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鱼死网破
    ,!

    “这小子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居然会追出雁门关!真是小看他了!”木都现在内心十分懊悔,当初他真不该那么大意,要是早些撤退过河,进入羌族地界,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的。

    只可惜再懊悔也改变不了事实,现在的他几乎成了丧家之犬,赔了夫人又折兵,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首领,您真打算直接去匈奴人那里找他们帮忙?”那侍从问道。

    “早知道老子会招惹这个瘟神,说什么也不会听那个匈奴单于的鬼话,跟他一起出兵,现在老子损兵折将什么也没捞着,总得去问他要点补偿。”

    “我看那匈奴单于怕是不会答应给咱们什么补偿的,匈奴人狼子野心,这次去赵国数次交手,属下都感觉这个大单于把咱们当枪使,送死的事都是让咱们先干!”

    “大单于这个老狐狸!把老子害苦了!”木都疯疯癫癫的大声骂道。

    “首领,依属下之见,咱们还是不要去找匈奴人了,现在往北走,很有可能遇到赵军,到时候那可就麻烦了!”

    “不去匈奴营地?那去哪里?”木都问道。

    “不如越过祁连山,再往西,直接回咱们的地盘。”

    “不行,就这么回去,太窝囊了!”木都直接一口回绝了侍从的建议。

    那侍从见木都还一意孤行,有些急了:“首领!您就听属下的建议吧!当初您若是听了属下的话,早些渡河不要耽搁,哪还有现在的事情!”

    木都一听这话,恼羞成怒,“腾”的一下跳了起来,抽出刀架在那个侍从的脖子上,骂道:“你他娘的是说老子无能?信不信现在就杀了你!”

    木都身边其他人看到这一幕,连忙都上来求情喊道:“首领!手下留情啊!这个时候咱们不能再死人了!”

    就在这时,远处一个羌族人骑马赶了过来,大声喊道:“首领!赵国人又追来了!快走!”

    木都一听这话,哪还有心思杀他的手下连忙爬上他的马,对手下们喊道:“快走!”

    羌族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一听追兵到来,纷纷上马,慌不择路的往东逃窜。

    木都带着几百号人一口气跑了两三个时辰,见石闵的人马没有追上来,这才放心。

    “首领!不能停!咱们得赶紧继续赶路!”那个差点被木都砍了的侍从,又对木都说道。

    “咱们这是到哪里了?”木都有些慌张的看了看周围的地形。

    “刚刚咱们跑错方向了,应该往正东方向走,现在往北偏了!首领,这里地形不好,是个低洼地,得赶紧离开,否则一旦被包围,根本冲不出去!”

    木都仔细看了看四周,才发觉自己带着人进了一个低洼地,四面地势高,中间最低,确实不太妥当。

    “走走走!赶紧!”木都命令道。

    数百人立马跟上他们的首领,还没跑上山坡,便看到山坡上突然出现了烟压压的大批人马,已经拉弓搭箭瞄准了他们。

    “首领!前面有埋伏!快走!”木都的手下大声喊道。

    木都抬起头一看,心中一惊,连忙调转马头朝北边跑,没跑出几部,一批人马也冲上山头,拦住了木都的去路。

    “木都首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木都猛然抬头,北面的山坡上,一个身着亮甲的人骑着马走了出来,木都定睛一看,此人面如冠玉,高额剑眉,不是庆王石遵又会是谁?

    “该死的!”木都暗暗骂道。

    “你是要顽抗到底,被我的手下射成刺猬,还是乖乖下马受缚!选一个吧!”石遵趾高气昂的看着木都,冷冷的说道。

    木都的手下纷纷拔出腰间的刀,展开队形,一致对着山坡上石遵的人马,似乎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与此同时,石遵手下的弓箭手也缓缓拉开满弓,一旦羌族人有任何举动,立马万箭齐发。

    此时的双方,剑拔弩张,空气都似乎凝固了,所有人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整个洼地安静的似乎只能听到微风拂过的声音。

    “本王数三下,你若再不让你的人放下手中的兵刃,并且下马投降,别怪本王把你们斩尽杀绝!”石遵说着,也缓缓抽出了自己的长刀。

    看到石遵抽刀出窍,石遵的部下也一致做好战斗准备,他们胯下的战马,似乎也开始蠢蠢欲动,极不安分。

    木都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刀,愤怒的看着数约两百步外的石遵,迟迟没有下令投降。

    “一!”石遵忽然喊道。

    石遵一报数,羌族人开始有些按耐不住了,有的人似乎是有些紧张,相互看了看,又看着自己的首领,等着首领发号施令。

    “二!”石遵再次喊道。

    木都脸上的汗都流了下来,只见他揪紧了马缰绳,呼吸越来越沉重,手里的也握的越来越紧。

    石遵见木都还没有下令投降,正准备喊“三”,忽然听到木都大喊一声:“冲!”

    木都的一声令下,不到一千个羌族人向山坡上石遵的人马发起了冲锋,石遵大惊,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木都居然选择了鱼死网破。

    “放箭!”石遵旁边的谭渊果断下令。

    尽管羌族人此时表现出了强大的战斗意志,无奈石遵的人马占尽地利,谭渊一声令下,那些站在山坡上的弓箭手便万箭齐发,射向朝他们冲过来的羌族人。

    很多羌族人还没来得及冲到石遵部下的面前,便被射落下马。但是此时此刻,羌族人居然出乎意料的无人后退,顽强的向山坡上冲锋。

    “弓箭给我!”石遵果断下令。

    谭渊连忙递给石遵一张弓和一支箭,只见石遵干净利落的搭弓拉弦,瞄准,然后一箭射向距离他不足百步的木都。

    要说石遵的箭术也确实不错,这一箭不偏不倚射向木都胸口。

    而木都毕竟也驰骋草原多年,尽管昏庸,倒也不完全是饭桶,看到石遵向他放箭,本能的想要侧身躲开。

    可是为时已晚,石遵的箭一下射在了木都的肩头,木都“啊”的一声,跌落下马。

    说时迟那时快,石遵身边的几个手下拍马而出,眨眼之间,便冲到木都跟前,木都还未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石遵手下的几把长刀就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全部住手!你们的首领已经被俘虏!”谭渊大声喊道。

    那些原本还打算死战到底的羌族人,看到自己的首领已经被人用刀架着脖子,顿时也没了斗志,陆陆续续的扔下了手里的兵器。

    “全部绑了!”谭渊对手下吩咐道。

    紧接着,山坡下冲出了一大群人,把仅剩的三四百个羌族人全部从马上拽了下来,然后用绳子绑了起来。个别几个稍稍有些反抗的羌族人,则更加倒霉,先是被拽下马一顿毒打,再被五花大绑起来。

    石遵将刀收回腰间,下了马,走到了木都面前,看到木都恶狠狠的瞪着他,得意的冷笑道:“怎么?做了本王的俘虏还不服气?”

    “呸!老子虎落平阳被犬欺!有本事放开老子,咱俩一对一!”木都朝石遵狠狠吐了口唾沫。

    用刀架着木都的,大概是石遵的亲卫,看到木都对石遵做这样无礼的动作,其中一人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木都的肚子上。

    “啊!”木都惨叫一声,然后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显得十分痛苦。

    “助手!”石遵微微抬手,对手下示意,然后又说道:“别打死他,本王还要带他回去向陛下邀功,替你们请赏!”

    石遵说完,看了看满地打滚的木都,冷笑了一下,然后转身朝自己的马走去,同时吩咐道:“捆起来!然后派人往西打探情况!”

    “是!”石遵的手下认真的点点头。

    石遵还没来得及爬上马,就在这时候,背后传来了一队马蹄声,石遵连忙回头,远远看去,打的居然是赵军的旗号,再仔细一看,带队的居然是石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