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五羊开泰
    ,!

    “陛下有所不知,这些细作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角色,昨夜抓捕之时,这些人为了逃脱,下手异常狠毒,死了好几个禁军兄弟,所以微臣等人为了将他们抓回,不得不下手重一点。至于后来的审讯,微臣也是用尽办法,才让个别几个人开了口。请陛下赎罪,微臣让这些细作脏了陛下的眼睛。”文苍倒是抓住机会奉承。

    “说!慕容儁派你们到赵国都刺探了那些情报!”石虎对着那些细作厉声问道。

    那个细作头领艰难的抬起头,说道:“哪有什么情报?我们不过是想救我们殿下离开邺城而已,你们赵国不顾道义,软禁我们鲜卑的两位殿下!”

    “放肆!大殿之上岂容你胡言乱语!”文苍抬手一个一个耳光扇在他脸上,打的他满嘴是血。

    这时候,高尚之忽然站出来说道:“陛下,老臣有话要说。”

    石虎看了一样这个老糊涂,问道:“丞相今日有何话要说?”

    高尚之转身看了看那些细作,然后对石虎拱手行礼说道:“这个……依老臣之见,抓住这些细作实在是一件大功劳,只是今日陛下大寿,是普天同庆的好日子,老臣觉得还是把这些人给拖出去吧,改日再说,免得这些这些下贱之人的血留在大殿上,坏了陛下的兴致,也冲撞了今天的吉日。”

    “父皇,儿臣认为丞相大人说的有理,文副统领抓获鲜卑细作有功,只是这今日是父皇您的寿辰,还是不要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坏了父皇的雅兴比较好。”石世连忙接着高尚之的话说。

    石虎听完两人的话,觉得有理,于是点点头说道:“你们俩说的有理!”

    “父皇英明!”

    “文苍,把这些人先带下去!这次你抓了这些细作,立了大功,朕赐你黄金百两,明日起入宫伴驾!”石虎对文苍吩咐道。

    文苍等的就是石虎的这句话,连忙跪地谢恩,说道:“微臣谢陛下恩典。”

    “行了,把人带走吧,明日你送一份详细的审讯结果来。”石虎朝文苍挥挥手。

    “是!”文苍再次磕头。

    “今日石勇说的这个大礼,虽然不像老九的鼎那么让人兴奋,但是也确实让朕深感欣慰,赵国就需要你们这些对朕忠心耿耿的人,才能稳稳立足中原,将来一统天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满朝文武立马识趣的集体跪地再次对石虎歌功颂德。

    石虎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都起来吧,今日难得与你们凑这么齐,都多喝一点,不醉不归!来!干了这杯酒!”

    大臣们连忙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一齐举起酒杯。

    “父皇,年前儿臣曾向父皇请旨,为您准备今日的寿辰酒宴,现在请父皇恩准,让儿臣请出今日第一道给父皇祝寿的菜品。”石世率先站了起来说道。

    “嗯~”石虎喝着酒点点头,然后说道:“来来来!让朕看看你今日准备了一些什么!”

    石虎刚刚说完,石世鼓了鼓掌,随后从大殿外进来了一大波宫女,每个人都端着一个新奇的菜样,一个桌案上一道。

    “这第一道菜,叫做五羊开泰。”石世走到大殿中央,为石虎解释道。

    石虎看着面前的这道菜,看着像是一盘内脏切片,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不就是羊内脏吗?为什么要叫五羊开泰?”

    石世自信的笑着说道:“回禀父皇,《周易》称爻连的为阳卦,断的为阴卦,正月为太卦,三阳生于下,冬去春来,阴消阳长,有吉享兴盛之象。父皇寿辰恰好为正月末,儿臣便以此菜,祝父皇龙体安康,我赵国兴盛永昌!”

    “这菜名取的倒是不错,寓意也好,只是为何用这羊内脏来做?”石虎接着问道。

    “父皇有所不知,阴阳学及医术中对于人体与五行只说有共鸣之处,肝属木,心属火,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万物皆在五行中,阴阳相生相克。这道菜用了羊的五个内脏,每只羊只取一样,每个内脏用不同的烹饪手法,使其有不同的味道。”

    石虎听石世说的天花乱坠,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夹了一块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然后,片刻之后连连称赞:“嗯!味道不错!”

    “父皇觉得好吃就行!”石世见石虎甚是满意,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这个菜名是谁取的?那两个厨子?”石虎一边品尝一边问道。

    “不是不是,这菜名是郡主起的,至于这道菜的点子,是儿臣想的。”

    石虎不由得停下筷子,有些惊讶的看着石世问道:“你何时对做菜有这样的研究了?”

    “陛下,殿下哪懂这些啊,他是去请教了太医馆的张太医和那两个厨子,然后与府上的厨子讨论了好几天,才想出来这个主意。”坐在位置上的梁郡主忽然开口说道。

    “哦?你的这个主意倒是出的不错,很是新奇。”石虎满意的说道。

    “谢父皇夸奖。”石世行礼,然后朝梁郡主笑了笑。

    “来来来,既然有美酒佳肴,怎可没有歌舞?”石虎对陆安使了个眼神。

    陆安点头会意,便去下去吩咐了,片刻之后,一群衣着华丽,相貌美艳的舞姬登上了大殿。舞姬们翩翩起舞,乐官们鼓瑟吹笙,一时间整个大殿歌舞升平,好不热闹。

    石瞻对于这些酒色歌舞向来是美艳什么兴趣的,他静静的坐在那里喝酒,心里只惦记着北方的战事。忽然,他抬起头,瞥了一眼石鉴,发现他不吃也不喝,只是静静的坐在角落里,闭着眼睛,不知道想些什么。

    石瞻并没有去关注石鉴,他这个三哥,向来脾气古怪,话也不多。

    刘贵妃看着坐在下面的石世夫妇俩,心中不免有些不悦。石遵不在,她已经尽力帮他拉拢石虎的圣心,就目前看来,石虎让他回李城的可能性基本没有了,只是石世这第一道菜就让石虎龙颜大悦,这后面不知道还有什么惊喜等着上场,刘贵妃心里岂能什么作为都没有?这绝对不是她刘环的风格。

    刘贵妃抬起头,朝小香悄悄使了个眼色,小香有些不太情愿,犹犹豫豫的站在原地,刘贵妃见她不听命令,便狠狠的瞪了小香一眼。

    小香拗不过,只能乖乖的悄悄退下。

    石虎大寿,整个宫里忙成一团,尤其是后厨,简直是鸡飞狗跳。石世奉旨策划筹备酒宴,只用了那两个宫外的厨子掌勺,而大殿之上文物百官上百号人,实在是有些为难这两个厨子。

    不过石世为了讨好石虎,又怎会顾及区区两个厨子?

    小香对宫里很是熟悉,没过多久,便绕到了后厨,远远就听到了后厨叮叮当当的动静。

    忽然,小香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小香姐姐,你怎么过来了?”

    小香连忙转过头,原来是一直在后厨打杂的小太监,于是笑着掩饰自己的心虚,说道:“原来是你啊,这个……我也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们忙不忙。”

    小太监一副天真的样子,对小香的话没有丝毫怀疑,问道:“是不是贵妃娘娘有什么吩咐?小香姐姐你说,我来想办法。”

    “没没……没什么吩咐,今日陛下寿宴,娘娘让我看看你们这边是不是安排妥当,千万不要出岔子,扫了陛下的兴致。”小香假装一本正经的说道。

    “姐姐放心,司厨大人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那就好。”小香点点头,然后对小太监说道:“行了,你赶紧忙你的去吧,我随便转转,不用管我。”

    “诶!那姐姐自便,我去忙了啊。”小太监说着,匆匆忙忙的爻告辞。

    “去吧去吧!”小香微笑着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