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辜商贩
    ,!

    剩余的人也被吓的不轻,连忙喊到:“陛下,我们几个是一起的,那几个逃兵确实是这样说的。”

    众人说完,都趴在地上等候发落,一个个瑟瑟发抖,毕竟石虎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说不定就心血来潮把他们砍了。

    “陛下,微臣看这几个人来路不明,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混淆圣听,云中有卢海龙把守,李城又可以支援,匈奴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破城?”尤坚显然不会相信这几个人说的话。

    “怎么就不可信了?现在外面都传开了,尤大人难道就这么坚信这个消息是假的?”张豹也不依不饶的回击。

    “张大人不知道什么叫三人成虎吗?前线到现在没有消息过来,光凭这几个贱民所说的话,就断定云中被破,张大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草率了?”

    “我草率?这么重要的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几个人都亲口说了难不成有假?”

    “为什么不会是假的?若是有人故意制造这样的谣言,那赵国百姓必定因此混乱,这个罪责,张大人承担的起吗?”

    “哦?尤大人今日是想给我张某扣帽子了?”张豹毫不退缩。

    “别吵了!”石虎不耐烦的吼道。

    石虎瞪着眼睛看着张豹和尤坚,这两人被石虎呵斥之后也低着头,不再争论,只听到石虎又吩咐道:“来人!”

    殿外的几个禁军立马走了进来,领头的正是文苍,文苍姿态威严,拱手行礼:“卑职在!”

    “把这几个人都给朕拖下去砍了!”石虎拂手说道。

    “是!”文苍抬起右手,朝身后的几个人勾了勾手指,身后那几个禁军心领意会,快步走上前将那几个倒霉的商贩通通用链子锁住。

    “陛下饶命啊!我们跟这事儿没关系啊!求陛下饶了我们吧!”那几个商贩见石虎要杀他们,吓的哭喊起来。

    尤坚原本就对这几个人的话持怀疑态度,见石虎要杀他们,自然是打心眼里赞成。一旁的张豹想让石虎刀下留人,无奈畏惧石虎,也不敢开口。

    张豹看了看一旁的石瞻,他倒是旁若无人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也不看那几个商贩。

    “西华侯,您倒是说句话啊!”张豹站到石瞻旁边,低声说道。

    张豹自然是不太希望这几个人现在就被杀掉的,起码等事情弄清楚了,再杀不迟,所以眼下石虎正在气头上,他只能希望石瞻能开口帮腔。

    石瞻却似乎没有听到张豹的话,不做出任何回应,张豹只能眼看着这几个人被拖出了大殿。

    “文苍!”石虎喊住了正准备退下的文苍。

    文苍连忙转过身站住,拱手问道:“陛下还有何吩咐?”

    “立即派人去云中打探情况,那边到底怎么回事,朕要尽快知道!”

    文苍愣了一下,说道:“卑职领旨!”

    文苍说完,转身便走出了大殿。

    “你们都不能让朕过几天安生日子!”石虎朝石瞻等人吼道。

    张豹和尤坚虽然心中都有些憋屈,但是石虎喜怒无常,谁都不敢触这个霉头,因此也只能老实的站在一旁。

    “尤坚,你身为兵部尚书,这么多天,前线的消息,一问三不知!你这个尚书是干什么吃的?”石虎转身抓起一本奏章就砸在尤坚的脑门上。

    尤坚“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对石虎磕头喊到:“陛下,微臣失职,请陛下责罚!”

    “责罚?我看朕就该把你给砍了!”石虎瞪着眼睛骂道。

    “陛下饶命!”尤坚心中一惊,头埋的更低了。

    一旁的张豹心中有些得意,微微冷笑着看着趴在地上的尤坚。

    “还有你!张豹!”石虎把目光转向了张豹。

    张豹愣了一下,跪在地上问道:“陛下,微臣惶恐,不知做了何事让陛下龙颜大怒?”

    “何事?你身为朝廷重臣,仅仅听了几个贱民三言两语,不加以调查就大呼小叫,恨不得天都塌了下来,看看你那怂样子!丢人现眼!蠢货!”石虎又转身抓起一本奏章,朝张豹砸了过去。

    “陛下教训的是!”张豹莫名其妙也成了石虎的出气筒,只能认栽,不作辩解,因为他比尤坚明白,石虎不会真的随便砍了他们,但是千万不要在这种情况下做辩解,否则只会让石虎更加没有理智。

    石虎似乎也骂累了,扶着桌案坐了下来,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石瞻,问道:“你说,这个消息是真的假的?”

    石瞻不慌不忙,回答:“父皇,儿臣以为,此事可能并非空穴来风,既然您已经让人去云中打探消息,那就安心等回信吧。”

    石瞻不愿说出他所知道的情况,一来是不想将来与石遵纠缠,二来,他相信石闵既然敢轻兵突进,一定是有所谋划,此时贸然驱兵塞外,不但劳民伤财,还可能打乱石闵自身的部署。

    “等等等!等了这么多天!结果整个邺城都满城风雨了,朕还蒙在鼓里!”石虎连连拍着桌子喊到。

    “连刚刚那几个商贩都已经知道云中被破,若是前方战事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兵部早就该收到消息了,而现在陛下还没有收到消息,说明北方战事还在庆王殿下的控制范围之中,陛下千万不要因为那几个贱民的三言两语,就气坏了龙体,让小人得偿所愿!”尤坚虽然跪在地上,却依旧不忘替石遵说话。

    石瞻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尤坚,眼神之中满是不屑。

    “你别说的好听!无风不起浪!你以为朕刚刚砍了那几个人是因为不信他们的话?哼!朕是不想他们留着脑袋到处胡说八道!”石虎冷冷的看着尤坚说道。

    “陛下英明!”尤坚连忙点头称是。

    “滚你娘的!滚!”石虎冲尤坚吼道。

    尤坚惊恐的答道:“是……”

    尤坚一边说着,一边低着头跪地膝行,往大殿门口退去。

    “你也给朕滚!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石虎随手拿起杯子砸向张豹。

    张豹倒没有像尤坚一样,恭恭敬敬的起身,向石虎行礼说道:“臣告退。”

    然后,转身走出了宏光阁。

    石瞻见张豹和尤坚已经离开,便也准备离开,还没开口,石虎便已经发话:“你给朕留下!”

    “遵旨……”石瞻只能无奈的应道。

    “你老实跟朕说,你是不是已经收到了什么消息?”石虎语气平静,却又十分威严。

    石瞻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石虎,又低头回答:“儿臣并不清楚战况。”

    “朕说了是问你战况吗?”石虎目光如炬,盯着石瞻。

    “那不知陛下问的是何事?”石瞻假装听不懂石虎的话。

    “你还给朕装糊涂!今天你的反应如此反常,以为朕老眼昏花看不出来是不是!”石虎突然提高了嗓门。

    石瞻欲言又止,不知如何作答。

    “朕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收到了什么消息!”石虎一再逼问。

    石瞻出乎意料的跪了下来,对石虎行礼说道:“父皇,儿臣并非有意隐瞒,请父皇恕罪!”

    “那你还不快说!非要朕治你欺君之罪不成?”石虎皱着眉头说道。

    “云中确实已经被破,匈奴人和羌族人已经突破雁门关撤回草原。”石瞻镇定的回答。

    “什么!雁门关不是有人把守吗?怎么会让匈奴人跑了!”石虎惊的站了起来。

    “情况出乎意料,儿臣也没料到雁门关会这么快被攻破,匈奴人这次行动异常迅速,由匈奴单于亲自带队,庆王差点被匈奴人打的全军覆没。”

    “全军覆没?他手下几万兵马,怎么会被三四万匈奴人和羌族人打的全军覆没?你的消息靠不靠谱?”

    “消息是由儿臣手下的前锋大将贴身副将亲自送回,应该不会有错。”

    “蠢材!废物!”石虎一脚踢翻桌案,大声骂道。

    石瞻依旧跪着,没有说话。

    “小闵呢?你不是还派了一万人去支援吗?现在是什么情况?既然雁门关也破了,匈奴人也撤了,为何迟迟不派人来报信?”石虎快步走到石瞻跟前问道。

    “小闵带着人出雁门关去追匈奴人了……”石瞻说到这里,语气有些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