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贵妃有孕
    ,!

    “你说小闵带着人去追?带了多少人?”石虎心头一紧,连忙问道。

    “大约不到一万人……”

    “什么!不到一万人!简直是胡闹!那个匈奴单于老谋深算,他手下至少十万人马,小闵怎么可以带这么点人就贸然追击?”

    “想必他是有所谋划吧。”

    “谋划?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谋划什么?你当年不也吃过那个匈奴单于的亏吗?”石虎看了看石瞻,见他神情有些黯然,自知刚刚的话触痛了他,便改口问道:“那李昌和王世成是不是也随小闵一起去了?”

    “云中郡被洗劫,李昌和王世成以及庆王的剩余人马一路往北追击,匈奴人留下一万人拦截他们,小闵率先带着七千本部人马冲破匈奴人的拦截,李昌等人则留下与那些匈奴人纠缠,等李昌和庆王赶到雁门关的时候,小闵已经带人出雁门关几个时辰了,茫茫草原,他们无从追寻。”

    “小闵出关几日了?”石虎有些担忧的问道。

    石瞻想了想,回答:“应该有六七天了。”

    “老九和李昌现在何处?”

    “都在雁门关,儿臣已经命人去送信,让李昌带人出去找小闵的踪迹。”

    “他要是出了意外,朕要你好看!”石虎指着石瞻骂道:“说了不让他去,你非要他去!结果这小子一个人带着那么点人就敢去追。”

    “父皇,儿臣觉得小闵既然敢带人去追,就一定有所计划,您不要过于着急。”

    “不急?你敢说你不急?”石虎问道。

    “我……”石瞻被问的一时语塞。

    “你赶紧回去集合人马,准备开拔!”石虎吩咐道。

    “去雁门关?”石瞻问道。

    “不然去哪里?”

    “儿臣认为不妥!”石瞻直接反对。

    “不妥?你自己儿子不要去救?”石虎站在石瞻面前,又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耐心等待消息。”石瞻冷静的回答。

    “又是等!等到什么时候?云中郡被洗劫,朕一定要找匈奴人报这个仇!”

    “陛下三思!”石瞻说着,重重的给石虎磕了一个头,然后说道:“赵国连年征战,军士疲惫,民生凋敝,国力衰微,现在正需要休养生息,不宜与匈奴全面开战啊!”

    “朕是羯族人的子孙,难道还怕了这群该死的匈奴人吗!当年太祖皇帝能夺他们的江山,朕一样能把他们赶尽杀绝!”石虎意气风发的说道。

    “儿臣知道父皇神勇,但是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战马瘦削,粮草不济。去年与鲜卑人开战,消耗了大批粮草,再去匈奴人全面开战,怕是咱们消耗不起啊!”

    “这口气你叫朕如何咽得下?云中郡有良马数万,牛羊十数万!这下全被匈奴人和羌族人掳了去!朕岂能无动于衷?”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依儿臣之见,眼下实在不宜挥师北伐。赵国地处中原,四面都有敌人,稍有不慎便会给他们趁火打劫的机会,这样一来,赵国便会腹背受敌,形式将更加严峻。”

    石虎虽然暴躁,但是也不傻,石瞻的话他心里明白的很,确实句句有理。可是云中的损失,实在让他心痛不已。

    “你先回吧……”石虎疲乏的朝石瞻挥挥手。

    “父皇……”石瞻愣了一下。

    “滚!”石虎忽然又发怒的吼道。

    石瞻知道石虎正在气头上,只能无奈的起身,行礼然后退出了宏光阁。

    刘贵妃回到蕙兰宫后,始终心中有些不安,一旁的小香看到刘贵妃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便问道:“娘娘,您怎么了?”

    “今日陛下这么反常,连本宫都不见,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真让人有些不安。”刘贵妃说着,用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

    小香连忙走上前,帮刘贵妃按摩,然后安慰道:“陛下或许是为国事操劳,遇上什么烦心的事了吧,娘娘不必担忧。”

    “本宫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庆王去了这么多天,一点消息都没有,不知道李城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殿下肯定不会有事,他在西北镇守多年,经验丰富,这次也会凯旋。”

    “你一会儿去找陆安,向他打听一下,看他知不知道什么情况。”刘贵妃闭着眼对小香吩咐道。

    “娘娘今日为何把那串翡翠珠子赏给陆安?那可是您的心爱之物。”小香有些不服气的嘟哝道。

    “你懂什么?陆安为人怯懦,在宫中又没有依靠,本宫给他个靠山,他自然会把陛下所有的情况都及时通知本宫,这对殿下的大业必定有帮助。”

    “那也没必要给那么贵重的东西啊……”

    刘贵妃笑了笑,问道:“怎么?你嫉妒了?”

    “奴婢才没有……”小香低声说道。

    “你放心,你跟了本宫五年,本宫岂会亏待了你?”

    “娘娘,奴婢没有这个意思……”小香解释道。

    “行了,有或者没有都无所谓,只要你乖乖替本宫做事,本宫都看在眼里。”刘贵妃打断了小香的话。

    小香正要说话,刘贵妃忽然身躯一丝颤抖,只见她忽然捂着胸口,趴在了桌上。

    “娘娘,你怎么了?”小香连忙扶着刘贵妃,关切的问道。

    “不知道。”刘贵妃有气无力的回答,然后又说道:“就忽然一阵胸闷,有些恶心难受。”

    小香连忙起身给刘贵妃倒了一杯水,跪下递了过去,说道:“娘娘,先喝口水吧。”

    刘贵妃接过被子,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对小香说道:“扶本宫去床上躺着,头晕的厉害。”

    “是……”小香连忙起身,扶着刘贵妃站了起来,朝里间又去。

    小香伺候刘贵妃躺了下来,一边盖被子,一边低声说道:“娘娘,您这个月是不是还没有来月事?”

    刘贵妃愣了一下,立马抓着小香的衣袖,说道:“你不说本宫都忘了,这次好像已经晚了快二十天了。”

    “这个……”小香听到这句话,有些尴尬的问道:“娘娘,您说……该不会……有了吧?”

    “有……有啥?”刘贵妃一时间反应过来。

    “就是怀孕了……”小香看了看刘贵妃,小声提醒道。

    “不会有这么快吧?”刘贵妃显然也没考虑到这一点。

    “您的月事一向很稳定,从不提前或者推迟,唯独这次推迟了快二十天……”小香转身看了看四周,然后又对刘贵妃说道:“您这两天又感到胸闷恶心,除了这个,奴婢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的情况。”

    “这……”听到小香这么说,刘贵妃心中也开始怀疑了,难道真的怀孕了?若是真的怀孕了,那肚子里这个孩子肯定是庆王的。

    想到这里,刘贵妃的心里既喜也忧,喜的是进宫这么多年,她都没有生下一儿半女,忧的是这个一旦真的怀孕,说不定会有人怀疑她的怀孕过于蹊跷,会有人发现她和石遵的事情。

    小香见刘贵妃闭着眼一言不发,便又小声问道:“娘娘,依奴婢看,咱还是宣太医来看看吧?”

    刘贵妃有些紧张的抓着小香,问道:“若是真的怀孕,陛下那里怎么问起来怎么办?”

    刘贵妃此时有些神情恍惚。

    小香安慰道:“娘娘放心,陛下若是问起,娘娘直说有孕在身便是,陛下自然不会怀疑娘娘腹中的孩子有任何血统问题。相反的,陛下若是知道娘娘怀孕了,肯定非常高兴,老来得子,换谁都开心。”

    “可是,如果本宫怀孕了,这肚子里的肯定不是陛下的,而是……”

    “娘娘,您就放心吧,不用紧张,奴婢这就让人去太医管宣张太医。”小香安慰着拍了拍刘贵妃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