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就地宿营
    ,!

    夜色已深,经过大致清点,石闵估计木都逃走时最多不过千人,其余尽数被灭。  而石闵所部也有折损,损失的多数为雁门关守军,这些人平日训练不如石闵的部下,因而战斗力也有差异。

    两千多个雁门关守军,跟着石闵出关后与匈奴和羌族先后两战,又一度缺少粮草,如今存活下来的,不过区区三百多人。

    “少将军,是不是有句话,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张沐风问道。

    “没错,你什么时候还学会这句话了?”石闵看着张沐风笑了笑,脸上的笑容,大有尘埃落定后的安心。

    “不记得了,反正就是听过!”张沐风笑了笑,说道:“总算是打败了羌族人,若是输了,咱们可得饿死了。您说,这是不是就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

    “你小子脑子挺好用!这句话用的很恰当!”石闵说着,拍了拍张沐风,然后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休整的部下,又默默说:“此战虽然已经结束,但是与匈奴羌族的仇怨,才刚刚开始。”

    张沐风爬了起来,站在石闵旁边,也看了看周围,也应和道:“胡寇作乱,扰我中原百姓,当年我父祖皆死于胡人之手。咱们这些弟兄,几乎个个都与胡人有血海深仇,只可惜,那些战死的弟兄,再不能与我们同生共死!”

    “战争总是会死人的。”石闵说着,用力将长戟插在了地上,然后在营地里四下情况,又问张沐风:“薛赞将军和王冲呢?”

    “大概去清理战场了吧。”

    “稍后把伤亡情况统计一下,再点兵一千,叫上王冲,五更出随我去追羌族的头领。”石闵吩咐道。

    “还追?”张沐风问道。

    石闵停下反问:“为何不追?擒贼擒王,虽然羌族头领昏庸,但是唯有把他抓到,对于匈奴和蠢蠢欲动的氐族以及鲜卑才有震慑力。”

    张沐风边听边点头,说道:“少将军说的是!不知卑职可否主动请战?让卑职带人去追!”

    “你去?”石闵有些惊讶。

    张沐风一愣,随即信心满满的说道:“对啊,我去!”

    石闵摇摇头,说道:“还是我去吧,你之前只是一个步卒,现在让你统帅千余人的骑兵,其他弟兄难免不服气。”

    “可是……”

    “行了,这次出征,与胡人数次交手,你的表现都非常好,待回到邺城,我一定如实禀报陛下,为你进爵。”石闵安慰道。

    “少将军,我没想加官进爵,我只是想多杀敌而已……”张沐风解释道。

    “我知道!”石闵笑了笑,说道:“你缺少骑兵作战的经验,若不是薛赞将军有伤在身,倒是可以让他去。”

    张沐风叹了口气,说道:“少将军说的对,那您一定得带上我!”

    “放心!”

    “少将军!我们回来了!”不远处传来了薛赞的声音。

    石闵转身望去,只见薛赞左肩的伤已经被布条包着,王冲跟在薛赞的身边,二人风尘仆仆的跑了过来。

    “怎么薛将军!”石闵急切的想要知道薛赞清理战场的情况。

    “刚刚末将带人大致清点了一下,牛羊马匹总共三万多,可能有部分走失了,因为天烟,战马和弟兄们都疲惫了,我就没带人去找。”

    “还好,多少追回了一批。”石闵心中松了口气,又对薛赞说道:“你来的正好,有事跟你商量。”

    石闵说着,拉着薛赞坐了下来,而薛赞则一头雾水的看了看石闵和张沐风二人,不知道石闵又有什么新计划。

    石闵刚坐下,看到薛赞的样子,说道:“怎么了薛将军?别紧张,小事情而已。”

    薛赞连忙解释:“没……我没紧张啊……我就是在想,这牛羊马匹都差不多抢回来了,羌族人也死了那么多人,您会有什么样的计划。”

    “跟您开个玩笑,薛将军身经百战,怎么可能紧张?”石闵打趣的说道。

    众人忍不住笑了起来,薛赞给了王冲和张沐风的脑门上各来了一巴掌,低声责骂道:“你俩起什么哄?臭小子!”

    石闵也被逗乐了,安慰道:“好了好了,咱们说正事。”

    石闵说着看了看其他几个人,吩咐道:“咱们出雁门关已经好几天了,一路上风餐露宿,现如今羌族人已经被咱们打散,我建议薛赞将军带人在此地休整两日,我带一千人,明日五更出,往东追击木都和他的部下。”

    “往东不到两百里是山林,一旦进了山,想找人可比登天还难。”王冲在一旁说道。

    “就算是他跑到黄河里,我也得把他捞出来!”石闵坚定的说道。

    “少将军,咱们的目的基本已经达到,木都这次能侥幸逃走,纯属运气好,末将觉得,至此已经可以班师了。”薛赞有些不赞同石闵的想法。

    “此次胡人入关,咱们赵国损失惨重,必须给胡人一个教训!羌族不比匈奴,没有匈奴强盛,先把羌族的头领抓了,押解回邺城,以此告戒那些对赵国虎视眈眈的人,多少能有一点震慑作用。”

    薛赞看了看王冲和张沐风,觉得石闵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只不过,他也没指望这两个小子能说出什么道道来。

    “咱们赵国坐拥中原,四面环敌,连年征战早已让百姓苦不堪言,所以必须要威慑住塞外胡人。既然咱们暂时没有能力让他们臣服,那就所幸打狠一点,让诸胡老实一点,免得他们反复骚扰边关。”

    “这样说来,一千人会不会不够?”薛赞问道。

    石闵笑着说道:“木都手下不过数百人,我亲自带人去,一千足够。”

    “那您何日返回雁门关?”

    “两日之后,你带人自行先回,在雁门关等我,我十五日内,不管能不能抓到木都,都会回雁门关与你们汇合。”

    “让王冲跟着您一起去吧,他熟悉路况。”薛赞一把将王冲拉到身边,对石闵说道。

    石闵笑着说:“原本我也是这样打算的。”

    薛赞一愣,拍了拍王冲,说道:“好小子,你现在可是咱们的北斗星了!哪里你都认得路!”

    王冲连忙摇摇手,说道:“没有没有,我也就是对这一带比较熟,其他地方我就不认识了。”

    “人家都说老马识途,我看你这匹小马也不赖!”薛赞打趣道。

    “什么叫老马识途?”王冲看着薛赞和石闵问道。

    薛赞一听,“哈哈”大笑起来,看的王冲莫名其妙,石闵则安慰道:“薛将军这是在夸你呢,没其他意思。”

    “哦……”王冲挠挠头,一脸茫然的样子。

    “薛将军,宿营归宿营,今夜的流动岗哨不能少,十里外必须有人。”石闵对薛赞吩咐道。

    “少将军请放心,这个我马上就去安排!”

    石闵点点头,提醒薛赞说:“你们在此地休整期间或者班师回雁门关的路上,沿途的斥候一定不要少派出,这次若不是羌族人大意,咱们未必有机会得手,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谨慎一点。”

    “这是自然!末将知道该怎么做!”薛赞认真的点头说道。

    “好了,就说道这里,你赶紧去安排吧。”石闵说着,站了起来。

    薛赞连忙起身行礼:“是!”

    “对了,还有两件事,差点忘了!”石闵忽然站住转过身,对薛赞又说:“明日一早,火派人前去雁门关给二叔三叔报信,免得他们担忧!”

    “明白!”

    “至于那些被咱们杀掉的羌族人,通通埋掉,把每具尸体的左耳朵割下来带走。”

    “割耳朵做什么?”王冲疑惑的问道。

    “自然是为了向朝廷禀报咱们杀了多少人。”张沐风回答。

    “那干嘛不把头砍下来?”

    “砍下来你带回去!这么多,怎么带?”张沐风反问道。

    “行了行了,你俩别吵了。”薛赞斥责道。

    “至于被我们杀的匈奴人,派一队人回去看看,尸体若是都在,全部割左耳带走!”石闵又对薛赞吩咐。

    “末将明白!”薛赞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