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前线消息
    ,!

    “陛下,贵妃娘娘求见。?  ? ”6安忐忐忑忑的在门口跪地禀报。

    “见什么见?不见!”石虎极没耐心的挥手说道。

    “可是娘娘说有要事要求见陛下。”6安有些哆嗦的说道。

    “听不懂朕的话吗!滚!”石虎咆哮道。

    6安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就连头上的帽子也差点掉落在地。

    宏光阁外的刘贵妃隐约听到了石虎的声音,一旁的小香低声问道:“娘娘,陛下今天这是怎么了?”

    刘贵妃皱着眉头,摇头说道:“本宫也不知道。”

    这时候,6安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小香连忙上去问道:“6公公,陛下在里面什么火呢?”

    6安被吓的一头冷汗,有些紧张的对刘贵妃说道:“贵妃娘娘,陛下现在谁都不见,要不您还是请回吧。”

    刘贵妃看着6安那副狼狈的模样,问道:“怎么回事?哪个吃了豹子胆的惹陛下生这么大的气?”

    “这个……奴才也不是很清楚。”6安有些支支吾吾,他知道刚刚张豹禀报的事情不能乱说,所以刘贵妃问起,也只能打马虎眼。

    “你是陛下的贴身内侍,你都不知道,谁会知道?莫非你不愿意告诉本宫?”刘贵妃瞪着眼睛问道。

    6安被吓的跪在地上,带着哭腔说道:“娘娘,奴才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那里面除了陛下,还有谁?今天有谁来过宏光阁?”刘贵妃不依不饶的继续问6安。

    “现在只有西华侯在里面,今日一早陛下就命人去宣进宫了,刚刚礼部的张大人来过,接着陛下就怒了,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情,奴才也不是很清楚。”

    “那张豹人呢?”

    “张大人刚刚匆匆忙忙的走了。”6安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

    刘贵妃看了一眼6安,说道:“起来吧。”

    “是……”6安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只是依旧低着头,不敢看刘贵妃。

    刘贵妃忽然从袖子中掏出了串翡翠珠子,递给6安,说道:“拿着吧,本宫赏的。”

    “不不不,娘娘,您这是做什么?奴才不能要。”6安不知道刘贵妃打的什么算盘吓的差点又跪在地上。

    “怎么?6公公莫非看不上本宫的东西?”刘贵妃冷冷的问道。

    “奴才不敢,奴才绝对不会这样想,只是人家说,无功不受禄,娘娘这恩赐太大,奴才受之有愧。”6安推脱道。

    “让你拿着,你拿着便是。”刘贵妃说着,看了一眼小香,小香心领意会,拿过刘贵妃手中的那串翡翠珠子,硬是塞到了6安的手里。

    “娘娘……”6安有些惶恐的抬头看了一眼刘贵妃。

    “日后陛下这边有什么动静,第一时间告诉本宫,本宫自然不会亏待了你!”刘贵妃瞥了一眼6安。

    “这……”6安有些心中实在有些不安。

    “这什么这?6公公,我家娘娘可是把你当自己人,才把这么贵重的东西赏给你的,你手里这串翡翠,可是我家娘娘的心爱之物,你可别不识抬举啊!”小香在一旁说道。

    “奴才明白了!”6安终究无奈的向刘贵妃妥协了。

    “明白就好,本宫等着你的消息。”刘贵妃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待刘贵妃走远,6安这才敢抬起头,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看着刘贵妃的背影,然后用衣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就在这时,尤坚忽然朝这边走了过来,6安连忙行礼。

    “6公公。”尤坚看到6安在外面,连忙走上前一把拉住6安,看了看四周,然后低声问道:“陛下急召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好不容易送走了刘贵妃,这来了个兵部尚书,6安是真的无奈到想哭,可是在这宫里,多说话是要掉脑袋的,刚刚刘贵妃那样问他,他都没说,尤坚现在问他,他自然也只能打马虎眼了:“陛下不让奴才在里面伺候,所以奴才也不知道。”

    尤坚抿着嘴微微点头,又问道:“里面还有谁在?”

    “西华侯在里面。”6安回答。

    “西华侯?他怎么也在?”尤坚问道。

    “奴才也不是很清楚,尤大人还是赶紧进去吧,陛下可等着呢。”6安不想再与尤坚纠缠下去,便找借口催促。

    尤坚也没多想,微微点头,便朝宏光阁大门走去。

    石虎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宏光阁里坐立不安,看到尤坚走了进来,还没等尤坚行礼请安,便先问道:“尤坚,朕问你,这几日李城和云中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尤坚被石虎问的一愣,看了一眼旁边的石瞻,然后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道:“没……没有啊,微臣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你这个兵部尚书干什么吃的?外面都有消息说云中被破了!你居然还被蒙在鼓里!”石虎骂道。

    尤坚显然对石虎这一腔怒火感到莫名其妙,胆战心惊的问道:“陛下,这云中被破的消息,您是从哪里听到的?”

    “从哪听说的?你给朕在这儿站着!一会儿等朕问清楚了,朕再找你!”石虎瞪了尤坚一眼。

    尤坚默默的站到了一边,看了一眼旁边一言不的石瞻,半天没弄明白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刚走进宏光阁便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不过郁闷归郁闷,尤坚倒是琢磨起石虎刚刚说的那句话:云中难道真的出事了?

    想到这个,尤坚不免担忧起来,云中城被破,那庆王殿下怎么会没有来信通知他?真是奇怪,石虎现在突然问起来,他真是一时间手足无措。

    尤坚低着头,不敢抬头直视石虎,偷偷看了石瞻几眼,也压根儿不知道石瞻在想什么。此时此刻尤坚的心里是七上八下,有些不安,他自然明白云中郡若真的失守,朝中形势将十分不利与他的夺嫡之争。所谓树倒猢狲散,也就意味着他和那些支持石遵的人,很有可能在石遵失势后也遭殃。

    没过多久,6安便跑进来禀报:“启禀陛下,张大人回来了。”

    “叫他进来。”

    “是……”6安小心翼翼的起身退了出去。

    片刻之后,张豹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对石虎恭敬的行礼问道:“启禀陛下,人都在殿外,是不是现在就召见?”

    “都带进来!”石虎朝张豹挥了一下手。

    张豹转过身,朝殿外喊道:“都进来!”

    话音刚落,几个胡服打扮的中年人,在一群禁军侍卫的押解下,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这些人刚刚跨进大殿,似乎就被大殿的气势给镇住了,一个个头都不敢抬,只敢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跪下!”张豹对那几个所谓的商贩命令道。

    那几个商贩倒也听话,张豹一声令下,商贩们通通跪在了地上,给石虎磕头。

    石虎站了起来,走到离那些商贩十几步远的地方站住,严肃的问道:“云中城被破的事情,听说你们几个都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几个商贩依旧低着头,却相互悄悄看了一下彼此,一个个都不敢先答话。

    石虎见这几个人都没回答,顿时没有耐心,大声呵斥道:“来人!先把这些这些没长耳朵的拉下去杖责一百!”

    “陛下饶命啊!”那群人听到石虎要杖责他们,立马哭喊起来。

    “陛下问你们话呢!你们还不如实回答?”张豹在一旁提醒道。

    这些人被石虎吓的不清,其中一个人抢先说道:“回……回禀陛下,小人也是听说的。”

    “从何处听说?”石虎接着问道。

    那人低着头,小心的回答:“小人一向往来关外和邺城之间,做些买卖,前些天途径太原附近的时候,遇到几个散兵游勇,问小的们讨水喝。小的们看他们可怜,就给了他们水喝,还给了些吃的,后来才听他们说,他们是云中城逃出来的守军,云中郡被匈奴人攻破后,遭到了匈奴人的洗劫。”

    “还有呢!”石虎听到这里,已经恨的牙痒痒,大声问道。

    那人听到石虎的嗓门又大了,自然头都不敢抬,脸都几乎贴到地面,答道:“其他的小的们也不知道了,那几个人就说了这么多啊!”

    “你们呢!他说的是不是这么回事!”石虎问剩下的几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