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深夜偷袭
    ,!

    忽然,他原本搓动的手停了下来,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然后问同伴:“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他的同伴喝的微醉,含含糊糊的回答:“这大晚上的,除了呼呼的西北风,哪还有什么声音。”

    他不放心,连忙趴在地上,耳朵紧贴地面,仔细一听,脸上顿时严肃起来。

    “不好!有情况!”他话音刚落,立马趴了起来,想去查探究竟。

    就在这时,他抬起头,看到了夜空中忽然出现了点点星光。

    “怎么忽然这么多星星?”他那个喝的微醉的同伴,眯着眼睛指着天空说道。

    “快躲开!有人袭营!”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朝四周大喊。

    就在这时,刚刚他看到的那一片如同星光一般的东西便落在了匈奴人的营地上,他们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刚刚看到的,是一支支沾着火油的箭,被点着后射了出来。

    箭身上燃烧着的火油沾到了匈奴人的帐篷上,很快便烧着了,而牛羊马匹因为火的缘故,顿时惊慌起来,到处横冲直撞,整个匈奴人的营地乱作一团。

    “北边有敌人!快放箭!”很快,有人发现了这些箭是从哪个方向射了过来,立马组织反击。

    正如王冲说的那样,石闵等人射出的箭能够比匈奴人更远,而他们趁着西北风吹的厉害,以此采取了偷袭,几轮之后,匈奴营地的营地里四处火光,人畜皆乱。

    “上马!冲!”石闵见状,果断对部下下达了冲锋的指令。

    石闵一声令下,手下的将士纷纷上马,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冲向匈奴人的营地。

    石闵一马当先,手中长戟挑开了营地周边的木栅栏,朱龙马神骏异常,嘶鸣声让人胆寒。匈奴人见有人冲进营地,下意识的立即组织人抵抗,但是没想到石闵等人实在勇猛,匈奴人组织的几波反冲锋,在这群汉家骑兵的面前,如同海潮下的泥沙一般,被瞬间湮没。

    “大单于!不好了!有人偷营!”一个匈奴人慌慌张张的向刚刚走出帐篷的匈奴单于禀报。

    “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敢来偷袭我们?”大单于此刻已经酒醒,愤怒的问道。

    “是赵国的人马!带队的就是那个用箭射羌族首领的小子!”

    “是他?来了多少人?”大单于对于石闵的出现,似乎真有那么一点意外。

    “天烟看不清!”

    “传令!将牲口往北撤,剩下的人跟我杀了这些汉族人!让他们有来无回!”大单于临危不乱,果断下令。

    “是!”

    匈奴单于向来治军严明,尽管被石闵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很快,在大单于的带领下,匈奴人的骑兵开始不再乱作一团,所组织的抵抗也越来越严密紧凑。

    由于匈奴人的重点是要那些牛羊牲口,所以在战斗开始后,便有一大队人立马赶着那些牛羊马匹趁乱撤离,而大单于则亲自带人与石闵交战。尽管石闵异常勇猛,无奈匈奴人有数万人马的优势,石闵及其部下一时间无法摆脱大单于组织的围攻。

    霸王之勇,千古无二,但是凭心而论,石闵的勇力,就算不一定能超过楚霸王项羽,那也可称得上是当世第一!

    混战之中,之间石闵带领手下亲卫,与匈奴人浴血拼杀,手中一支长戟左挑右刺,杀的匈奴人人仰马翻,如入无人之境,就连久经沙场的大单于,此时也不敢与石闵一对一正面交手,只能派人不断的围攻石闵。

    “发信号!”石闵对手下大喊。

    “是!”石闵身边的一个人应道。

    话音刚落,一支冒着绿光的箭“嗖”的一下射向夜空,大单于远远的骑在马背上,看到了这一幕,立马觉得情况不妙。

    就在这时候,大营东西两边,远远的出现了一排举着火把的骑兵,这些人一手持刀,一手火把,如同海潮一般涌了过来,顿时,匈奴人的阵营又混乱起来。

    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石闵岂会不知这个道理?乱军之中来回冲杀几个回合,石闵便发现了大单于的中军位置,于是果断带人直奔大单于去了。

    大单于看到汉军的动向,明白了石闵的意图。大单于好歹是驰骋草原的勇士,这种时候,他自知不能后退,否则自己的部下军心必定不稳,纵然单打独斗不是石闵的对手,也不能就此撤军,一旦后撤,只要对方有心追杀,那在士气上就输了一大截。

    想到这里,大单于接过手下递给他的一杆长枪,带着自己的亲卫,正面冲向石闵。

    尽管此时仍旧是烟夜,但是匈奴营地上四处火光,倒也照的清清楚楚,石闵第一时间发现了准备前来迎战的大单于。

    无奈匈奴人人数占尽优势,石闵所率领的人马不过三千,匈奴人见石闵企图冲击中军,便纷纷涌过来拦截,如此一来,三千人马迅速被围住。石闵凭借自己的盖世勇猛与朱龙马的神骏,硬是带领百余人冲破包围,直奔大单于的中军。

    刀光剑影之中,匈奴人看到石闵与其部下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心中有些畏惧,一时间在气势上便输了。

    大单于看到石闵仅仅带着百余人就敢冲击自己近万人的中军,心中不免有些惊叹,但毕竟自己有绝对的人数优势,大单于倒也并不慌张,拍马朝石闵杀了过去。

    因为已经与石闵有过一次交手,大单于知道石闵的手段如何,心中自然不敢有一丝大意,两人第一个照面,大单于便奋力一击,直戳石闵胸口。

    石闵骑在马上,侧身躲开,长戟挡在胸前,拨开了大单于的长枪,顺手便横扫过去,大单于立即趴在马背上,也躲过一击。巧的是,石闵的手中的戟长约丈许,无意间居然将两个大单于身边的亲卫扫下马,毙命当场。

    大单于起身看到第一个回合便损失两名得力部下,悲怆万分,抬手便刺向石闵的坐骑朱龙马。

    要说这朱龙马也真是神驹,竟然意识到大单于的目标是它,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石闵反应过来,立即出手,手中的戟一下夹住了大单于的长枪,而此时大单于的枪头距离朱龙马的胸口不过数寸,真可谓惊险万分。

    朱龙马乃是石闵挚爱,视为手足,看到大单于居然意图斩杀他的坐骑,心中大怒,大喝一声,猛的发力,挑起长戟,大单于手中的长枪便被甩了出去。大单于兵刃被打落,只能抽出腰间的马刀准备对战。

    石闵见状,手持长戟,朝着大单于的头上奋力劈下,大单于心知不妙,若被打中,必定人马具碎,不由得勒马往后退。

    就在这时候,大单于的几个手下一起出手,数杆长枪同时伸出,帮大单于挡住了石闵这夺命一击。

    早已杀红眼的石闵见自己被人拦住,怒火中烧,收回长戟,反手一挑,数杆长枪便被拨开,那些匈奴人顿时有些坐立不稳,石闵趁机扫了过去,那几个匈奴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尽数被石闵斩于马下。

    大单于由于之前往后退了几步,躲过一劫。而石闵的百余名部下,也都骁勇异常,近万人的阵地,竟然硬生生的被这区区百余人打的动了阵脚。

    与此同时,匈奴人的左右两翼遭受到了薛赞等人的冲击,由于匈奴人准备不足,不少人尚处于酒醉状态,便死在汉军的刀下,哀嚎四起,遍地烽火。

    纵然三路汉军骁勇异常,但是面对数万匈奴人,兵力仍然显得有些不足。战斗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匈奴人虽然死伤不少,但剩下的人也渐渐进入状态,战斗越打越激烈,不少汉军身陷重围,力战而死。

    眼看着匈奴人的反击越来越强硬,而天边也开始泛出了鱼肚白,石闵心知不能继续纠缠,否则突袭的优势将会尽失,自己的人马也有可能会受损严重。此处离匈奴人的营地只有两天路程,难免附近没有匈奴人的人马,一旦援军赶到,自己这数千人马便会彻底陷入重围,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果断下令撤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