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风萧萧兮
    ,!

    “这次可能是咱们出关后与胡人的最后一战,成败与否,全系于你和那五百将士之身。一旦我率军冲击羌族人,他们必定后撤,而你仅有数百人,到时候肯定会与羌族人遭遇,恐怕要面对不少压力。但是我不能多给你人,一旦人多了,往南绕过羌族人的时候,很有可能会惊动羌族人,导致咱们计划破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少将军!末将从军近二十年,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人。说实话,除了大将军!最佩服的人就是您!这次蒙您看得起!我薛赞哪怕粉身碎骨,也绝不让羌族人的马过河!”

    薛赞说的情绪激动,周围的几个副将也似乎被带动了情绪,纷纷对石闵说道:“少将军!我也要和薛赞将军一起去!”

    “你们起什么哄?都听少将军的!我一个人带队去!”薛赞冲那几个人喊道。

    “薛大哥!”石闵再次行礼,然后说道:“我冒昧喊你一声大哥!”

    “不不不,少将军!末将担不起!”薛赞有些惶恐。

    “我不要你粉身碎骨,我和这数千弟兄只要你能够完全任务,然后全身而退,与我们一起奋勇杀敌!”

    “好!”薛赞一把握住了石闵的手。

    这一个“好”字,包含了太多太多,有出生入死的兄弟情谊,也有赴汤蹈火的无所畏惧。

    石闵亲自点兵五百,调归薛赞指挥,并且多分了一些补给给了薛赞及其下属。

    “薛将军,考虑到咱们的粮草不多,我将会在明日申时前后发动袭击,若是不出意外,羌族人起码要六个时辰左右才能赶到河边,你有足够的时间毁掉浮桥,并且率军撤走。”站在薛赞的战马旁边,抓着马缰绳,对骑在马背上的薛赞说道。

    “少将军放心,我等一定与您成功会师!”薛赞笑着对石闵说道。

    石闵松开了马缰绳,站到了一边,薛赞转身对那五百将士吩咐道:“我们走!”

    薛赞说完,便与王冲二人冲了出去,数百骑奔腾而去,朝西南方向跑去,绕过前方匈奴人的营地,直奔河边。

    自石遵和石闵先后去了边关,石虎没有听到一点关于前方战事的奏报,这可真是让他坐立不安,恨不得一天得问尤坚几遍,还让陆安时不时的去城外的西华侯那里打听消息。

    石瞻自然明白,从前线传来的消息不能随意传播,也就敷衍着陆安,并未告诉他真相。

    一连数日没有消息,石虎终于按耐不住,命人去召石瞻进宫。

    “启禀陛下,西华侯到了。”陆安对正在饮酒的石虎说道。

    石虎连忙放下酒杯,说道:“快让他进来!”

    “是。”陆安急忙退了出去。

    石虎站起身,还未来得及往前走几步,石瞻便快步走了进来,跪地行礼喊道:“儿臣参见陛下!”

    “起来起来。”石虎走上前拉起石瞻。

    石瞻低着头,不看石虎。

    “瞻儿,小闵和老九去了这么久,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石虎有些焦急的问道。

    “或许前方战事紧急,所以他们没有派人来信吧。”石瞻依旧低着头,随口敷衍道。

    “这战事再紧急,派人送信总该还是有时间的吧?怎么这次连封奏报都没有?”

    “儿臣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父皇还是耐心等候消息吧。”石瞻回答。

    石虎看石瞻一直低着头,似乎是觉察道石瞻有点不对劲,便问道:“瞻儿,朕怎么觉得你好像有事瞒着朕?”

    石瞻抬起头看了一眼石虎,立马又低下头,说道:“儿臣不知父皇急召所为何事,儿臣并没有什么事情瞒着陛下。”

    “不对!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石虎看了看石瞻,说道:“你是跟着朕身边长大的,你的脾气性格朕清楚的很,今日你有些反常。”

    “儿臣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陛下!”石瞻说着,跪了下来。

    “你……”

    “启禀陛下,礼部尚书张大人求见,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奏报陛下。”陆安忽然又跑了进来说道。

    “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让他在外面等着!”石虎不耐烦的朝陆安挥挥手。

    “张大人说是关于前线奏报的消息,情况紧急,张大人说必须要第一时间告诉陛下。”陆安小声说道。

    “什么?前方战事?”石虎一听这话,顿时眼睛睁的老大,便对陆安吩咐道:“快让他进来!”

    “是……”陆安说完,便又退了出去。

    “陛下!大事不好了!”张豹人未到,声音倒先传了进来。

    石虎有些不悦的看着张豹走了进来,问道:“什么大事不好了?你刚刚对陆安说你知道前方的战事情况?”

    “启禀陛下,臣确实听说了一些关于前方战事的消息,所以才特来告诉陛下!”张豹说着,已经跪在地上行了一个礼。

    “快快快!起来说!你知道了什么消息?”石虎有些急不可耐的问道。

    张豹站了起来,对一旁的西华侯又行了一个礼,说道:“今早微臣在大街上遇到一个商贩,是从关外过来的,说是云中失守,被匈奴人破城后屠城了!所有的牛羊马匹牲口被全部掳走。”

    “什么!云中失守了?”石虎对这个消息甚是惊讶。

    “没错!微臣是听一个商贩说的,谨慎起见,微臣派人在集市上找了几个从关外来的客商打听,他们的说法基本一致,都说云中破城了。微臣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便急忙来禀报陛下!”

    “来人!去宣尤坚过来!”石虎气愤的喊道。

    石瞻始终站在一旁不说话,石虎坐了下来,顺手拿起酒杯,正准备喝酒,看到石瞻一言不发的站在旁边,便问道:“瞻儿,今日你很是反常,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

    石瞻连忙抬起头,回答:“儿臣只是在担心小闵,并不知道什么,不知道陛下说的是指什么事情。”

    石虎瞥了他一眼,但是石瞻的话似乎说的又没任何破绽,他也就不再追问什么。

    “那几个商贩在哪里?”石虎抬头看了一眼张豹。

    “那几个商贩被微臣暂时留在府上,没陛下准许,微臣就没带进宫。”张豹说着,悄悄瞥了一眼石瞻。

    “去,把那几个人带进宫!朕要亲自问话!”石虎吩咐道。

    “微臣遵旨!”张豹转身准备离去。

    “慢着!”石虎忽然喊住了张豹,又说道:“告诉那几个什么商贩,朕要知道的是真实情况,他们若是敢又半句假话,朕活剐了他们!”

    “是……”听到石虎这话,张豹忍不住有些腿软,石虎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要是这几个商贩胡说八道,说不定还会牵连自己。

    石虎怒气冲冲的拿起一个杯子,狠狠砸在了地上,一旁的石瞻依旧异常平静。

    “你不是说,按照你的部署,不会有什么问题吗?”石虎瞪着石瞻问道。

    石瞻抬起头,看着石虎,反问道:“儿臣斗胆问父皇,以庆王的秉性,您认为他会按照儿臣的想法去做吗?”

    “你……”石虎被石瞻这句话问的顿时不知如何作答。

    “儿臣既然做了这样的部署,还把自己的独子派上战场,自然是觉得这样的计策不会有什么问题,难道儿臣会害自己的儿子?”

    “云中若是真的被破,那可真是要了朕半条命!”石虎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石瞻没有接话,他现在心里想的,其实是石闵目前正在做什么。

    “那你说说看,既然云中被破,咱们现在要不要拍兵北上?”石虎站在石瞻面前问道。

    “回禀父皇,既然前线到现在还没消息传回来,想必事情还没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再说,太原还有守军,不必从邺城调派。”

    “老九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连个信都没有!还信誓旦旦跟朕说,肯定万无一失!结果呢!朕最大的马场都让人给劫了!”石虎就像个疯子一样,一边骂着,一边还手舞足蹈。

    “陛下要不还是等张大人带着那几个商贩过来问问再说,然后再问问兵部的尤大人,等核实了情况,再做打算也不迟。”

    石虎很是气愤,在屋里踱来踱去,此刻他的内心,焦躁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