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最后之战
    ,!

    薛赞话音刚落,手下五百名将士纷纷抽出战刀,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时间紧迫,所有人不要与胡人过多纠缠,力求一击必杀,战斗的时间越长,越有可能导致最终的失败,都听明白了没有!”

    “谨遵将军号令!”

    “出发!”薛赞下达完命令,见这些疲惫的将士们依旧斗志高昂,心中便多了一些信心,于是转身便拍马而去,五百将士紧跟其后,冲向对面的山坡。

    河边的羌族人正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营地上的篝火还燃烧着,篝火上架着一口铁锅,铁锅里似乎煮着羊肉汤。一个羌族的年轻人,坐在篝火旁,一边搅动着锅里的羊肉,一边贪婪的闻着羊肉汤的香味,舌头舔着有些干裂的嘴唇,恨不得一下把满锅的羊肉汤全喝掉。

    忽然,一个躺在地上晒太阳的羌族中年人从地上爬了起来,问身边的人:“你有没有听到?好像有马蹄声。”

    旁边的那个人也坐了起来脸色有些茫然,又有些严肃,说道:“好像是有动静,会不会是首领带人来了?”

    “不可能,这个时候,首领的人马怕是还没开拔,不可能是咱们的人!”中年人说道。

    话音刚落,他旁边的那人一脸紧张的指着西边的山坡喊到:“快看!有人!”

    周围的羌族人听到他的声音,纷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离他们不远的山坡上,有一队人马一字排开,看样子来者不善。

    “是赵国的人马!快上马!准备战斗!”那个头领模样的中年人喊到。

    中年人一声令下,营地上所有人羌族人立马紧张起来,就连那个一直盯着羊肉汤的年轻人,此时也无暇再管他的牛肉汤,爬起来就去找他的马了。

    薛赞环顾左右,见五百人马已经全部就位,于是举起他手中的长刀,大声喊到:“胡人就在前面,我等炎黄子孙,今日饮尽胡人血,食尽胡人肉!纵然粉身碎骨,也绝不后退半步!举起你们的长刀!跟我冲!”

    “杀!”

    薛赞一声令下,数百人马冲下山坡,直奔河边羌族人的营地而去。一时间马嘶长空,杀声震天,薛赞的极其部下如同下山猛虎,声势浩荡,羌族人未战便已经怯了三分。

    面对突如其来的自己,羌族人有些猝不及防,仓促应战,连骑兵的队形都未展开。

    “快去通知首领!”中年男子对身边的一个人喊道。

    “是!”

    马蹄声声,尘土飞扬,一个羌族骑士趁乱脱离大部队,往北边去了。

    “拦住那个人!不能让他去报信!”薛赞眼尖,远远便看到了这个情况。

    “我去!”王冲自告奋勇,拍马而去。

    薛赞打心眼儿里是没想让王冲去,毕竟这小子是第一次上战场,没什么经验。但是战场混乱,薛赞要统筹全局,此时没有精力再去把王冲追回来,只能任由他去了。

    尽管将士们腹中饥饿,身体也有些疲惫,但是所有人都奋勇杀敌。双方都清楚彼此的目标是什么,羌族人为了保住后路,薛赞的人马则是为了断了他们的后路。

    这是一场关乎群体生死的战斗,于是在滚滚大河边上,不足千人的混战打的异常惨烈。羌族人死守不退,始终把薛赞的人马拦在浮桥外,不让他们靠近。

    “将军!胡人也在拼命,这样下去不知道得打到什么时候,怎么办?”一个薛赞的手下喊到。

    “把命搭上也要拆了这座桥!一定不能让他们过河!”薛赞连番砍杀两个胡人,大声回答。

    就在这时,一直冷箭朝着薛赞射了过来,薛赞正在与人厮杀,压根儿没有注意,被一箭射中左肩,差点跌下马背。

    “将军!”最靠近薛赞的两个将士连忙冲了过来,护在薛赞左右两边。

    “不用管我!你们赶紧去想办法把桥烧了!”薛赞咬着牙说道。

    “不行!您有伤在身,我们不能不管!”

    “废什么话!这是命令!”薛赞说着,左手握刀,伸出右手,折断了他左肩上的箭杆。

    箭杆折断,薛赞的额头沁出了汗珠,他重新右手握刀,再次冲进人群,与胡人拼杀起来,而那两个将士因为担心薛赞,始终护着薛赞的左右两侧。

    尽管羌族人异常勇猛,无奈薛赞及其部下并非雁门关那群土鸡木狗,而是赵国最精锐的虎狼之师,双方一直战到日上三竿,薛赞的人马才将所有在河边的羌族人尽数斩于马下。

    “快!点火!把桥给我烧了!”薛赞喘着气对手下吩咐道。

    “是!”薛赞的手下们立马去执行薛赞的命令。

    薛赞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估摸着这个时候,石闵也差不多快对羌族人发动攻击了,他的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终究,他还是没有辜负石闵的期望。

    忽然,他猛的抬头,四处寻找。

    “王冲!”薛赞大声喊到。

    “将军!”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薛赞转过头,只见王冲骑着马远远的便朝薛赞喊到。

    “臭小子!”薛赞喘着气,小跑着过去。

    王冲跳下马,手里还拎着一个烟乎乎的东西。

    “什么东西?”薛赞指着王冲手上的东西问道。

    “这个啊?那个胡人的头!”王冲笑呵呵的把那个人头丢到了地上。

    “好小子,可以啊!”薛赞用力拍了一下王冲,问道:“没事吧?”

    “将军,我没事!”

    “没事就好!”薛赞看到王冲活蹦乱跳,心中也松了口气。

    “将军,您受伤了?”王冲紧张的问道。

    “没事,一点皮肉伤。”薛赞假装没事回答。

    “将军!您快过来看!”

    薛赞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他手下将士呼喊的声音。

    薛赞一听,连忙跑过去,王冲也跟着跑了过去。

    “什么情况?”薛赞大声问道。

    “桥上木板能拆,但是这些铁链怎么办?”桥边的一个将士问道。

    薛赞走到河边,看到这条河横跨河面,大约十几丈宽,用十几根胳膊粗细的铁链吊着,而桥面上的木板,基本也已经被薛赞的手下拆的拆,烧的烧,整个桥面上只剩下光溜溜的铁链子。

    “将军,我看咱们压根儿没必要担心,羌族人出来不会带那么多木板,这里是草原,一时间根本没有办法找到木板把桥面铺好,他们的战马是过不了河的。”王冲在一旁说道。

    薛赞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其余将士见薛赞认同,便也不再担心。

    “去羌族人的营地找找,把吃的喝的全部搜罗好,一会儿咱们直接撤走,与少将军汇合!”薛赞吩咐道。

    “是!”

    大伙儿立马散开来去胡人的营地里找吃的,同时也不忘给战马喂粮草。连夜赶路,粮草匮乏,无论人还是马,都是饿着肚子在战斗,再不补给,怕是人和战马都要倒下了。

    薛赞和王冲等人吃着胡人随身带的肉干和马奶酒,这滋味,对于饿了好多天的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神仙生活。

    石闵这边,大伙儿也已经饿了一整天了,战马也已经没有粮草可以补给,尽管将士们各个都能吃苦耐劳,但是不可能再撑几天了,到时候若是遇到胡人,怕是也没力气战斗了。

    “少将军!羌族人已经出发了!”石闵带着人正在缓缓赶路,前方忽然探马来报。

    石闵抬头看看天上,此时张沐风在一旁有些焦急的说道:“少将军,时候差不多了,咱们得赶紧动手了吧?”

    “羌族人离咱们还有多远?”石闵问那探马。

    “卑职估计,最多不过七八里路!”

    石闵心中盘算着薛赞他们赶路的时间,再反复思量着自己的计划,终于开口对手下吩咐道:“传令下去,准备战斗!”

    “是!”

    片刻之后,石闵仅剩的数千人马已经全部挽弓拔刀,做好了战斗准备。

    “弟兄们!咱们与胡人决一死战的时候到了!此战,只许胜,不许败!否则,我等将再无退路!如今,我们数千人马,已经没有任何粮草补给!唯有打败前面的羌族人,夺了他们的粮草,才有生机!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众将士齐声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