一番深意,陛下要不要听听?”

    “什么深意?”石虎有些焦急的问道。

    下面的文武百官都看着刘贵妃,想看看这刘贵妃会如何圆这个尴尬的场面。

    刘贵妃手指了指那尊鼎,问石虎:“陛下,这叫什么?”

    “这不就是鼎吗?”石虎对刘贵妃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陛下现在在什么地方?”刘贵妃接着问道。

    “这里不是大殿吗?”石虎疑惑的问道:“爱妃到底想说什么啊?你快点说,都急死朕了。”

    刘贵妃嗲嗲的说得:“陛下您别急嘛!要不臣妾再提醒您一下,您再猜猜嘛。”

    石虎见刘贵妃撒娇,瞬间就投降了,无奈的说道:“好好好,爱妃提醒一下,看朕能不能猜到。”

    “咱们现在不是在大殿,也不是在皇宫,更不是在邺城,而是在中原!”刘贵妃拽着石虎的胳膊,又问道:“陛下这下猜到没?”

    石虎挠挠头,想了好一会儿,摇摇头,说道:“爱妃说的太复杂了,朕猜不到,你还是直接说吧。”

    刘贵妃笑着说道:“庆王殿下命尤大人在陛下大寿之日将此鼎献上,寓意为陛下要定鼎中原!”

    “贵妃娘娘,早在太祖皇帝在位之时,我们赵国就已经入主中原,庆王殿下现在还说这个什么定鼎中原,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呢?”张豹恭敬的问道。

    刘贵妃自然知道张豹是燕王石世的人,他这么问无非就是要拆庆王的台,现在的刘贵妃早已和庆王是一条战线,岂会任他放肆?

    “张大人,你可懂得什么叫寓意?寓意你懂吗?”刘贵妃反问道。

    “寓意……”

    “自三皇五帝,中原便是王气所在,到如今,这中原之意已经不是单单指这中原一地,而是天下,是正统!就好比这九鼎和传国玉玺一样,是一种象征,你明白吗?”刘贵妃直接打断了张豹的话,接着说得:“定鼎中原,寓意陛下一统天下,这才是今日所言定鼎中原之意。”

    刘贵妃这一席话,顿时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尤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连连拍手说道:“贵妃娘娘才学渊博,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我想殿下一定也是这样的意思!”

    张豹和石世对视了一下,两人都知道不能接着找茬了,张豹原本是想各种刁难,让庆王出丑,没想到最后刘贵妃想出了这么一个所谓的寓意,让所有人没办法反驳。

    “爱妃说的真是太好了,今日是个好日子,老九又送来了这么好的寓意,真是好上加好!等老九回来,朕要好好赏赐他!”石虎龙颜大悦,十分开心。

    “陛下,石大统领求见。”外面的一个内侍跑进来跪地禀报道。

    “嗯?石勇这小子终于出现了?宣他进来,朕要看看他今日给朕准备了什么惊喜。”石虎喝了一口酒,饶有兴致大说道。

    “是……”内侍起身跑出殿外,喊道:“宣禁军统领石勇觐见~”

    石勇一身戎装,快步走进大殿,单膝跪地喊道:“臣石勇叩见陛下!”

    石虎伸长脖子看了看石勇身后,见文苍也在,问道:“石勇,你跑出去说是给朕准备什么惊喜,就是带文苍过来?文苍不是被朕派去宫外办事了吗?”

    石勇低着头,大声说道:“陛下请听臣说完,今日确实有一样惊喜给陛下,不过这惊喜不是臣的功劳,而是副统领文苍的,所以陛下还是听听文副统领详细说明一下情况吧。”

    “今日你们都说要给朕惊喜,朕倒想看看你们这是什么惊喜。”石虎指了指文苍,说道:“文苍,刚刚石勇说你立了功,朕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你给朕详细说说。”

    文苍先行了一个礼,然后说道:“回禀陛下,不久前鲜卑慕容氏兄弟来我赵国,名义上是献降表,实际上却派了不少细作潜入邺城,今日微臣奉旨在驿馆保护鲜卑人的安全,却发现了这些鲜卑细作的行踪,经过微臣与手下弟兄的暗中调查,终于摸清了这些细作在邺城的藏身之处,昨夜微臣已经带人将这些细作全部抓获,然后关押在大理寺监牢内,今日一早,微臣派人将此事先告知了大统领,方才大统领亲自带人去大理寺监牢将这些细作押进宫,所以来晚了,这就是整件事情的始末。”

    “什么?鲜卑人的细作?”石虎对这个消息倒是出乎意料。

    “没错,就是鲜卑人的细作,微臣昨夜已经连夜审讯,已经有人招供,承认自己就是慕容儁派来邺城刺探我赵国情报的。”

    “把那些细作全部带上来给朕瞧瞧,真是狗胆包天,跑到朕的眼皮子底下来兴风作浪,实在该死!”石虎愤怒的拍了一下桌案。

    “是!”文苍站起身,对门外喊道:“把人带进来!”

    文苍话音刚落,十几个体格健硕的禁军,两人一组押着七八个细作进来了。满朝文武看了过去,所有细作都被打的遍体鳞伤,一个个如同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怎么一个个都变成这样了?”石虎指着那群瘫在地上的细作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