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李昌推理
    ,!

    春雪过后,日日晴空万里,积雪消融的很快,没过几日,嫩绿的青草也很快破土而出,仿佛就是一夜之间,原本万里草黄,瞬间是一望无垠的绿色,看着让人有些惬意。 ?

    “李将军,咱们都往西北方向找了这么多天了,还没有找到少将军的踪影,卑职估计,再走下去,恐怕就要找到匈奴人的老巢了。”

    李昌骑在马背上,这几日他魂不守舍,始终担心石闵的安危,越往北走,他的心悬的越高。

    “老子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一万来人,不可能平白无故一点痕迹都不留下的就消失了!得继续找!哪怕追到匈奴人老家,老子也要问问匈奴单于,这是怎么回事!”李昌明显瘦了一圈,火爆脾气倒是一点没变。

    “是!将军!”

    李昌的部下知道他的脾气,那倔劲儿上来,除了他们的大将军,没人镇得住他,因此他怎么吩咐,五百个将士就只能怎么服从。

    忽然,远处迎面跑来了一匹马,而骑着马的,刚好是他们之前派出去的探马。

    “将军,探马回来了!”李昌身边的人指着远处对李昌说道。

    李昌说着手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来人是自己人,于是对身边两个手下吩咐道:“走!过去看看!”

    李昌说完,便用力抽了一鞭子,他的坐骑立马嘶鸣一声,加快度跑了过去。

    只见那探马还没跑到李昌跟前,便大声喊道:“将军!有重要情况!”

    李昌一听,这心更是悬在半空中了,连忙勒马停下,问道:“怎么回事!快说!”

    “前面不远现不少匈奴人的尸体,还有咱们的弟兄!”那人连忙回答。

    “什么!”李昌一听,感觉大事不妙,立马命令道:“快!前面带路!”

    话音刚落,李昌又是用力挥鞭,率先跑了出去,那个探路的人连忙调转马头,骑马追了上去,为李昌带路。

    李昌一路狂奔,还嫌带路的跑的不够快,短短半柱香左右的时间,李昌心中出现了一千一万种假设,而等到他赶到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

    李昌骑在马背上,带着他的手下仔仔细细的把这方圆近十几里全部转了一边,这才现,地上的死尸大多是匈奴人的,有的已经被野狼啃的面目全非,但是很明显,这是石闵带人干的!因为地上的尸体中,有他们的自己人。

    “将军,看来少将军带着弟兄们和匈奴人在这里交过手。”其中一个人对李昌说道。

    李昌仔细观察着现场的情况,对手下们说道:“看来当时这场战斗是咱们的人偷袭,匈奴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将军说的有道理,这遍地都是烧毁的帐篷,应该是夜里,看尸体的状况,卑职认为起码是三天前的事情了!”

    “你说的不错,刚刚我了一下,咱们的人包括雁门关的守军,只战死少部分人,看来少将军偷袭成功了,匈奴人急于撤退,没打理战场。”

    “那咱们的人呢?往哪去了?继续追匈奴人了?”

    李昌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

    众人相互看了看,谁都不敢下定论。

    “去把咱们的弟兄包括雁门关守军的尸身找出来,找个位置埋了!所有匈奴人的尸身,统一割下左耳带走!”李昌对手下吩咐道。

    “是!将军!”

    李昌带着几个人,再次在这片战场上反复,而其他的人,则分工明确,一批人专门负责收集战利品,一批人负责掩埋战死弟兄的尸体,顺便把匈奴人遗落的粮草和金银,全部收罗起来。

    忽然,一个在外围巡逻警戒的士兵骑马过来对李昌禀报:“将军,卑职有些现,您来看看!”

    “什么现?”李昌一听,连忙问道。

    “卑职现往南边有大量的马队经过的痕迹,看得出有数千人马,刚刚卑职往南跑出去七八里路,这片痕迹一直往南,这说明大战过后,有人往南边去了!”

    “几千人?”李昌一下陷入了沉思,这几千人马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石闵?

    可是如果石闵偷袭了匈奴人,为何要往南边去呢?李昌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行了,我知道了,你继续去警戒。”李昌对那人吩咐道。

    “是!”

    那人走后,李昌继续思考着石闵会去哪里,若是往北继续追匈奴人了,那么地上的痕迹又是谁留下的?若是石闵往南去留下了那些痕迹,那么他去南边做什么?看当时的情况,石闵偷袭成功,完全不会是被打败,因此也不可能是撤退。

    “真是奇怪,怎么都是匈奴人,没有羌族人?”李昌附近的一个手下一边割着死尸的左耳,一边嘟哝道。

    忽然,李昌灵感突现,立刻联想到前日现了匈奴人设营的痕迹,在营地周围,有一片往南的马蹄印和牛羊牲口的痕迹。当时他没想明白,现在似乎是懂了!要不是刚刚那个手下无意间的一句话,他恐怕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将军!都搞定了!”一个手下前来禀报。

    “收拾一下,咱们往南边去!”李昌现在已经基本确定石闵去了哪里。

    “啊?往南边走?为什么?”那人疑惑的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少将军肯定去了南边,去追羌族人了!咱们要赶紧追上去看看情况。”

    “卑职明白了!”那人点点头,然后调转马头,火去通知其他人了。

    没过多久,五百人马全部集合完毕,李昌也没做过多解释,直接带人往南边去了,当然,也把匈奴人的左耳朵都带走了。

    另外一方面,木都已经被石闵吓的四处逃窜,一直往东,不敢回头,他企图沿着祁连山脉,往北去趟匈奴人那里,向大单于求援。

    想到自己在羌族部落里,说一不二威风的狠,没想到这次入中原不过是劫掠了一些东西,却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打的几乎全军覆没,如同丧家之犬。到头来不到损兵折将,就连辛辛苦苦抢来的东西,也全都被人抢了回去。

    木都想到这里,真恨不得把石闵剥皮抽筋碎尸万段才解恨。

    “头领,喝点水吧。”木都的侍从忽然递过来一个水囊。

    “不喝,拿走!”木都没好气的说道。

    “领,再怎么样,饭总是要吃的,水也是要喝的,不能身体垮了可怎么办?”

    “他妈的,我们辛辛苦苦抢来的东西,居然被抢了回去,还死了那么多人!真是白白忙活了那么久!”木都愤愤的骂道。

    “那小子实在是太厉害了,作战勇猛异常,根本没人挡得住!弟兄们看到他就慌了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