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意料之外
    ,!

    “你给老子起来!”薛赞将王冲拉了起来,拽着他的衣领,骂道:“哭什么哭!把你这点马尿给老子擦干净!”

    王冲被薛赞一骂,立马也不哭了,连忙停止哽咽,胡乱擦着脸上的眼泪,然后又拿起水囊和干粮,对薛赞说道:“从投军的第一天起,少将军就告诉我,要和所有弟兄同甘共苦,所以将军,您说我怎么可以看你饿肚子,我一个人吃这些干粮?”

    薛赞没想到王冲这小子,平时看起来愣头愣脑,居然还是这么重情重义的人,心头顿时也一阵暖流,原本揪着衣领的手,也不自觉的松了开来,苦笑着拍了一下王冲的脑袋,略带关爱的骂道:“臭小子!”

    王冲顿时也破涕为笑,把干粮递给了薛赞。

    薛赞接过水囊和装着干粮的布袋,然后打开布袋,拿出了唯一的一个粟米饭团,然后掰了一半给王冲。

    “粟米粗糙,易饱不耐饿,将就着吃吧!”薛赞对王冲笑了笑说道。

    “有东西吃就不错了,以前我经常饿肚子,实在没东西吃的时候,草根树皮都吃过,这个可比草根树皮好吃多了!”王冲一边吃着粟米饭团,一边鼓着嘴说道。

    薛赞王冲狼吞虎咽的样子,微笑着摇摇头。

    连续的急行军,将士们早已极度疲惫,饮马喂草之后,许多人便倒地就睡。

    薛赞抹烟一个个检查这些将士是否都盖好毛毡,免得夜晚受凉,王冲则跟在薛赞身后。看着薛赞的背影,王冲打心眼里开始敬佩这个平时看似冷酷无情的将领。

    跟着薛赞巡视完之后,王冲便在薛赞旁边躺下休息。疲乏的身躯,让他渐渐意识模糊,很快便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王冲便被人推醒,他睁开眼,薛赞已经掀开毛毡坐了起来。

    “怎么了将军?”王冲睡的两眼朦胧,意识还不清醒,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问道。

    薛赞起身看了看四周,然后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和北斗星的方向,说道:“不能再睡了,得马上起来赶路!”

    王冲一听,连忙起来整理衣物,同时问道:“咱们睡了多久了?”

    薛赞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我估计再有一个多时辰天就亮了,今日中午,少将军将会攻击羌族人,咱们必须尽早赶到河边,毁掉浮桥,断了胡人的退路。”

    “没想到咱们睡了这么久!那我赶紧去叫大伙儿起来!”

    “快去!”薛赞命令道。

    王冲连忙挨个儿去叫醒其他人,没过多久,所有人便整装待发。

    薛赞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大河边上,已经有一队羌族人在守着浮桥了。

    几乎与此同时,另一路人马已经在石闵的带领下逼近羌族人的营地。

    “少将军,探马来报,羌族人的营地离咱们这里只有不到十里路了。”张沐风赶来对石闵禀报。

    石闵看了看天色,说道:“终于让咱们赶上了,所有人原地休息,等候我的命令!”

    “现在休息?趁天还没亮偷袭胡人不是更好吗?”张沐风一边勒马一边问道。

    石闵下了马,解释道:“我估计薛赞将军他们这个时候还没赶到河边毁掉浮桥,现在就偷袭羌族人固然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说到这里,石闵停顿了一下,看着张沐风接着说道:“不过,就算能打的他们猝不及防,也总会有人渡河逃走,一旦过河,咱们再追就不安全了,我要的是他们全军覆没,明白吗?”

    张沐风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回话,石闵又说道:“别忘了,这群胡人的手里,可都有咱们汉人的血债!他们一个个必须全都死在这里,才对得起拿着死在荒野的女子,才能替那些枉死在他们马刀下的云中百姓报仇!”

    “少将军说的对,这群畜生必须全部杀光!”张沐风愤愤的说道。

    “粮草还有吗?”石闵低声问道。

    张沐风摸了摸自己的背囊,然后无奈的摇摇头,回答:“粮草已经没了,几个时辰前咱们的战马已经吃光了所有的粮草,我的干粮也已经没了。”

    石闵咬咬牙,沉默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想不到第一次出征就遇到这种背水一战的事情。”

    “少将军,你说什么?”张沐风没有听清楚石闵的话,便问道。

    “没什么。”石闵拍了拍张沐风的肩膀,又说道:“赶紧去休息吧,养足精神才能上阵杀敌!”

    “是!”

    石闵独自坐在一个小土坡上,手里攥着石瞻给他的那把匕首,心中还想着出征前,石瞻嘱托他的话。

    眼下的境地,对于他来说,已经完全没有退路,一旦薛赞没能堵住羌族人,他手下数钱将士可能就没有粮草,必须得杀战马充饥。

    对于军人来说,战马等于自己的兄弟,试问有谁会狠的下心吃自己兄弟的肉?

    想到这里,石闵心中也有一些担忧。但是既然已经做了这样的部署,他现在除了祈祷薛赞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做的补救措施了。

    看着不远处的将士们基本都已经歇下,石闵却无心睡眠。几个时辰前,他与手下将士已经吃掉了仅剩的一点干粮,此时腹中的饥饿敢开始不断充饥着石闵的身躯,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石闵拧开水囊,猛的灌了一口气,想要以此让自己的肠胃不再捣乱。

    可是,水又如何能替代食物呢?

    时间过的很快,天渐渐亮了起来,石闵再次拍出探马,前去打探羌族人的动向。

    太阳初升,大河边的羌族人昨日天烟后便已经抵达,按照木都那个侍从的吩咐,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守护这座桥的安全,能让他们的族人顺利撤退到河对岸去。

    “将军!听到了吗?有水声!”王冲骑在马背上,对薛赞说道。

    “我听到了!是不是快到了?”薛赞问王冲。

    “只有六七里路了!绕过这个山坡,就可以看到大河!”王冲大声回答。

    “王冲,你熟悉地形,带几个弟兄现行一步打探一下,看看羌族人是否已经赶到河边!”薛赞对王冲吩咐道。

    “卑职遵命!”王冲说着,带着几个人加快速度冲向不远处的山坡。

    而薛赞等人,则放慢了速度,战马奔跑了两个多时辰,眼下就要到目的地了,或许休息一下保存些体力才更加靠谱。

    薛赞看着王冲的背影,似乎想起来当年自己第一次跟随石瞻出征时的情形,那一年,他还是一个毛头小子,那场异常残酷的战斗,死伤无数,至今让他记忆犹新。

    王冲和另外几个人在快要到达坡顶的时候,便下了马,徒步跑了过去,趴在山坡上的一块岩石后面,远远观察着前面的情况。

    不一会儿,王冲便带着人策马来报,薛赞见他一脸紧张的样子,感觉到王冲看到了意料之中的事情,于是皱着眉头问道:“发现什么情况了?”

    “禀报将军,情况不妙,河边驻扎着一队人马,看样子应该是羌族人。”王冲喘着气回答。

    “什么?他们这么快就赶到河边了?有多少人?”

    “他们人数不多,大约也就三五百人,看情况,应该是羌族人派出探路的人马!”

    “看来羌族人也知道这座桥的重要性,早早的就派人在这里守着了!”薛赞说着,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将军,咱们下面该怎么办?”王冲没有什么经验,只能问薛赞。

    “按照少将军的估计,羌族人现在已经开拔往这边走了,不用多久,大批胡人就会赶到,咱们必须抓紧时间,尽快毁掉这座桥,断了他们的后路!”

    “怎么毁掉?这河边上还有羌族人驻扎呢!”王冲问道。

    “河边不过三五百人,你怕什么?杀光他们便是!”薛赞说着,抽出腰间的刀,对身后的将士们吩咐道:“弟兄们,咱们的时间不多了!河边有几百个胡人,咱们要是想完成少将军给的任务,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掉河边的那群胡人,在羌族的大批援军赶来之前,毁掉河面上的浮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