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形势严峻
    ,!

    薛赞转身看了看那些坐在地上的将士,叹了口气,说道:“少将军,请恕末将直言,自邺城行军至此,每日行军数百里,一路上风餐露宿,弟兄们就是铁打的,那马也受不了啊。从雁门关出来之后,咱们所携带的粮草已经快耗尽了……”

    石闵看了看那些休息的将士们,这些日子确实让他们累的够呛,偏偏天不作美,一场大雪,整个草原上都寒冷异常。尽管已经是立春时节,但是春草还没有完全长出来,马匹难以找到草根进食,只能依靠本身携带的少量补给,不幸的是,刚刚薛赞已经给石闵提了醒,粮草所剩无几。

    石闵沉没了许久,对薛赞说道:“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薛赞想了一下,对石闵说道:“末将认为,咱们昨夜所斩杀的匈奴人,少说也有五六千人,此次北上,已经算有所收获,不如就此折回,茫茫草原,若是没有补给,根本无法作战。”

    石闵摇摇头,说道:“来都来了,就这样回去,太憋屈了。”

    薛赞有些着急的说道:“可是少将军,咱们的粮草只够战马吃一两天了,弟兄们的干粮也所剩不多,再走下去,难道要杀战马充饥?”

    石闵的脸色有些凝重,缓缓说道:“我作为大伙儿的头领,没有考虑好这些问题,是我的失职,但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能轻言放弃,云中破城屠杀平民的仇,不能就这样算了。”

    “少将军还有什么打算?去追羌族人?”薛赞疑惑的问道。

    “《孙子兵法》上说,大军远征,要想尽办法从敌人那里夺取粮草,方为上策,羌族人和匈奴人逐水草而居,他们那里肯定有粮草,匈奴人多,咱们不宜妄动,羌族不到万人,若是偷袭,完全可以全歼之。”

    “但是羌族人往南已经走了两日,咱们不一定能追得上,若是粮草充足,末将绝对不会反对少将军的想法,可是眼下情况特殊,望少将军慎重考虑!”薛赞有些不太赞同石闵的想法。

    石闵想了想,然后对坐在地上的王冲喊道:“王冲。”

    王冲此时嘴里正嚼着一块肉干,听到石闵喊他,连忙喝了口水,一边擦着嘴一边跑了过来,答道:“少将军,您叫我?”

    “从这里去羌族地界,你认识吗?”石闵问道。

    王冲想了想,然后郑重的点点头,说道:“认识!”

    石闵拍了拍王冲的肩膀,然后对薛赞说道:“薛将军,我知道你所担心的,但是咱们作为军人,原本过的就是死中求生刀口舔血的生活,羌族人现在是落单的羊,如此良机不可错过。”

    “那您有什么打算?”薛赞看了看王冲,又说道:“若是没有追上羌族人,咱们可就没有办法骑马回雁门关了!”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巨鹿之围,项羽背水一战,不也是抱着九死一生的心态,带着三万人去打章邯的几十万大军吗?现如今我等正如当年楚军所面临的境地,纵然饿两天肚子,也要干掉这批羌人!再犹豫下去,等他们完全进入羌族地界,咱们就真没机会了!”石闵果断的说道。

    “可是这样的话……”

    “别可是了!”石闵打断了薛赞的话,然后又吩咐道:“传令下去,大军休整三个时辰后立即出发!”

    “咱们能追上吗?这里离羌族人南去已经快两天了!”薛赞再次迟疑石闵的决策。

    石闵想了想,一边咬着嘴唇,一边说道:“大雪过后,往南的路不是那么好走,更何况羌族人赶着牛羊,一天下来最多百十里路,只要咱们快马加鞭,肯定追得上!”

    薛赞听完石闵的话,一时间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再次反驳,深深叹了口气,然后去执行石闵的命令了。

    “你确定往南去羌族地界的路你认识?”石闵再次问王冲。

    “我确定!”王冲毫无迟疑的回答,然后说道:“其实要追上羌族人不南,除了认识路以外,卑职还有方法可以尽快追上他们。”

    “什么办法?”石闵问道。

    “羌族人带着大批牛羊,一路上必定有牛羊的粪便,咱们只要追着这个踪迹,不需要绕路,很快就能追上他们。”王冲认真的说道。

    “就按你说的办!”石闵听到王冲的话,心中多了一份信心,更加坚定了他追击羌族人的信念。

    前几日的大雪基本已经消融,李昌带着五百人出了雁门关,直接往北行军,寻找石闵所部的踪迹。另外一方面,石遵的人马也没闲着,悄悄出了雁门关,往西北行军,同时派出不少斥候,附近的情况。

    夜间一战,石闵成功偷袭,若不是忌惮匈奴人恐有援军,自己本身人数又处于绝对劣势,石闵绝对不会轻易撤军。而正是石闵的撤退,才让匈奴人有了喘息的机会,能够顺利将入关劫掠的牲口和金银带走。

    天亮后,遭受袭击的匈奴人不敢停留,火速往自己的大本营方向撤退。昨夜他们亲眼看到了偷袭他们的人是如何凶悍,心中多少有些忌惮。

    大单于骑在马背上,心中还想着昨夜的事情,忽然,一个手下骑马跑了过来禀报说:“启禀大单于,都清点完毕了。”

    “损失情况如何?”大单于问道。

    那人有些支支吾吾,不敢说出口。

    “让你说就说!”大单于冷着脸责怪道。

    “昨夜战死了大约一万人,战马损失过万……”那人一边说着,脑袋都耷拉下去了。

    大单于挥挥手,示意他退下,那人知趣的退到一边。

    大单于脸色铁青,骑在马背上一言不发,他的两眼怒视前方,两手紧紧抓着马缰绳。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了无比的愤怒,而这愤怒的来源,并非是石闵给他造成的损失,而是这多日来与石闵数次交手,给他留下的那深深的挫败感。

    大单于多年纵横草原,想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再次打入中原,像他的先祖刘渊那样称霸。而这么些年,与羯赵多次交手,虽然未能得偿所愿,但是也未曾一败。当年赵国石瞻率军征讨,差点被他尽数歼灭,那场战斗,可谓是他一生中的巅峰,没想到时隔多年以后,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打的有些慌神。

    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就是,他被石闵震撼到了,甚至可以说,对这个小子有了一丝丝的畏惧。

    或许,这才是他没有下令追击的主要原因吧。

    艳阳高照,木都懒洋洋的躺在地上,晒着太阳,嚼着烤羊肉,在他看来,此次入关劫掠,一切已经尘埃落定。看着从匈奴人手中分得的大批牛羊金银,此刻他的心里,异常满足,恐怕心中唯一的遗憾,便是那数千个从云中掳走的汉人女子,没能顺利带回羌族大营。

    “真是他娘的扫兴!”想到那些女子,木都不免暗暗骂道。

    或许在木都的心里,大单于纯粹是危言耸听,虽然那个汉人小子厉害的很,但是最后不也是没敢追出来?

    想来想去,木都越发觉得这个大单于害他损失了那么多女子,心中恨不得把大单于千刀万剐。只可惜,真要让他去杀匈奴单于,借他一个胆子,怕是也不敢动手。此次他们羌族人和匈奴人结伴入侵,与赵国的人马数次作战,让他对大单于的手段已经有些了解,木都心中对这个匈奴单于有一些敬畏,更多的,则是忌惮。

    “首领,咱们什么时候继续赶路?”一个仆从半跪着对木都请示。

    木都闭着眼睛,跷着腿,不紧不慢的回答:“急什么?今天就地扎营,明天再出发!”

    “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我的话你听不懂吗?”木都不耐烦的微微抬起头,睁开眼问道。

    “咱们今日才赶了几十里路,这离咱们河西的大营还有不少路要走,小的认为,咱们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吧?”

    “你他娘的烦不烦?这些天老子睡过安稳觉吗?好不容易抢来了这些东西,老子过两天舒坦日子怎么了?滚!别来烦老子!”木都很不耐烦的骂道。

    那个仆从挨了木都的骂悻悻的走开了。

    按照石闵的计划,王冲带领十几个人沿途侦查,确定羌族人的位置,一旦发现羌族人,必定提前回来报告给石闵。而石闵则按照之前王冲说的,沿途跟着牛羊马匹留下的粪便痕迹往南追着,一直追到了半夜。

    “少将军!咱们是不是该休息了?得爱惜马力啊!”薛赞骑在马背上提醒道。

    石闵回头望了望天上北斗星的位置,看到自己走的方向没错,便说道:“传令下去,就地扎营。”

    “是!”薛赞点点头,便下去执行石闵的命令了。

    连日来,石闵带着部众转战数千里,得亏他的父亲西华侯平日对这些将士训练严苛,让他们变成了赵国最精锐的骑兵,若换成其他一般士卒,早已累瘫在地,更不用说还能追击敌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